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第六章 古楼的地宫
目录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下部
下部
第六章 古楼的地宫
下部
下部
下部
后记
后记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上一页下一页
在没找到小哥之前,任何线索我们都不能放过,但现在已经找到小哥了。此时,我脑子里只有一句话:我要和张家古楼说bye-bye。
“这东西他丫的是墓门吗?”胖子道,他摸了摸之后倒吸一口凉气,“真的是墓门啊!”
这里的石壁上也有很多文字。胖子想看,被我拉住了。
我们走了六七十米,墓道开始转弯。两边出现了很多石穴,石穴中放的全都是非常小的棺材。这种布局和我们在楼上看到的差不多。但是这些棺材全都是用石头做成的,看上去不算太豪华。很显然,张家人在早期时,也是比较顺应当时的墓葬习俗的,使用石棺椁的居多。
胖子还没放弃,说:“咱顺便看看,张家人最初的起源肯定就在这些文字里,而且,这些棺材里的东西年代一定久远,相当值钱!我们随便打开一个,拿一个走也不算白来啊!”
胖子使用这工具似乎也不是特别熟练,搞了半天也没弄开。我道:“哥们儿,业务不是很熟练啊!”胖子就骂道:“他娘的,最近几年跟你们混,就没进过几个正儿八经的斗。跟着的人还都是高手高手高高手,我都没有演练的机会。你要知道,我跟你们混之前,哪儿他妈那么多的皇陵给我碰上,有几个土坑刨就不错了。”
胖子道:“念完咱们就把‘香’抽了,这里小哥来过一遍了,想必老祖宗不会介意。”
“别,我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经过这一次,我是真的有点怂了。我决定回去藏书网就改行卖大白菜。”
我们上去数了一下,有六十具那么多。胖子说:“这些是张家古楼祖先中体形比较不正常的几位吧,看这体形都他妈赶上日本相扑运动员了。像小哥这么好的身材,看来也是后天锻炼出来的。”
“张家看上去有点儿底子啊!上头的张家古楼如果是样式雷最牛逼的作品的话,那这里可全都是用石头砸出来的,这个工程在难度上显然比张家古楼大得多。”我道,“而且,有这些石头在古楼的底部做地基,古楼的抗震性也会高很多。”
胖子点头,从包里掏出一个东西来。那是一个奇怪的钩子,不知道他是从哪儿搞来的,估计是霍老太队伍中的人的。他把钩子插进墓门的后面,便去开自来石。
我道:“这些都是合葬棺,里面都有两具尸体,如此看来比较恩爱的模范夫妻的合葬棺都在这里了。”
一条巨大的石道出现在我们面前,里面漆黑一片。我们打起手电,竞相往里面张望。我发现我还是不适应把这个叫做墓道——它和我之前见过的墓道很不相同,都没有什么装饰,倒是同我之前在山中见过的石道很相似。
我们拧亮了手电,一边看着四周,一边向墓道里走去。空气一直没有任何问题,我们尽情地呼吸着,那种胸中发疼的灼烧感基本上消失了。
这里的石头壁上,完全没有那种密洛陀的影子。我摸了一下,发现都是火山岩。显然,这里本身就是为了防御密洛陀而建造的。
九_九_藏_书_网我们又往前走了大概三十米,前方通道的中央忽然出现了一排巨大的棺材。每具棺材都有双开门的冰箱那么大,呈一字排开放在石道的边缘。
墓道里什么都没有,似乎也不会有什么机关。胖子说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小哥既然是从这里来的,有机关也可能早就被他破坏掉了。而且张家古楼的理念特别奇怪,它似乎没有过多的机关,所有用来防御的机关似乎只有那种毒气。不过,那确实是我见过的最简单有效的防盗方法了,想来也没有什么防御措施是比让一个地方充满了毒气更加有效的。
我说道:“别扯淡!等出去了,你要钱我把三叔的产业送你都行!”
“不是,我是兴奋。”胖子道,“你想咱哥几个,多久没进真斗了?如果咱们真是来倒一斗,那是故地重游,虽然不是实际性质的,但是在情景上,我们可以好好过过瘾啊!”
