第一卷 拼尸之案
第四章 关山难越
目录
第一卷 拼尸之案
第四章 关山难越
第二卷 连环奸杀
第二卷 连环奸杀
第三卷 行为艺术
第三卷 行为艺术
第四卷 闹鬼电话
第四卷 闹鬼电话
第五卷 慕残者说
第五卷 慕残者说
第六卷 食人恶魔
第六卷 食人恶魔
第七卷 惊魂酒店
第七卷 惊魂酒店
第八卷 公路人饼
第八卷 公路人饼
第九卷 猫脸老太
第九卷 猫脸老太
第十卷 玉米男孩
第十卷 玉米男孩
上一页下一页
汤南河理直气壮的说过:没好处,谁当官啊?
大学生村官说:我以前在学校谈过一个对象,前些天吹了,有人安排相亲我就见见呗。
他们当官的目的不是为村民办事情,而了为了钱。
汤秀娟在外地打工,二大爷汤南河为争取选票让她回村选举,她在村口小超市里买雪糕的时候,与王三夫妇发生口角进而引发殴斗,王三夫妇失手将汤秀娟打死。当时,镇政府工作人员正开车来接王三,他们急忙把尸体藏在床下,王三临走前对老婆悄悄叮嘱:等我回来,再处理。
梁教授想了一下,说道:我有个办法,不知道能不能行。
汤南河财大气粗,请村里每一户人家吃饭,村口有个饭店名叫“好再来”,汤南河请客达半月之久,每天中午和晚上全村有选举权的一千多村民不用做饭,可以去好再来饭店大吃大喝。乡村公路上,一位耄耋老人拄杖而行,风吹得杨树叶哗啦啦响,有人问她干嘛去,老人回答:吃大锅饭去。
苏眉说:别难为他们了,我们目前不知道这具尸体冻了多久,连尸源都没有搞清。
王三说:秀娟啊,你得选我,按辈分,你得喊我表叔。
汤秀娟说:谁选你,谁瞎了眼。我反正不选你,我选俺二大爷汤南河。
这是一起因竞选村主任而发生的流血死亡案件。
王三和死者汤秀娟在村口的小超市里有过这么一段对话:
王三说:等我当上村主任,用不了仨月九-九-藏-书-网,我就戴块高档手表。
特案组一行人返回时正好路过汤王庄,他们看到汤王庄村民投票选举正式开始。村委会热闹非凡,门口停着很多小轿车。还有一些青年人光着膀子,戴着金链子,身上有纹身,他们都坐在车里。
另一个村民正在卷烟,他撕下一条纸,撒上烟叶,捻成烟卷,用唾沫粘上,点燃后,他喷出一口烟问道:民主是谁,和他一根烟的交情都没有,选他干啥?
包斩说:我不怕辛苦,每天晚上我都在琢磨,这个案子的突破点在哪里,是不是我们的工作有疏漏的地方。凌晨4点—5点,我在监控点观察过多次,这时候集市上还没有人,凶手抛尸也不会被人看到,没有目击者。
画龙、包斩、苏眉三人换上了便装,在乡政府干部的带领下,驱车前往包子铺老板的家。包子铺老板非常意外,一脸惊愕,看到米和油的时候,表情转为感动,乡干部握着他的手,嘘寒问暖,临走前,又发给了他一个慰问礼包。乡干部拍着包子铺老板的肩膀嘱咐说,一定要大力支持警方的工作,为维护社会治安做贡献,要是想到什么坏人坏事,要勇于揭发,别怕打击报复,有政府撑腰不要担心。
苏眉说:谢谢小兄弟,对了,我想起来一件事,你那相亲成了没,怎么想找个农村媳妇?
汤王庄主要有两名村主任候选人,一个是王三,一个是汤南河。
九九藏书网王三夫妇杀人案与冷冻碎尸案无关,案情本该柳暗花明,却再次僵持不下,难以突破。
戴所长说:卖包子那两口子,咱们问过好几次了,他们都没反映什么情况啊。
近年来,农村选举暴力事件频发,呈逐年上升趋势,犯罪根源在于利益的争夺。
死者父亲厉声说道:喊人去,把咱本家的都叫来。
画龙说:我都肿了,包子兄弟比以前白了,你们发现了没,他失血过多,被蚊子吸的!
一个村民问另一个村民:咱村里还有个叫民主的?
画龙点点头说:我见过UFO,还没有见过选票。
警方在河里捞出了一具水淋淋的尸体,经过辨认,死者是该村三组村民汤秀娟,20岁,平时在外打工,前段时间声称要回村参加选举,现在却在河里发现了她的尸体。
梁教授说:那个包子铺老板,每天四五点钟就起床,他是出现在集市上最早的人,案发后,他不卖包子了,我们的监控点也是在案发后设置的。
包子铺老板明白了来意,连声答复:好好好,我想到什么,就去告诉你们。
门外又聚集了一些村民,有个人说了一句话,大家都安静了下来。
这个小超市老板娘平时也是一名泼妇,却没有主见,只对丈夫的话言听计从,所以一直将尸体冻在冰柜里,她的胆子很大,尽管藏尸冰柜,但是依旧营业,并没有关闭小超市,一心只想等丈夫回来处理尸体。
戴所长说99lib.net:贿赂他?
