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岁篇
第二十五章 死亡
目录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下部
下部
下部
下部
下部
后记
后记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第二十五章 死亡
贺岁篇
第二十五章 死亡
上一页下一页
这时候我看到二叔正看着一边的阴沟发愣,好像在想什么心思,就拍了他一下:“二叔你琢磨什么呢?”
我点头,表公酒量很好,说他会喝醉谁也不信,话说回来这里人都是喝绿豆烧这种度数的酒的,豆腐宴吃的是剑南春,还是低度的,怕的就是有人喝多了闹,这酒对这里人说起来就是白开水似的。
“是淹死的。”二叔道:“昨天咱们结束回去,可能给那几个道士灌了几杯,有点多了,回来滚进溪里了,结果入夜下了大雨,就这么没了。”
“如果真是他自己摔下去的http://www.99lib.net倒也心安。”三叔道。
我和三叔都缩在角落里,刚刚熄掉的烧纸钱的铁盆又拿出来,几个女亲戚又开始烧纸,男人们都拼命地抽烟。快过年了,出这种事情,真是不吉利。
表公的尸体躺在祠堂里,还在不停地淌水,尸体前面围着屏风,屏风外所有吴家能说得上话的人都到了,坐在长凳上,我老爹坐在主位,按着自己的额头,几乎无法说话,这一次是真的焦头烂额了。
三叔吧嗒吧嗒抽烟,把烟屁股扔到雨里。表公一死,原定的时99lib•net间不能回杭州了,而且现在死了人了,事情的性质就变了,这里面牵扯到的事情更麻烦。因为表公是我们这一脉说得比较响的,平时靠他的威信压着下面的人,他抬着我老爹做族长,现在一死,不光我老爹可能要被人挤兑,这家族派系里无言的麻烦会越来越多。特别是这几天表公老是和我们密谈,别人肯定看在眼里,这一下肯定说什么的都有。
“不过他到底年纪大了,谁知道呢。”我安慰自己道。
“那些血是怎么回事?”
“说出来谁信?你说咱村派出所有类似九_九_藏_书_网X档案那样的部门吗?”我道。
“大侄子,这事情我看不成,等雨停了,还得去镇上买农药,干他娘的,咱们和那些螺蛳拼了!”三叔骂了一声娘:“看谁灭了谁。”
打了伞到了村派出所,其实也就一办公室,把事情给交代了,我们三个坐到派出所外的房檐下蹲着,惆怅得一塌糊涂。三叔叼着烟,看着天也不说话。
“它是什么目的?”二叔站起来自言自语,说着他看向三叔,盯着他看。
三叔给他看得很不自在,道干嘛?
二叔和另外几个人在里面检查尸体,村里的警99lib•net察也来了,在没下地的时候,这些都是良民。半晌警察出来,二叔跟着就给我们打了手势,让我们跟着去。
二叔道:“老三,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做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哎。”二叔一说我也激灵了一下,确实,一直没想到。
“你们不觉得奇怪,那东西为什么老往咱们院子里跑?咱们住的地方离这溪可有点距离。”
“怎么了?”三叔凑过来。
“在溪里给水冲的时候,身上给划得一塌糊涂。”二叔摇头:“全是口子,骨头都看见了,太惨了。”
二叔回过神来,道:“我九*九*藏*书*网有个问题想不通。”
和表公的感情自然不会深到那种地步,这些人对死亡都是看得相当开的,只不过这事儿不爽气而已。
“那些螺蛳的事情咱们就不往外说了?”三叔道。
我叹气,心说还真是憋气,大冬天老远跑这里来和螺蛳较劲,这年他娘的怎么过啊,心里也开始琢磨杭州的事情,如果这么久不回去,那边的事情应该怎么处理呢,王盟同学再过几天就回家了,难道提早打烊?这边的事情没完没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了。我心里有个预感,如果这事情不能圆满解决,可能以后再也不用回来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