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第十五章 奇怪的电脑
目录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下部
下部
下部
第十五章 奇怪的电脑
下部
下部
后记
后记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上一页下一页
但是,如果对方是一个极其谨慎的人,很可能就此就消失了。所以这一招我不到最后的时候不能用。更有甚者,如果三叔和对方有某种默契,对方觉得三叔这边的情况崩坏了,要找人把三叔杀了,那我不就是倒霉催的了吗?
如果是我猜想的那样,那接下来的事情会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所有人的命运都会有转机。
回去之后,我一下发现电脑又亮了,不由得脑门一跳——刚才明明已经暗了的。
我按了回复的按钮,邮件瞬间就发出去了。我靠在椅子上,等待他的回复,手不停地敲着桌子。我知道,一般情况下,发这种询问邮件的人,发出邮件后不会离开电脑,很快应该就会有邮件回复。
会和我听说的这个计划有关吗?难道这封邮件来自于一个非常关键的人?
如何回复呢?
我立即点开:
三叔会使用电脑我是知道的,但是,我并不知道他会到什么份上,我觉得无非也就是和我老爹差不多。而在一台系统是Win2000的电脑上设置邮箱软件,这可是比较高级的技巧,特别是对于他这样的老头子来说。是别人给他设置的?但核心问题是,这台电脑仅仅用于看电子账本,我从来不知道它能上网。
在这个局里的人,其谨慎的程度是我无法想象的。当时巴乃的鬼影,只看我们的几个举动就可以干出那么多惊世骇俗的事情,就可以证明。为九_九_藏_书_网了不让自己的计划败露,他们是绝对不会冒任何风险的,也没有怀疑这么一说,他们一旦感觉到有任何不对劲,立即就会采取最有力的处理措施。
从现在掌握的所有情况来看,我知道三叔确实有一个计划,这个计划牵涉到所有的方面。就是这个计划,使得老九门脱离了强大的控制,使得所有的一切,甚至是那个看似无比强大的“它”,分崩离析。
第二种可能是,这台电脑难道一直没有被关闭,而是处在一种主板可以唤醒的休眠状态?
我都有点瞧不起自己,琢磨了半天,我意识到自己发回去的邮件写错了。
〖计划有变故,有些信息不明。明日给你详细的消息。你那边如何?〗
“您有一封新邮件。”
〖了解,共勉。〗
〖你终于回来了,计划进行得如何?〗
这我倒不担心,三叔的电脑本身就是一片空白,不管打开电脑的伙计是出于什么目的,他什么都不会得到。
我查看了邮件软件,邮箱里没有任何的其他邮件,只有这一封邮件。
不过仔细想想后,我不认为立即回信是错误的,也不认为我回的信是错误的,因为他当时的邮件我同样无法回复,同样会牵涉到计划的内容。所以我这么回信,其实也算是为我自己争取了更多的时间。
我愣了一下,仔细一看,忽然就发现,三叔桌子上的电藏书网脑,已经亮了起来。
他只回了一条,而且非常简短。
我看了看阳台,一下就一个激灵。
我一看,竟然还不是什么Windows邮件软件自动发送的提醒邮件,而是一封真正的从其他地址发来的邮件。
我靠,他能看见我!
那不是灯光,也不是火光,而是一种惨恻恻的冷荧光。
〖早点休息,我们的路还很长,别老是吹风。〗
我立即走过去,就发现又有一封邮件。
我对着这句话简直是浮想联翩,各种可能性都被我翻了出来。
我皱了皱眉头,心说,是什么时候打开的?我用完电脑后明明是关掉了啊,怎么忽然就被打开了,难道是出什么故障了?于是我走到书桌前坐了下来,就看到那电脑的屏幕上,什么都没有,但是在电脑右下角,有一个小小的提示气泡。
而且,他问的问题,里面有“计划”二字。
第二点是,竟然有一个人,正和三叔使用邮件联系,即使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我都会很好奇这个人是谁。从这只有一句话的简单的邮件看来,这个人和三叔显然非常熟。没有任何抬头,没有任何签名,只有一句话直达问题的核心。
发完之后,我立即就回到房间里,关上了门,拿出我自己的手机,马上给我朋友发短信。
吴家为了这个计划,几乎牺牲了三代人——当然,第三代的我是属于自杀——而三叔是绝对不会
九九藏书
允许计划执行到百分之九十就不再执行的,他必须使这个计划最后百分之百完成,不能让这一切有任何反复的机会。
我点上烟,看着邮件想了很长时间,键入了这么一封回信:
如果这个电脑可以上网,就不可能产生这样的情况。三叔肯定是把之前的邮件全都删除了,这说明三叔对这个邮箱往来的邮件很重视。
显然是他隐瞒了这一点。
那么,假设我找不到对方呢?
