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岁篇
第二十章 石灰
目录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下部
下部
下部
下部
下部
后记
后记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第二十章 石灰
贺岁篇
贺岁篇
上一页下一页
这事情就不一般了,这挖坟挖出了古井,还在里面发现一具古尸,那这坟是修是不修?
“我感觉大约是天机不可泄露,你找别人去吧之类的话吧。”
吴家老大此时完全没有办法,只好去找了当时的老人,问他们该如何处理。
二叔点头:“如果不是这方面的事情,我想恐怕是那具死人的事情。也许那井根本就没什么关系,让那风水先生不敢说话的是那具死人。那张纸条,也许是写了关于那个死人的事情。”
无独有偶,吴家从那时候起,忽然又开始风声水起起来,好像也应了这个说法。
我看九*九*藏*书*网二叔一脸奇怪的表情,就问道:“您是不是有什么眉目了?”
这事情在村里乡间传来传去,逐渐就有人传出了这么个说法:吴家的村子叫做冒沙井,似乎也是由井而来,传说古代这里是大旱地,因为这里有井,所以才成村,这口井就是这村子的命眼,吴家老大挖出的这口井可能就是当时的古井,现在他们的祖坟压在村子的命眼上,好处全给吴家占了。
“不好说,我还得回去看看咱们的族谱,才能知道我想的对不对。”他道:“如果我想的没错,那咱们可九九藏书犯了大错了。”
“你这更不靠谱,如果这样,咱们祖宗肯定更不敢下葬,他当时拆井,他娘的肯定是有人和他说了什么。”三叔道。
可是谁也没见过这种死人,尸体停在老祠堂,很快就臭了起来,找道士来封都封不住,而且那种臭还不是尸臭,而是腥臭,一股泥螺蛳的臭味。有人就建议吴家老大去找风水先生看一看。
为了取砖,他们用洋镐把那些石灰化的螺蛳壳敲下来,这一敲不得了,他们就发现那些螺蛳壳下面,竟然裹着好几具骨骸,给包在干螺壳里面紧紧贴在墙壁上,已经完全石灰99lib•net化了。
那风水先生叫做独眼沈,据说非常厉害,到那井口看了看,却一言不发,吴家老大怎么问他就是不说话,最后他一分钱也不要走了,临走就留给了吴家老大一张条子。
那条子上写的什么,没有人知道,村里人只知道吴家老大还是在那个地方修了坟,葬了吴老爷子,那具古尸后来下落不明。
那些螺壳数量非常多,密密麻麻,一层叠着一层,好像从井壁上长出来的瘤子。吴家老大觉得非常奇怪,不过这算是大好事情,因为修井的古砖十分结实,这些砖头正好能挖出来用,能省一大笔开销,如果九-九-藏-书-网多出来还能卖钱。
二叔道这个已经不属于风水的范畴了,你没听,那是因为压着井口,古时候有是有这样的说法,叫做龙眼,这井口可能连着什么龙脉的气脉,那种龙脉叫做“藏龙”,但是这是看不出来的,独眼沈要是能看出来,那就不是什么风水先生,那是风水宗师,这必然不是靠谱的事情,而且说实话,咱们祖坟的风水其实相当一般。
最离奇的是,他们敲那螺蛳壳的最深处,竟然有水渗出来,敲开之后发现里面竟然有一个空腔,里面还有一具湿尸。
从赵山渡回来,车上我们就仔细地琢磨徐阿琴和我们说的九_九_藏_书_网这个传说,二叔对风水十分精通,我就问他咱们祖坟是不是风水这么好?
他们猜想,这女尸可能是前几朝的人,大约是投井或给人害死的,不知道为何,这些螺蛳可能是为了争抢腐尸聚了过去,却因为女尸身带剧毒,全部死在边上,结果竟然形成了一只“螺壳棺”,把女尸保存了下来。
这具尸体保存得极好,不仅只是略微地有点缩水,连皮肤都有光泽,只是肤色发着腐绿,看得出是一个极年轻的女人,浑身赤裸,尸体的指甲和头发都极长,指甲都长得翻了起来。
“那你感觉那独眼沈给咱们祖宗留的条子上写的是什么?”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