我们重新看了一遍,把所有的贴胶布的地方用我们自己带的军用胶布再次贴上,然后才小心翼翼地推开石门,在推开石门的一瞬间,我就看到所有的胶布忽然吸了一下,似乎洞口有什么气压变化。
我爬上柱子检查,发现这些胶布都贴在了柱子表面无数的小眼上。这柱子好像被白蚁蛀过一样,全都是小孔。我想撕掉一片看看,被胖子拦住了。他说,小哥他们贴上肯定是有理由的,不要乱动。
我道:“介意不介意,你等下就知道了。烟我可以抽,你绝对不能碰了。”
我让九九藏书他别琢磨了。在这些大棺材的后面还有一道石门,左右各有一根大黑柱子。看粗细,似乎是上头延伸下来的,可能是上头古楼深入地下的部分。
石门半开着,显然有人从里面出来过。我想过去,胖子就拉住我,让我看柱子。柱子上面有被人处理过的痕迹,被贴了很多东西。一看,竟然都是胶布。这么看着,就好像这柱子走路的时候不小心踩了某个黑社会老大后被狂扁过一样,就差给他画上两只泪汪汪的眼睛了。
胖子弄完之后,就去推那石门,推了几下,便发现石门后面有什么东西顶住了,我从门缝里望去,便看到一块自来石。
“我靠,那咱们进去,岂不是等于倒斗?”
胖子现在满脸都是一种幸福和兴奋交织的表情,他显然没有意识到我的想法。他高兴地对我说:“墓道啊,妈的,比看到老子自家门前的路还亲切。”
胖子下来之后,咳嗽明显少了,我也稍微放松了下来。胖子说得没错,可能他的血咳光了就没事了。
“这么说你还得感谢我们让你长见识了?”
“这石门你要怎么打开?”我道。
果然有蹊跷。不知道不贴上会发生什么后果,说不定会有无数毒针射出来。我突然想起这个古墓是可以利用气压作为动力驱动机关的,这种机关可以做得相当巧妙。
胖子看了之后大为感慨——如果以后他和云彩也来合葬,这棺材肯定还得再大点才行,得搞个五斗橱那么大的棺材。我对他说,他死了之后,云www.99lib.net彩的年纪还足够再改嫁五六次的,他们合葬得用一张大通铺。胖子听了直骂我龌龊。
自来石是非常出名的东西——在离开古墓的时候,可以用来让石门自己关闭。当时很多新来的考古队员在第一次进古墓时都不了解这东西的原理,都会选择使用暴力强行打开古墓的门。他们打开一次之后就会发现其中的蹊跷,但是往往为时已晚,墓门都被破坏得无法修复了。小哥他们下来的时候是反着走,没问题,但是石门现在自动关闭了,自来石一卡,要打开就没那么容易了。
“看样子,这可能是张家古楼的原始形态。最老的张家群葬墓。可能不是楼状,而是一个普通的古墓。后来修了上面的木结构的古楼后,这里被后代保留了下来。作为古楼最底下的地宫。张家的老前辈可全在这里呢!”
“触景生情啊。”胖子道,想了想就摇头,“算了,有你在开棺材未必是好事,听你的,继续走。”
“你不是说你已经怂了吗?怎么忽然又琢磨起这一套了。”
胖子说:“得了吧,那种黑道文化老子消费不起!胖爷我还是喜欢做一单就爽几年的贩子生活。”
石门被推开之后,我们侧身进入,举着手电迅速射向所有的角落。里面是一个石室。
我道:“别废话,让爷瞧瞧你的手段。”
之前的古楼,其实不是正规意义上的墓穴,但是进入这里,感觉就不同了。这是张家先人的墓穴,怎么说也是比我们厉害很多的老前辈的墓穴,打扰是大不敬99lib•net的。我们在墓门前磕头叩首。然后我让胖子拿香烟出来,一切还是得按照规矩来。
我的手表丢了,没法看现在的时间。只知道我们在里面待的时间已经够久了,再不出去,上头的机关可能真的要启动了,便催他快些完事。
说着,就看到门一下松动了。我靠着石门一顶,门终于开了。
石道的两边有两条排水沟,和西沙古墓之中的墓道非常像,连接着古楼之下的排水系统。但是这里似乎多年没有水流过了。难道近年来巴乃的降雨量降低了,雨水远不如古时候那么充沛?或是因为某个大工程的原因,往这里流的地下水变少了?不管原因怎样,这对于张家古楼的保护倒是一件相当好的事情。
“狗屁,光长见识又没钱。我不是旅行家,没事做就在古墓里闲逛。老子也是要背业绩的人。”
“怎么,你害怕?”我问道。
我心说胖子真是什么都有得说,便对他道:“那行吧,‘摸金校尉’,您先请,快点儿找条路咱们先出去。我下次再找几个真斗让您过过瘾。”
胖子说得当然更加振振有词,说什么你们张家的后人不靠谱啊,GPS没电了,迷路了找不到路啊等这些有的没的的话。
胖子道:“放心,咱们现在前途未卜,我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的。你抽的时候大口点,我几口二手的就行了。”
按以前北派的规矩,进古墓都得点香祭拜,说明自己是个穷光蛋,老娘生重病,老婆被强抢,必须得靠这笔横财才能活下去,以求得到墓主的原谅。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