多数村民只顾眼前利益,大学生村官曾经告诫他们:你们要拒绝贿选,你们要选择民主。
苏眉说:唉,画龙和小包是够辛苦的,两个人快被蚊子吃了,脸上,胳膊上全是红疙瘩。
画龙说:我和小包每晚都在集市上守着,能不能把我们的监控点撤消啊,或者就安排联防队员在那守着,非得我们亲自监视吗?
大学生村官小声说:你们赶紧走,赶紧离开这儿,一会儿可能就打起来,你们又没穿警服,别在这看热闹了。
戴所长说:只要能破获此案,你就尽管说吧,局长也是这么交待的。
大学生村官说:我也是好意,为你们好。
因前段时间的械斗事件,王三被镇政府拘留,王三老婆担心尸体发臭,就藏在了冰柜里。
法医秦明说:我做了几次冷冻尸块温度变化的实验,只能这么大概分析一下。
苏眉说:村主任选举投票开始喽,我们看看。
汤秀娟说:呸,你想的美,你戴了几个表啊,还让我喊你表叔。
汤秀娟说:你当上就是个贪官。
戴所长问:谁?
这个村民赤着脚,挽着裤腿,肩上扛着一把铁锨,他脸色凝重,盯着小超市老板娘说:我浇地的时候可是看见了,你把啥东西扔河里去了?
包斩有些失望,汤秀娟的尸体完好,并不残缺,冷冻碎尸案尚未侦破,现在又多了一具尸体,案情变得扑朔迷离。
那天晚上,小偷二懒入室盗窃,偶然发现藏书网冰柜里的死尸,他跳窗逃窜时惊醒了小超市老板娘。老板娘发现窗户开了,月光惨淡,死尸的下巴趴在冰柜上,似乎想要爬出来。老板娘心中一惊,意识到事发了,她抱起冷冰冰的尸体,悄悄开门,出了村口,想都没想就扔到了河里。却不知道这一幕被一个夜间浇地的村民正好看到,后来该村民在法庭上也做了指证。
选举前夕,村里的选民成了真正的宝贝。
梁教授说:你去买一袋米,一桶食用油,给包子铺老板送家里去。
画龙说:操蛋,我揍不死这帮痞子,还冒充黑社会呢。
特案组和当地警方的情绪都有点沮丧,目前的线索千头万绪,却看不到一丝曙光。梁教授不得不调整侦破方向,他要法医秦明做出精确的抛尸时间,然而法医秦明无法了解尸块的冻结程度,自然也不能搞清解冻所需要的时间,很难做出精确判断,只能大概推断出两次抛尸时间都是在凌晨4点—5点之间。
王三骂道:你个小瘪妮子,我的雪糕给狗吃也不卖给你了。
梁教授说:什么叫贿赂嘛,这叫政府下乡送温暖!
梁教授斩钉截铁的说:监控点不能撤消,你们继续坚持,不许抱怨。
梁教授又翻了一下询问笔录,包子铺老板夫妇每天凌晨四点半左右生炉子和面,他们是唯一有可能看到凶手抛尸的目击者,梁教授还注意到包子铺老板宁可被拘留,也不想被警方罚款,这说明夫妇二人生活俭朴,对钱看的99lib•net很重要。
王三厚颜无耻的说:谁当上不是贪官。
那些买雪糕的人,不知道雪糕和冷饮下面冻着一个死人。
死者母亲失声痛哭,指着小超市老板娘说:你害了俺妮,你个杀人犯。
很多村子的很多人在教导孩子竖立理想时都说过这么一句话:长大了,当大官。
两个家族之间的械斗事件一触即发,村民越聚越多,有的还拿着菜刀和木棍,场面很混乱,画龙鸣枪示警,戴所长将犯罪嫌疑人——小超市老板娘押上警车,带回派出所审问。次日一早,特案组又把汤王庄的大学生村官叫来协助调查,很快搞清了真相。
梁教授:能不能精确到分钟?
梁教授说:我想起来,有一个人。
贿选拉票在农村选举中不是少数现象,乡镇干部对此基本上睁只眼闭只眼。村干部,镇干部,甚至县级干部,组成了一个利益集团。每当换届选举,村干部向镇干部送礼送钱,镇干部又向县干部悄悄示好。选举之前,谁能当选,大家都已心知肚明。县级官员贪污还遮遮掩掩,村干部腐败却明目张胆。
包斩问大学生村官:这些小青年是干啥的,看上去不像村里的啊。
王三给村里每人送了一袋大米和一桶花生油,只要承诺选他为村主任,还会追加500块钱。村里有个光棍汉,常年光着屁股在大街上捡瓶子,王三买了一身西装送给他,还亲手为他系上领带。北环县城里很多人都见过这个西装革履捡饮料瓶子的人。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