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拼尸之案
第二章 人肉包子
目录
第一卷 拼尸之案
第二章 人肉包子
第二卷 连环奸杀
第二卷 连环奸杀
第三卷 行为艺术
第三卷 行为艺术
第四卷 闹鬼电话
第四卷 闹鬼电话
第五卷 慕残者说
第五卷 慕残者说
第六卷 食人恶魔
第六卷 食人恶魔
第七卷 惊魂酒店
第七卷 惊魂酒店
第八卷 公路人饼
第八卷 公路人饼
第九卷 猫脸老太
第九卷 猫脸老太
第十卷 玉米男孩
第十卷 玉米男孩
上一页下一页
包斩说:咱们要是什么都不买,也不太像是赶集的啊。
包子铺老板是夫妇二人,比较勤快,天还没亮,集市上空无一人,他们就起来生炉子和面,先熬一锅胡辣汤。那天,集市上不知道被谁扔了人肉,有个卖葱老头最先发现的,以为是掉在地上的猪肉。包子铺老板也捡到几块,以为是猪肉,洗一洗,扔到了绞肉机里,放上葱姜,和猪肉一起绞成肉馅,就包了包子。
梁教授压低声音说:卖人肉包子的是怎么回事,你听说了吗?
然而,大多数蹲坑都像便秘一样难受。
刑警大队寻找所有目击者,尤其是要传唤集市上包子铺的老板夫妇,再次做详细笔录。
梁教授给法医秦明安排了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任务。
梁教授说:别闹,我们去吃点东西。
凶手从死者肩膀处斜着锯到会阴处,然后将没有屁股的半具尸体锯成碎块。这中间,尸体可能经过了解冻,所以两次锯尸时的姿势不同。
小饭馆老板说:没冰柜,反正我没见过。
乡村集市就是一条沙土路,与国道平行,还有条柏油公路竖着穿过。正如包斩画的现场图那样,如果将“丰”字去掉一横,就是案发地周边的交通线路。
特案组四人假装震惊,这种市井传闻难辨真假,网络流传的“十件真实的人肉包子案例”,也被证明是道听途说,胡编乱造。
苏眉带领一队女警,负www.99lib.net责对全县失踪妇女进行核查,查明尸源,尽快确认死者身份。
梁教授问道:你说的那个卖葱老汉是哪一个,能把他叫来吗,我请他喝杯酒。
梁教授指着那棚子说:对面的包子铺,怎么不干了?
包子铺已经停止营业了,棚子里放着几辆自行车。
梁教授说:是的,但是你不能损伤尸块,牙签、筷子和针线之类的肯定不能用。
画龙说:好便宜,小眉要不要买一件?
画龙和包斩各成立一个监控小组,在集市的出入口设置两个秘密观察点,对这个集市进行24小时不间断的观察和守候。守株待兔的办法虽然很笨,但是如果凶手再来抛尸就有可能一举擒获。
画龙的观察点设在集市路边的一个机井屋,包斩躲在打麦场的草垛里。前两次抛尸的时间都是夜间,所以他们整个晚上都必须强打精神,一眼不眨的盯着集市。
监视和等候犯罪嫌疑人是刑事侦查的重要工作之一,刑警把这种工作戏称为“蹲坑”。
法医秦明经过反复研究,制定了拼尸方案,他把目前发现的三百五十七个尸块分门别类,按照人体构造拼接在一起,然后使用速冻技术将其粘合,最终找了个木质支架,小心翼翼的把这人骨拼图立了起来。
画龙笑着说:这个,我绝对信。
卖葱老头小声说:假的,同行是冤家,都是卖羊杂藏书网汤的胡编的,故意把卖包子的赶跑。
梁教授说:你们县公安局也不是只有你一名法医,搞清死者的年龄、身高、体重,这些简单工作就由他们去做。我给你一个艰巨的任务,只是,不知道你能不能胜任。
梁教授问道:这块肉哪儿去了?
梁教授隐瞒身份,自称是台湾人,来大陆寻亲,他又点了一盘羊头肉,一碟卤水豆干,要老板陪着喝杯酒,讲讲人肉包子的事。因为是早晨,店里不忙,没有食客,饭馆老板用围裙擦了手,坐在小桌前,开始讲了起来。
小饭馆老板说:你们是外地人吧,包子铺原先卖小笼包,都说卖的是人肉包子,没人买,就不干了。
回到乡派出所之后,梁教授部署安排工作任务。
多名目击者称,发现的尸块“凉冰冰的”,这说明冷冻尸体的地方距离集市不远。以乡村集市为中心,划定周边村庄为重点区域,戴所长和治安大队负责对每一户有冰柜的人家进行登记和调查,县城里的冷库、肉联厂、雪糕厂等有冷冻设施的场所也要进行摸排。
第二天早上,特案组四人换上便装,去乡村集市上暗访调查。
公安局长拍手喝彩,梁教授却摇摇头,很不满意。
法医秦明说:我明白了,你是想让我把尸块拼起来。
陕西有一名逃亡了数年的通缉犯,多名民警轮流在一个猪圈里蹲守,他们吃住都是和猪在一起99lib•net,坚守两个星期后,终于发现了这名通缉犯的身影。
包子铺的那根电线引起了包斩的注意,他问道:包子铺有冰柜吗?
