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第四章 艰难的抉择
目录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下部
第四章 艰难的抉择
下部
下部
下部
下部
后记
后记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上一页下一页
胖子想了想,就道:“八十万,八十万我就干。”
胖子在那边把所有的东西全部整理出来,转头问我:“干吗呢,咱俩你还这么客气?说,什么活儿,简单活儿我给你打折。”
说完我就觉得自己他妈的简直混蛋到极限了。我抽出尸体身上的刀,在霍老太的脖子上比画了一下,闭上眼睛,咬牙,然后转头对胖子说:“胖子,我有一活儿,你要帮我办了,我给你六十万!”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龟息法?”我道。
我叹了口气,就问胖子道:“那怎么办?你给我想个辙儿。”
胖子道:“小哥这情况,难不成是把自己的呼吸调整到了最微弱的状态?”
我在想要霍家的人看到霍老太的脑袋,该是什么表情。这“死要见尸”,真见了尸体,该不会直接发飙吧?
地上的那些红色的印记,看来除了其他人的屎尿之外,还有小哥的血。
“那我们出去之后还进来吗?再进来一趟,把这些人还有霍老太的尸体也带出去?”九九藏书网
胖子挠了挠头,就道:“我说了你别生气啊。我觉得,咱们把小哥一人带出去就很好了。继续留在这里,谁也没戏,我们也得倒霉。”
“你在说这种词语的时候,能别用那种港台武侠电影里的口气吗?”胖子道,“狗日的龟息,老子还吸鬼呢。他就是先把自己的身体弄得非常虚弱,进入到一种深度昏迷的状态。心脏的跳动也比较微弱,这样血压就非常低。用衣服裹紧自己,尽量减小自己的皮肤与空气接触的面积,这样能减轻中毒的程度。所有人中,只有他中毒的程度最低,应该就是这个原因。”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道,“人在江湖飘,怎能不挨刀。”
我知道胖子是在骗人。胖子的思路其实很简单——我先尽力救,这是第一原则,但是救不起来,我也不强求,也不会背负任何道德约束。胖子是活得相当明白的人,很多时候他这种傻逼呵呵的活法还真是让我佩服。
但是我九-九-藏-书-网怎么想都觉得这行为实在不是我自己可以承受的。我在霍老太的尸体面前磕了好几个头,然后对她道:“婆婆,您知道我想干吗吧?您也很疼小花。我真的是迫不得已。您要是没意见,您就别动。”
“你个卖奶奶求生的怂货。”胖子在边上骂道,“你爷爷在下面说不定已经三妻四妾了,你把老太婆弄下去,又是腥风血雨。”
从闷油瓶被发现的状况来看,他用身上所有的东西把自己紧紧地包裹了起来。他身上的纹身已经能看到了,说明他的体温现在已经相当高了。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我看着这些人有些害怕起来——如果再来一次,我们很可能也会变成这个样子,“我们两个人,这里这么多人,我们带不出去啊。”
“这你就不懂了。”胖子指了指小哥的手,把闷油瓶的手翻过来给我看。我看到闷油瓶的两个手腕上都有伤口。“要虚弱,放血就可以了,小哥对于怎么放血,肯定比我们精通得多啊。”www.99lib.net
我们把所有还活着的人全都抬出了这间屋子。出去之后就是一条很长的走廊,结构竟然和下面一样,全都是一间一间的屋子。我们也懒得去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在走廊上把所有人都一字排开,然后开始一个一个地抢救。
我把我的想法和胖子一说。胖子想了想,道:“这事情我真没干过。虽然我是盗墓的,但是亵渎尸体,还是熟悉的人的尸体,我还真没干过。我真干不出来。”
我想了想,看了看地上那几个没有知觉的人,心道,如果是我躺在这里,会希望在自己昏迷的时候,别人进行这样的对话吗?
我可能不能把霍老太的尸体全都带出去。但是,我带哪个部分出去,才能达到死要见尸的目的呢?
我道:“你帮我把婆婆的头给切下来。”
当然,其实霍老太真的已经活得相当够本了——这辈子精彩绝伦,牵扯的几个男人也都是一方枭雄,是平常女子见识都见识不到的。只是霍老太死了,小花回去该如www.99lib.net何交代?霍家现在一团混乱,生要见人,死要见尸。霍老太的尸体虽然形如枯槁,但是要带出去也是相当困难的。
“他怎么把自己的身体弄虚弱啊?”我道,“和自己说,我很弱我很弱吗?你不觉得听了都想抽自己吗?你能把自己也搞成这样吗?”
答案非常明显。但是我实在想不出来,我该怎么去把霍老太的头割下来。
“我靠,你他娘的还嫌不过瘾?”胖子说道,“这鬼地方真他妈邪门儿!胖爷我从来没怕过斗,但是这古楼,我进来就觉得浑身不自在。天真,我和你说,这些人等你再进来的时候早都挂了。你来了也是白来,千万别在这个节骨眼上纠结这些。”
这种强碱雾气的毒性作用于人的呼吸道,一定是呼吸道溃烂导致了呼吸困难。可能是因为我们的搬动,搬出去的几个人几乎刚被放下,其中最衰弱的立马就断气了。
说完之后,我看了看尸体,发现尸体确实没动,就道:“谢谢婆婆,我偷偷告诉您,我爷爷最喜欢的九-九-藏-书-网还是您。您要是也喜欢他就托梦给我,我把您埋我爷爷边上去,不让我奶奶知道。”
“救人归救人,但是当你发现已经救不了,你也就不要强求了。胖爷我是一个特别功利的人,以胖爷的身体,再扛一个人出去肯定是不行了。我和他们也不熟悉,他们可都是在这一行中比我混得好的,大家都应该有觉悟。你背上小哥,然后我搭一把手,我们赶快走是真的。”
我们没有再讨论这个问题。我走回去,看着霍老太的尸体,就想着回去该如何对小花说。
胖子看着我,就呆住了:“你疯了!那秀秀不杀了你?”
那种感觉很不好受,好像是我们谋杀了他们一样。一路想尽了所有办法,终于轮到闷油瓶了。
“你刚才不是说要什么雨露均沾吗?”我道。
不过盗墓贼家族对于很多事情的看法和寻常人家是不同的,小花肯定也需要这件东西。即使它不会被陈列出来给霍家所有的人看,应该也会陈列在霍家一些能做主的长辈面前,然后告诉他们事情的经过。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