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岁篇
第十八章 阿琴
目录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下部
下部
下部
下部
下部
后记
后记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第十八章 阿琴
贺岁篇
贺岁篇
上一页下一页
“2块钱一把。”
到了赵山渡,我们问人,徐阿琴百岁老人,很有名气,一问就问了出来,村子不大,很快便到了他的家中。
二叔说明了来意,徐阿琴也没有什么反应,也没有站起来,只是点了点头,动了动没有牙齿的嘴唇,似乎在思考,等了有两分钟他才开口(说的是纯正的老长沙话):“这么久的事情,我不知道记得不记得。”
表公没跟来,我的小金杯也坐不下那么多人,只有我二叔三叔加了三叔一个伙计。
徐阿琴所在的村子叫赵山渡,也是在山溪边http://www.99lib.net上,不过那边那段山溪非常宽,所以当时有一个渡头,后来架了桥渡头就荒废了,不过赵山渡的名字沿用了下来,那桥是一座古桥,桥上全是青鱼浮雕,据说是要镇溪里的什么东西,据说桥头还有乌龟的石雕,后来被别人偷了。
“他娘的,老二,谁说吃咸菜短命?”三叔就嘀咕道。
我心说他娘的怎么又是我,也不好意思说没有,就从口袋里摸了一下,结果全是一百的,只有一张五块的,就条件反射道:“99lib.net5块三把算了。”
我们又互相看了看,感觉这老头还真的只想卖几把腌菜,三叔道好,那就买个三把,就示意让我掏钱。
“你买我几把腌菜,我就想想。”徐阿琴指了指挂在铁丝上的咸菜。
徐阿琴哆哆嗦嗦地把钱接了过去,还对着太阳照了照,才道:“你们刚才问我什么?”
那是非常破旧的木结构的房子,一半的瓦片已经没了,几乎是上下通的房子,进门看见院子里有铁丝挂着很多的咸菜,一个干枯的老头缩在门口晒太阳。穿着蓝色的麻布衣服,戴着绒九-九-藏-书-网的帽子,地上还有晒的我不知道的一种菜。
我和二叔三叔都一愣,我心说哟喝,别看长得这么老,心里倒是挺明白的。我们互相看了看,三叔就道:“多少钱一把?”
“麻烦你想想。”二叔道。
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老的一张脸,那种感觉,无法形容,我见过的老人不算少,百岁的也见过,但是那些人的脸,我都能够接受,但是这张脸,却让我感觉到有点恐惧,那太老了,这真的只有一百岁?
赵山渡离这绝对距离不远,在村口抬头就能看见上游的山腰上属于赵山渡九-九-藏-书-网的一座庙,不过开车就要了命了,盘山小路,太考验我的开车技术了,我一直20码不上,到了那边已经是中午。
我忍住笑,一边跟着他们走了过去,那老人抬起头来看着我们,显然有些讶异,他抬头的一刹那我看到了他的脸,心里就咯噔了一声。
“叫我二哥,不要叫我老二。”二叔道。
三叔的想法是,他说这个可能是隐语,其实意思就是要钱,当然价格不会是真的价格,而会很高,这是敲竹杠的一种方式。
三叔啪打了我一下脑壳,“你他娘的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讨价还价。”九*九*藏*书*网抽出一张一百就递了过去,“老爷子,我全买了,你快想。”
这时候已经是祖坟重新下葬的时辰了,我本来就不想参加,给我找了个当司机的借口跑了,表公那边就说我们生辰八字要回避,就我老爹一个人参加了,我老爹今天气色好多了,好在他躺了几天,不知道这些倒霉事情。
我开着金杯一路听二叔讲来历,讲到乌龟石雕的事情,我看到三叔的脸色变了变,就问他是不是他干的。三叔道惭愧,没赶上,据他所知,可能是他老头我爷爷干的,就算不是也倒过手,因为他小时候在家里看到过类似的。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