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第十九章 深深地探索
目录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下部
下部
下部
下部
第十九章 深深地探索
下部
后记
后记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上一页下一页
他摇头:“不是,其实是比较低端的技术。很多时候,是用在大学的多媒体教室和网吧里,这样的话,就没有那么多病毒和重装系统的困扰。”
我皱起眉头,意识到他说的东西确实可能很有价值。
“我就想找到这个人,这人一定是一个关键。”
但是,我的思维没有那么深入,没考虑那么多,所以一下就中招了。之后那么多的对话,我一直以为是我在试探他,现在看来,他那么滴水不漏地回答,反而是在试探我。
如果一个人在密室里待了几十年,而唯一和他交流的人是我的三叔,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我叹了口气,心说果然是滴水不漏。不过,就我三叔和这个常年生活在暗室中的人的这种状态,这些东西是怎么实现的?肯定得有一个懂技术的人来指导他们啊。
我点上烟,让他坐下,问道:“这种技术是不是很高端?”
“我们知道,人如果使用键盘,手指上的油脂一定会沾在键盘上,无论这个人多爱干净,用完一次之后,这些油脂都会在键盘上形成一层薄膜,然后会有灰尘附着在上面形成污垢。一台用了七年的电脑,无论有多么爱干净,这种污垢是不可避免的。”
空壳子?
这是一个矛盾,99lib•net证据相左。
这个人对于现代科技的知识一定少得可怜,我不知道他们在使用电脑之前是怎么沟通的,但是显然,他们对于科技的认识不会太深。
他看我给他点烟,立即受到了鼓励,道:“您可能不信,我举个例子,玩游戏的和文字工作者,所用的电脑绝对不同,包括键盘的磨损情况,都有很大的区别。我可以根据键盘的磨损来判断。”
第一批人肯定没有什么结果,我只是心中郁闷,找几个人发下狠,但是啥人也没有找到。第二批人一直没回来。第三批人更是郁闷,因为也许当时设计下面那个屋子的时候,是先把家具放在里面的,如今要把家具从那么小的通道里弄出来简直是不可能的。
出乎我的意料,我同学是空手来的,我投以疑问的目光,他摇头:“这电脑里的硬盘没用,只是个空壳子。”
三叔在这七年里,如果经常使用电脑和暗室里的人交流,绝对不会是这种情况。但是,电脑绝对是放在这里的,我每次来都能看到。如果这台电脑不常用,但又放在这里,同时还兼顾着和暗室里的人沟通的任务……
我点头,让他继续,他道:“这台电脑是七年前的流行款,九-九-藏-书-网也就是说,这台电脑基本上已经使用了七年了,在现在这个时代,这个使用时间已经算是很长了。但是我检查了所有的部件,我发现一个非常离奇的地方。”他顿了顿,“这台电脑基本上所有的部件都没有磨损。”
我把找到的几根头发让他们送去检验,如果我的猜测是正确的,那这事情我他妈的就能知道一半了。
听完之后,他觉得很好玩:“这简直就是二战时候的谍战戏码。”
我意识到,我完全没有失败,我想知道的事情,已经全部在我面前了。只是我需要一些措施把它解析出来。
他挠了挠头,在我的边上坐下来,道:“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他道:“我在电脑城修电脑很多年,见过各种各样的电脑,说三叔您在古董行算是数一数二,那我相信,但是您也得信我,我修这么多年电脑,任何电脑到我手里,我都能看出主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平时有什么习惯。甚至是胖是瘦,性格如何,平时在电脑上爱玩什么,我都能看出来。”
我给他点上烟,看这小子说这话的时候,眼中放光,满是自豪,就觉得好玩。
伙计问我怎么办,我心说还能怎么办,就道:“拆了!”
我听不太懂,他就藏书网解释道:“总之,这电脑没有硬盘,所有的信息全都是存在内存中的,没有任何记录。只要一关机,一切归零。”
这是一个试探机制,当暗室里的人察觉到这里有某些不对劲的时候,他使用了这台电脑发送消息,如果是真的三叔,也许会回复约定的暗号。
我啧了一声,道:“我给你讲一个故事。”
“你直接说你的意思。”
我把所有人都赶走了,自己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点上一支烟,琢磨着。我觉得自己太失败了,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又丢了。但是我看着那些被褥,看着那些桌子椅子,忽然又发现了一些不对的地方,然后就冷笑了起来。
“键盘太干净了,鼠标的滚轮太干净了,这种干净不是擦拭之后的干净。要知道鼠标是非常难以清洁的。这种干净到什么程度了呢?如果这台电脑刚刚从库房里拿出来不久也不过如此。但是,根据这台电脑放在你桌子上的印子和外壳氧化变黄的程度来看,确实就是在外面摆了很长时间了,所以结论几乎只有一个。”他道,“这两台电脑很少被人使用,几乎是没有被人使用过。”
长话短说,DNA的检验结果没有那么快出来,但是第二天,我同学就来了。
里面所有的九九藏书网东西都被拆成碎片堆在了院子里,我看着所有的碎片,一片一片地翻动,直到发现完全没有任何线索的时候,我才冷静了下来。
我拿起了手机,打通了一个伙计的电话:“不管多少钱,给我找一个能验DNA的机构。”我摊开被子,在里面仔细地寻找着,挑出了其中一根头发,“对,钱不是问题。”
我不相信三叔是一个暗中修习了很多现代知识的人,肯定是有这么一个人存在的。
“这是个陷阱,狗日的。”我把烟头掐掉,在心里狂骂自己。
我发狂一般地冲回了房间,连打了十几个电话,把杭州几个比较得力的伙计全部叫了过来。我布置了几个任务,一批人给我找人,我没看到那人是什么样子,只说找形迹可疑的人。第二批人,给我四处乱翻垃圾桶,看有没有录像带。那么多的录像带,他不可能立即带走,要么是销毁,要么肯定是藏匿在其他地方。就算是只找到一堆灰,也必须给我带回来。第三批人,找人把那个密室里面的东西全部给我弄出来。我要一寸一寸地研究,我就不信任何痕迹都找不到。
“但是说不通。”他道,“叔,您刚才说的这个故事,是说不通的。”
我摸着下巴,完全明白了他的意思,我拍了九-九-藏-书-网拍他,心说:我靠,原来是这么回事。
于是,我把在这房子里发生的事情,编成了一个很暧昧的故事,对他讲了一遍。
我道:“讲,讲出来我就给你加钱。”
在所有的设局内,我处于完全的劣势。
由这种可怕的陷阱和设局能看出,之前这几股势力之间的斗智,已经到了一种无法形容的地步了。每个人都如履薄冰,每做一件事情都要穷尽推算之能。
“叔,您到底是想从这上面查到什么,您要方便的话告诉我,这样查我没有方向性。”他看我的表情就知道我认可了他的说法,积极性顿时高涨。“吴邪那小子以前也总让我查东西,有目的就好查多了。”
另一方面,我把两台电脑全部送到我同学那里,让他继续研究。我知道在电脑里删除东西是删除不干净的,就算把硬盘格式化,里面的资料也可能还原。我对所有的一切已经有所了解,某些碎片对我来说,可能是极其珍贵的提示。
我叹了口气,就问他道:“那你仔细检查了这两台电脑,有任何奇怪的地方吗?有任何不同的地方吗?”
“这是一个工作站。”他道,“我在光驱里找到了这个。”他拿出一张光盘,“这台电脑的硬盘是个摆设,这是使用光驱驱动的一个工作站。”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