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第十八章 天花板
目录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下部
下部
下部
第十八章 天花板
下部
下部
后记
后记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上一页下一页
我看着房顶上的水管,心说,这些水管不知道是什么水管,把这些管子敲破了,对着管子吼叫,不知道外面能不能听到。
说着我蹲了下去,一点一点地往外爬。等到我的脑袋刚刚爬出下水道口的时候,一把刀一下顶住了我的脖子。
“你是谁?这个房间的密封性非常好,你怎么叫外面都不可能听到。你如果不想在房间里被困死,就要说实话。”
“我说出来你也不知道我是谁。”
就在我焦虑的时候,又有一封信发了过来。
但是,怎么能吸引他的注意力呢?这里的隔音措施肯定非常好,用一句港片中的台词来形容:我就是叫破嗓子,也不会有人来救我的。
“出来吧。”
“你时间不多了,我不能逗留太久。如果你有任何谎话,我立即会离开。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你在里面。”
虽然说现在露馅也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这么一吓就说实话,是不是太弱了?
难怪这里什么东西都没了。他听到我和我同学的对话之后,一定把这里的所有东西都清空了。
但是,随即我就发现,我什么都没有看到,上面只是一些水管和一盏吊灯。
“别动。”那声音道,我脑袋抬不上去,根本看不清楚这人的样子,就看到那人捏了捏我的脸,又翻了翻我的后脖子。忽然他笑了。
这里的电线是有电九*九*藏*书*网的,我如果把电线连接到水管上,那边有人洗澡的时候,就可能会被电死。
但是,即使我说了实话,他如何判断我说的是实话呢?
“我是吴邪,吴三省的侄子。”
我愣了一下,就听到那边传来了铁栏杆打开的声音:“慢慢地出来。”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我大叫道。
我觉得奇怪,仔细在天花板上扫了一圈,上面不可能有人。就在这时,天花板上又传来了一个声音。
“我知道你听得到我的声音,现在你有半小时的时间明确自己的处境。我封闭了你所在房间的两个出入口,你已经被困死在那个房间里了。”对方道。声音在这种传播方式下显得特别沉闷,听不出具体的声音特征。
我把铁架子当楼梯搭着爬了上去看,就发现这不可靠:这些水管肯定不是三叔家的水管,一定是邻居家的,而且一定是排污管;水管很结实尚且不说,我就算能打破,大粪也一定会喷我一脸;就算这些我都忍了,这声音从水管传到对方马桶的机会也太小了;而且,如果有人听到马桶里发出奇怪的声音,肯定认为是水管的气压声,最多认为闹鬼了,等他反应过来,我早就饿死了。
“你说出来,由我来判断。”
我心中暗骂,心说怎么办?说谎,怎么说?99lib.net他肯定知道我不是三叔了,如果我说我是三叔他立马就走,但是我说我是谁呢……难道说实话说我是吴邪吗?那不是露馅了吗?
等了片刻,对方回了过来:
我一下就慌了,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我立即打了几个字过去。
我立即道:“不要伤害我,我不会乱动的。”
我立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我靠,这样的话,我在上面和我同学拆卸电脑的过程,他妈的这里全部能听到,难怪他跑了。
我刚才看到了这个下水道里的铁栏杆,但我怎么也没想到这里能够打开。我一下有点尴尬,不过刚才那样子也只有我自己知道。我俯下身子看了看下水道,就看到那边的手电光照了过来,非常刺眼,照得我睁不开眼睛。
想了半天,我还是决定先试试对着马桶吼叫。于是我爬下来,用力从一边的铁架子上,利用金属疲劳的效果去折一根已经生锈的铁棒,没想到这铁棒非常结实,我用力掰,竟然纹丝不动。
我摸了摸脸,心里特别焦虑,打了两个字:未必。马上又删掉了,我知道这种人特别决绝。
不可能的,这条网络的传输速度很快,他发完这个消息之后,我立即就回了,他应该可以看到啊。
我深吸了口气,就问道:“你是谁?”
