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第三十二章 山洞里的秘密
目录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第三十二章 山洞里的秘密
上部
上部
上部
下部
下部
下部
下部
下部
后记
后记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上一页下一页
看来,轰我们的果然就是这家伙。
我脑子转得飞快,所有的信息在我脑子里拼凑出了很多故事。这个人是谁?
“里面是什么?”我终于忍不住问道。
“你不相信?”鬼影喝了口水,“你们两个跟我来,我让你们看看这个地方的真相。”
“快,快放了他。”我道。
这句话我想了很久,因为从他的态度来看,三叔当年一定没有参加这里的活动。这个人变成这个样子,一定是进入张家古楼造成的,那么三叔是有可能不知道这里发生的细节,如此一来,我这么问还是比较安全的。
就说我侄子的朋友被困在了张家古楼里,我得去救他云云之类的话。
我心中简直想抽自己的嘴巴。我忽然觉得压力很大。这种对话跳跃性太大了,里面包含了太多的信息,只有十分默契的人才能对话下去。我根本不知道他问的是哪方面的问题,再这样下去,不出三句,我一定露馅了。
胖子心中显然非常愤怒,不论是谁,被人扒光扔进泥塘里,心里肯定不会舒服。他骂了十几声,才算平复下来,对鬼影喊道:“你他妈的,胖爷我的衣服呢?”
“我在村子里看到的。他是你的人,所以我没动手。”那人道,“白天他在这附近找你。”
“这么多年,你就一直待在这座山里?”
我死死地盯着他的脸,这是条件反射,我想认出他是谁,但我是吴邪,根本没有三叔的记忆,我很快就明白这是徒劳的。
“你就没有想过出去找我们?”
“他们,放弃了我。”他说道,“他们放弃了我,不过他们肯定没想到,我能活下来。”
我愣了一下,忽然意识到我戴着三叔的面具。让我惊讶的是他能叫出三叔的名九*九*藏*书*网字,这么说来,这家伙竟然认识三叔。
“他怎么在这里?”
我看了看他身边的杂物,有很多现代用品,必然不是他那个时候留下来的。
“那你现在也赞成,这所有的事情都不应该被世界上的人知道?”
我立即点头:“对。”
“是那群人……那群人和你有关系?”他低头。
“你是?”我忽然意识到他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里来。如果他认识三叔,那他忽然在荒郊野岭看到三叔,也一定会惊讶。
我听不太明白,正欲细问,忽然就听到坑底传出了一个奇怪的声音,好像坑底还有什么东西。
胖子就对鬼影骂道:“怪物,他娘的老子在路上走得好好的,你他娘的偷袭我,有种你他娘的和我单练。”
“反正他们进那幢楼也是死,与其死在那妖楼里,不如死在我手上痛快。那楼里不能再死人了,再死人那东西就要吃饱了。”
“你见过他们?”
“你认识我?”
“在这座山里,我才是安全的。我不可能活着走出这个村子。”他道,说着他便站了起来,“你跟我来。”
这人就是在闷油瓶“故居”里和我抢箱子的人。都对上了。
“说来话长,说来话长。”我立即说道,并马上给胖子打眼色。
“嗯,三十年了,你大概想不到我还活着。”
我惊呆了:“这些人全是你杀的?”
“在你这一边。”我想了想道,觉得这样回答最安全。
我坐下来,脑子里稍微过了过整个故事,然后和他说了一个大概。
鬼影走回去,在乱物堆里找了几件衣服出来,抛给胖子。胖子拉住我问:“到底怎么回事?”
我看着这个坑,又看了看外面的篝火藏书网,两处地方不过几米的距离,尸体抛在这坑里,难道不怕腐烂发臭吗?至少也应该掩埋。这人真是疯了,难道他喜欢看着尸体腐烂?
那我就不能太放松。我对他的了解太少了,万一他和我三叔本来就有仇,现在一句话没说对,我很可能就会被干掉。他的裤子里鼓鼓囊囊的,我知道里面一定有家伙。
另一边我能看到几门摆放得很整齐的迫击炮和几支猎枪。
我转头看向他,他递给我一只军用烤瓷杯,里面是烧开的水。我惊讶于他竟然会说话,如果他只是发出一些怪声,我还能接受,可现在他竟然能够发出那么容易听懂的声音。后来我意识到他毕竟是个人,身体残疾了嗓子没坏是很常见的。
接下来会是怎样的发展?他可能会劝我其中有危险,回头是岸。我要是听从了,就会乖乖回去,这怎么可能?我肯定是不听,那么他可能会和我反目成仇,最后把我干掉,或者就是目送我去冒险,让我死掉。如果是比较悲情的结局,那就是他最后勉强成了我的向导,和我一起进入张家古楼内,最后为了救我而死掉。死前他会和我说,你看我早就和你说过吧,你一定要活着出去!
鬼影从腰间掏出一把小刀,抛入坑里,胖子立即滚过去,反着身子抓住刀,然后迅速割断了绳子,扯掉了嘴里的布条,抖着满身的肥肉就朝坑上冲了过来:“老子宰了你!”