我忽然觉得有戏,事情这样发展真的是非常出人意料。
我坐到电脑边上,移动老迈的鼠标,点中了那个气泡,一下,邮件窗口就跳出来了。
我说了两条信息,第一条信息是,明天会再给他发邮件,第二条是问他的情况。
我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想立即去拉窗帘,但是一想不对,立即把自己压住。我几乎在凳子上坐了三分钟才压下那种震惊的反应。
所以,明天的邮件我绝对不能发得太早,否则对方一察觉到问题立即就会离开,我就会犯我之前经常犯的错误。
这一天,我和手下几个杭州附近的伙计开了一个小会,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了一下。下午四点,我躺回床上,很快就又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时间是半夜十二点左右。我再也睡不着了,来到三叔家的阳台上,对着杭州灰沉沉的天抽了几支烟。
我叼上烟,想着再发什么过去,忽然就把手缩了回来。
我站了起来,九*九*藏*书*网不停地在屋子里来回踱步,之前那种平静的思绪全部消失,一下就回到了最开始我那种焦虑的状态。
看来这个人和三叔的关系比我想的更复杂,而且看这人的语气,我猜这个人不是以一种情侣,就是以一种长辈或者兄长的心态在和三叔发着邮件。
比如说,真实的计划,可能是美国已经全部准备好要攻打伊拉克了,但是我发给美国的邮件很可能还在说,我觉得我们攻打伊拉克的计划是可行的。
邮件只有一句话:
那就说明,我明天的邮件必须涉及计划的内容,但是我根本不知道这计划是什么——其实我是知道的,但是我的认知层面和三叔的层面完全不一样,我不可能知道三叔知道的东西,所以即使我能提到计划里的某些内容,对方也很可能觉得不对劲。
我坐在电脑前面,看着这一句话,足足呆了有半个小时。
果然,不到十分钟,显示器右下角又冒起了气泡。
我把我身上所有的烟都抽完了,也没有想出任何的办法来,只得回去。
我回信:
〖计划有变故,有些信息不明。明日给你详细的消息。你那边如何?〗
三个字在电脑屏幕上闪烁,再没有更多的话。
我必须回复这封邮件,这条信息太短了,我需要更多的信息才能做出更多的判断。
我看着这三个字,想了半天,绝对不能再回了。保险起见,还是明天给他发比较合适。反正到明天也只有几个九九藏书小时了,不如用这几个小时的时间好好想想该如何套话,反正我也睡不着了。
〖我没事。〗
我其实知道最基本的套路,和这些人斗智斗勇那么多回了,我知道,其实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告诉这个人这里出了事情,把事情说得特别严重,也许可以把他逼出来。
我看了看四周,心中的疑惑更甚,想到了几种可能性:第一是,这电脑是下午被几个伙计打开的,也许是在我不知道的时候。他们想干吗?
等我被冻得有些不舒服,想回屋子拿外套的时候,我忽然发现房间里有些异样。
我来到阳台上,继续抽烟,心中有了几个方案。首先,我在对方察觉之前,最好能知道对方是在哪个地方。听我的朋友说,这通过邮件地址查询应该是可行的。不过,即使我找我朋友过来,他赶到这里也是明天晚上的事了。
我有一种预感,我甚至能猜到这个人可能是谁了。
但是最离奇的是,这台电脑绝对没有上网,这邮件是从哪儿发来的?三叔他懂电子邮件吗?
以三叔谨慎的习惯,他们之间是否已经习惯这种非常简洁的交流?如果我再发一封邮件去,会不会产生违和的感觉,被他察觉到这边的异样?
房间里我是灭着灯的,原本应该是一片漆黑,但是回去的时候,我就发现房间里的某个角落,亮起了一种特别诡异的光。
首先第一点就是:三叔竟然有一个秘密的邮箱。
显然是能上网的。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