他们对前来调查的警察声称自己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看见。但是,有人在包子里吃到了一小丛蜷曲的毛,看上去即不像头发也不像猪鬃,应该是来自人体的某个部位。从那天起,卖人肉包子的事渐渐传开。这个乡村集市地处偏僻,小贩和赶集的都是附近村民,外地人很少会来。大家知道后,再也没人敢吃他们的包子了。
苏眉猛得拧住包斩的耳朵,又朝他脑袋上扇了一巴掌,说道:你真是天然呆!
当时,公安局长正在陪同梁教授吃饭,桌上有些吃剩下的鸡骨头,汤盆里还有些鸡肉,梁教授让法医秦明把鸡骨头重新拼成一只鸡的骨架。法医秦明忙乎了两个小时,累的满头大汗,他使用牙签、筷子、甚至动用了针线,终于将鸡肉和吃剩的鸡骨拼成了一只整鸡的样子。
梁教授说:让我先看看你的本事。
集市路口,有一个竹竿和雨布搭建的简陋棚子,竹竿子上用油漆写了几个字:包子,胡辣汤。棚子旁边的地上有些烧过的蜂窝煤,门口是一个砖头垒砌起来的水泥台子,砖头上钉着个木盒,里面是电闸,一根电线从电闸上连接到棚子外的电线杆上。
苏眉和包斩回到小饭馆,卖葱老头已经收摊,坐在了桌九_九_藏_书_网前,正和梁教授、画龙一边喝酒一边谈论自己发现人肉的事。他添油加醋,将自己的形象塑造的光辉高大,吹嘘乡派出所所长和县公安局长都向他请教过案情,还说就连中央派来的公安专家也请他吃过饭。
法医秦明好奇的问道:什么任务?
苏眉向画龙翻了一个大白眼。
后背上的锯痕纵横交错,犹如棋盘,转到前面看,尸体小腹部位有个坑洼,很明显少了一块肉。
苏眉问道:你家里几口人,人均几亩地,地里几头牛啊?
集市上似乎发生了什么事,一些人向路边的打麦场抬头张望,有些看热闹的小孩嬉笑着往前跑,梁教授示意包斩和苏眉去看看怎么回事。
都市女孩爱逛街,乡村妇女爱赶集。
小饭馆老板说:他有个绞肉机,还有个鼓风机,吹炉子的。再说,他起得早,四五点钟就起床,得开灯干活啊。
苏眉模仿着相亲女孩的动作和神情,也用脚尖捻着地面,羞答答地说,你看俺中不中?
黑龙江某地发生多起强奸抢劫案件,歹徒尾随夜间上厕所的女性,持刀作案,两名民警在男厕所蹲守整整一个月,终于将其捕获。
苏眉推着轮椅上的梁教授,处处觉得新鲜,路边有个山轮车,车厢里堆满了胸罩和裤头,几位妇女围着挑选,摊贩扬着手里的胸罩喊道:十元一件,十元一件。
这是站立着的半具尸体,看上去非常恐怖,没有头颅、手九_九_藏_书_网掌和脚掌,断腕处露着白森森的骨茬,胳膊也是由支离破碎的尸块拼接而成,皮肤像是干裂的土地,屁股像是半个西瓜扣在上面,胸腹部的锯口更是触目惊心。
公安局长先做了动员讲话,要求所有参战干警以人民利益为重,知难奋进,克服一切困难,全力以赴誓破这起冷冻碎尸案。
这个集市大多是地摊,平时只有些卖蔬菜、水果和肉类的小贩。
原来,集市边的打麦场上,有一对青年男女在相亲,男青年抽着烟,掩饰着内心的紧张,女青年略显羞涩,低着头,用脚尖捻着一只死蛐蛐,两个人一问一答,周围赶集的人都看着他们,几个小孩时不时的爆发出笑声。
小饭馆老板说:等老头卖完葱,收摊的时候我去帮你叫来。
苏眉看了一会儿,她对包斩勾勾手指说,小包,过来,咱俩也相亲。
苏眉说:小包,你要死啊。
包斩有点木讷,说道:啊,小眉姐,干嘛呀。
第一次锯尸,尸体是跪着的;第二次锯尸,尸体是平躺的。
包斩明白了,不好意思的说:小眉姐,不要开玩笑好不好。
警察来了以后,夫妇二人没敢说这事,担心警察把他们的包子没收了。
包子铺的对面是一家卖羊杂汤的小饭馆,也是个简陋的雨布棚子,特案组四人走进去,找了个小方桌坐下,苏眉觉得不卫生,谎称不饿,梁教授要了三碗羊杂汤,几个烧饼。
画龙说:那扯根电线干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