“不可能,”我道,“他之前看到过他们,他们还活着,而且……”
“我也想不到,会在这种地方再次遇见你。”他的发音非常含糊,带着很浓的方言口音,但不是广西的方言,我听不出这方言来自哪里。
不过这人曾经用迫击炮轰过我们,藏书网我不确定他当时知不知道我在队伍里。但就这人毫不留情地做的这些事情来看,他并不惧怕伤害他的人,杀个人对他来说一定是一件完全没有心理压力的事情。
“他们已经死了。”鬼影说道,“他们已经进到了那幢楼里,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那居然是胖子,身上被剥得精光,手脚都被捆得非常结实,嘴巴被布绑住了,整个像一头待宰的猪,在烂泥里打滚。
我佯装思考,然后做出了微微错愕的表情:“是你?”我沉了沉自己的表情,“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你肯定认不出我了。”他畸形的手在一边的杂物堆中翻动,我看到了他的指甲,黄色的指甲非常厚。
“我还能去哪里?”他道。
坑底的火棍子越来越暗,几颗头骨从黑暗处滚了出来。
我用嘴形告诉他:“我也不知道,别问了。”
“难道你猜不到吗?”他喝了一口水,忽然问道,“你现在站在哪一边?”
“当年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试探性地问道。
我甩了甩脑袋,甩掉这些电视剧里看来的念头。在现实生活中当然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觉得他见到我,根本也是没有想到,现在他应该也不知道怎么办,也许只是想和我叙叙旧而已。
“他们其中有一个年轻人,身上带着一把刀。”鬼影说道。
没等我问完,黑暗中的东西就滚了出来,我一眼看去,不由哑然。
什么?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对这几座山非常熟悉,外面还有个村子,我在这里等死。而且我还有这些东西。”他指了指身后,“当时他们走的时候,为了搬运那批碎尸,就把所有的东西都留在了这里。我用迫击炮做陷阱,能打九_九_藏_书_网到不少好东西。”
我此时已经豁出去了,喝了口水就道:“时代变了。”
“很多都没有用处了。”那家伙看我到处看着,忽然就说道,他的声音非常含糊,还是分不清楚男女。
他从篝火里拿出一根燃烧的枝丫,往山洞的里面走去。山洞也就十米多深,我走到贴近山洞底部的地方,就发现那里有一个直径三四米的大坑,一股奇怪的味道迎面扑来。
“自己人?”胖子看着我,“三爷,您交际面也太广了,和外星人也有生意来往?”
他把枝丫往坑里一丢,坑底就亮了起来。我看到坑底全都是白骨,这些白骨都发黄了,和坑底的烂泥混在一起,不知道有多少具。
他把这个东西甩给我。难道三叔看到这个东西,就能想起来对方是谁?看样子对方一定是和三叔关系有点密切的人了。
我看了一眼正在搓泥的胖子,胖子完全没在听,只是一味地骂骂咧咧。
“这些人都是这几十年来想找那地方的人。他们一定不知道,这些人会死在我手里。”
“不应该。”我道。
“吴三省,你也老了。”他朝着我,似乎在笑,但在他的脸上,任何表情都显得非常诡异,“不过,再老也总有一个人的样子,不像我。”
他认识三叔,参与了考古队,难道他也是当年老一辈的后人,三叔的同辈?我脑子里出现了一个场景:一个青年参加了一支考古队伍,进山之后中了机关,浑身溃烂。别人以为他死了,但他最后活了下来,被附近村子的青年猎人所救,使用草药治疗,然后康复,但成了残疾人。他在山中隐居,苟延残喘。为了保护其他人不再受到这样的伤害,他在山里装神弄鬼,把很多人吓跑。但被财宝的九_九_藏_书_网传说吸引过来的坏人越来越多,当年的考古队伍的继承人终于出现了。他一路监视,一路等待着出现表明身份的机会,同时心里也十分矛盾,因为自己现在已经成了怪物。在一边恐吓队伍,想吓跑他们之际,他忽然偶遇了与自己一起长大的好朋友XXX,如今他们相认了,准备开始互相吐苦水……
鬼影不理他,问我道:“既然你站在我这一边,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以前那种铝制的分币放在铁路上,列车一压就压成铝箔了,能折成各种各样的小东西。小时候我老爹带我去看火车的时候,经常压几个给我。不过当时的分币还很值钱,这种玩法一般也只有家庭比较富裕的人才会玩儿。
他翻动了一会儿,从杂物堆中拿出了一个东西,甩给我,我勉强接住,发现是一枚用被压薄的硬币折成的小东西,看不出是什么,似乎是一个五角星。
他没有继续说话,气氛陷入了很深的沉默相视中。
什么?难道这里面还养了什么野兽?这些尸体并不是烂成白骨,而是被吃成白骨的?
那是成堆的老木头箱子,有几个已经打开了,里面是大堆的稻草,都已经腐烂发黑,能看到里面摆着成堆的迫击炮弹,凡是油纸破了的,全都锈得一塌糊涂。
没想到我刚说完,他就开始怪笑起来:“吴三省,你会站在我这一边?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你变成了这个样子?”
胖子才刚冲上来,鬼影就反手从身后掏出了胖子的“小叮当”,指着胖子。我立即打圆场:“自己人,是自己人。”
“您……”我不知道怎么开口。
他和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如今背光,他又变成了一个鬼影的样子。他重复了一句:“吃饱了,谁也没办法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