我刚想回答,立即又有一封信发了过来99lib.net
“吴三省说得果然没错,小苍蝇也能坏大事。你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自寻狼狈?”
我用深呼吸来让自己镇定下来,这种情况对我来说并不是第一次了。我立即在四周翻找,想找任何可以使用的工具。等我发现这里只有大量的录像带空盒子时,我几乎暴怒得去踢铁架子了。
我靠,我要被困死在这里了,怎么办?怎么办?
这样,警察就会来查为什么水里会带电,不过,一命换一命,这不是我的为人之道啊。
“我听到了,你是谁?”
我靠,我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三爷为什么会被困在自己家的密室里,这里有这么多录像带盒子和录像机,他们总不会认为我是在拷贝黄片贩卖吧?不管了,反正几天之后我就能恢复吴邪的真身了,丢脸就丢脸吧。
我折了几下,心里立即就发毛了,更加发狠地用力摇晃。就在这时,我听到一边的下水道里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你还有最后一封邮件,我必须马上离开,不要浪费时间了,你是谁?”
哎呀,我真笨,这么谨慎的人,不可能会犯那么低级的错误,一定会有后招,三叔房间里所有的动静全都被他监控着的。
我要做的不是说实话,而是让他产生对我的兴趣,让他把我放出去。
但是,我很快又冷静了下来,我知道自己并不是没有机会。
九九藏书网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屏幕上再没有任何回信,我浑身开始冰冷起来,心说不至于吧,走得那么快,那么决绝?
瞬间邮件就发了出去,我甚至来不及后悔,立即看着那个屏幕。
那么,如何让他对我产生兴趣呢?我想东想西,现在能确定的一点就是,他很信任我三叔。但是我不能说我是三叔,难道要告诉他,我是三叔的亲戚吗?难道和他说,我是二叔?还是说,我是三叔手下的伙计?
但是他留了一封邮件没有删除,他是想我回复起来方便一些。真他妈贴心啊。
“我走了。”
明天,明天早上园丁老何会过来浇花,我只要能够引起他的注意,就能让别人来救我。
我想了想,立即回了一封邮件:
“我正在你的房间里说话,这个房间刚设计的时候,就专门设计了你的房间和这间暗室的传音效果,好让我时时能够得知上面的动态。”
而无论我说的是否是实话,他听完之后,基本不会理会我,他还是会走的。最可怕的是,我从这个地方所有的迹象都能看出,这是个非常谨慎、雷厉风行和自律的人,他说马上要离开一定不是骗人的,我若不回答,他也不会因为想知道答案而多留一会儿。
不过,我立即就想到了另外一个办法,我看到一边的电灯了。
其实他要判断的并不是我说的是不是实话,因为只通过99lib•net邮件,他完全不可能判断得出来。他只是想知道我到底是哪边的人。
我立即回信:
又一想,不对!就算他看到了又如何呢?也许吴邪这个名字他完全没有兴趣,看了一眼就走了。
我又叫了一声,忽然意识到不对,很可能,我这里发出的声音他是听不到的,只有单向的监听才是监听,否则不是变成电话了吗?
“笑什么!”我有些恼怒。
就在那一瞬间,我甚至感觉天花板上挂了一大团头发,一定是之前几次把我们吓死的东西。所以我抬起头,一下看到上面用手电照出的影子时,浑身的鸡皮疙瘩全部起来了。同时,整个人几乎条件反射般地就往一边靠去。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感觉他一下子抽身起来,迅速爬出了窨井。等我挣扎着爬上窨井再狂冲到三叔屋外的巷子里时,就发现任何方位都看不到人了,只剩下一片漆黑的街道。
我立即来到电脑边上,我知道这个人说的话不用去验证,出入口肯定是被封住了。
我靠,这家伙还挺强势的。我心说,刚想着如何回,对方立即又来了一封邮件:
“你不是吴三省,你的出现证明他出现了问题。我必须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等你明确了你的处境,你可以用你面前的电脑来回答我提出的问题。”
“慢慢地出来,不要乱动。”对方又道。
对方几乎立即就回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