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第二十九章 真假难辨
目录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第二十九章 真假难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下部
下部
下部
下部
下部
后记
后记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上一页下一页
胖子失笑,骂道:“怂仔,胖爷我还以为你能扮成这个样子,一定是个狠角色,结果这么快就怂了。”
不过,我心中却没有因为他的话起更多的涟漪,经历的事多了,我已经不会轻易地相信任何话,就算小花在我面前亲口说这些事情,我也不会相信。在这个巨大的谜团里,我只能相信自己看到的东西,这已经是一个基本的常识了。
“再不回答,我就让胖子回来。我说了,拖延时间没有意义。我不想和你聊这些,我只想知道我问题的答案。你之前全都是在胡说。”我道,“最后一次机会了。”
胖子看着我,又看着另一个吴邪,我忙说:“让他先回答,真假立现。”
第三下又砸了下来,我一下失去了知觉。
我没有回答,在那里琢磨是怎么回事,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迹象在讹我,还是确实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不过我只沉默了一会儿,他就接着道:“你不用想了,长久的思考已经说明了问题,何况我是真的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真被你说对了,我确实都在胡说。你虽然比以前长进了不少,不过还是太容易相信人了。”对方道,说着拿起边上我刚才扔掉的那块石头九九藏书网,对着我的脑门狠狠地敲了一下。
那家伙就笑:“我不是不能忍,我是觉得不值得,因为我是站在三爷这一边的。不过,我只能和三爷说,如果你在,我一定不会说,不信你可以试试逼供。如果你们把我弄死了,等你们知道了真相,你们一定会后悔的。”
“小花?”
“花儿爷的整个计划,我全部参与了。”他道,“您可能对我印象不深,其实咱们并不是第一次见面,在很大程度上,咱们算是老朋友了。”对方说这话时,语气出奇地镇定,“我以前也在三爷的盘口里干过,每次去您铺子盘货的都是我,不过您一般不正脸瞧人,所以对我印象不深。您家的伙计王盟,是我很好的朋友。”
他看着我,并没有因为我的逼问而慌乱,肢体上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怯意,但显然他有点难以接话。静了半晌,他说道:“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他看看胖子走远,道:“小三爷,我没那么简单,事情也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同一个和自己长得那么像的人斗智真是一件万分诡异的事情,看着他的表情,我的思维总会停顿一下。我意识到这个吴邪藏书网虽然和我长得很相似,但他绝对不是像我一样容易应付的人。
我的喉咙被他死死卡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冷冷地看着我,酷似我的脸让我在心中抓狂:这他娘的到底算怎么回事?难道我要被自己掐死了?
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应该没人还有心思装老千,这又不是泡妞。他在胡说,我心中做出了判断。他说完之后,我静静地看着他,问道:“我问的是,目的是什么?”
我从来没有想到会遇到这种场面,从进入这个谜局开始,从来没有出现过同伴不信任我这样的事情。
他点头:“小三爷,您记得另一个戴着三爷的面具,在背后去掏王八邱老窝的人吗?那个人就是我。”
我转向“吴邪”:“别忽悠我,你拖延时间没什么意义。”
胖子抓着枪的手慢慢就缓了下来,他走到我面前道:“不用,胖爷我相信自己的第一感觉,我们继续。”说着他来到那家伙面前,“我问你一个问题,咱们默契一点,要是你回答不出来,你就乖乖说实话。怎么样?”
“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我想知道目的。”
我也是个喜欢讹人的人,知道这样的对话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这99lib•net个人本身就喜欢宣扬城府,想让别人觉得他城府很深;另一种也可能是这个人完全不知道事情的细节,为了避重就轻,故意使用了这样的说话方式。
“我不理解。”我摇头,“我绝对信任小花,你不用挑拨我们两人之间的关系,你再胡说我就抽死你。”
“我明白您很难相信,但花儿爷这么设计,并不是为了他自己。小三爷,很多事情都是上一辈传下来的。”那家伙笑笑,竟然和我的笑无比相似。
那人看着我和胖子,忽然就摇头:“不用了,你们是对的,不用浪费时间了。”
我冷冷地看着他,还在想他接下去会怎么说。我知道我越是冷静,越容易在他的话中发现破绽,只有发现他的破绽,我才能由此得到更多的信息。
“小三爷,裘老板知道很多您不知道的事情。您三叔这一辈子经营过来,他的目的您很清楚,花儿爷就是为了这个目的。不过,既然我已经混入了裘德考的队伍里,您自己就必然不能再出现了。如果花儿爷狠点儿,是可以对您下杀手的,不过说到底,花儿爷还是念公道,所以给您披了层皮也让您过来了。”
我看了看他的裤兜,心说也有道理,就走到九_九_藏_书_网他跟前伸手去摸,可我摸了一下,却发现裤兜是空的。
我心中听得有些阴恻恻起来,总觉得有点不太妥当。他继续说道:“而我之所以被这么安排,就是为了好好地观察您。”
“哦。”我想了起来。确实,在长沙的事件中,起决定作用的根本不是我,而是一个我没有见过的人——小花的伙计。小花说,他在做整个局的过程中,根本就没有把宝押在我的身上。
这人看着胖子慢慢地离开,蹲到一边的灌木里,才开口说道:“小三爷,我是花儿爷的人。”
我愣了一下,就看着“我自己”似笑非笑地同我对视,气氛一下就不一样了。
胖子朝我咧嘴一笑,那人忽然又对我道:“你让这个胖子走,我告诉你这是怎么一回事。”
一路过来,我一直怀疑这个怀疑那个,如今也终于轮到我被怀疑了吗?
这人说的所有话,似乎都符合逻辑,但我发现,他在很多细节问题上都含糊其辞。
我没有表现出什么来,只是把手里的石头扔掉,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
我看了他一眼,就看他朝我一笑,瞬间他反绑在身后的手已经脱开了绳子,随即一把捏住了我的脖子,同时双脚一下勾住我的脚,他一99lib•net勾之下,我整个人失去平衡,摔在了他的身上,他于是一翻身就把我死死地压在了地上。
我连疼都没有感觉到,就只觉得一阵眩晕。接着,我明显感觉到又是一下。
他低头笑了笑,道:“好吧,那我说实话。”说着,他看了看他的裤袋,“我手机在我裤兜里,你拿出来能看到里面的短信,看完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如今我怎么说都没用,你用自己的眼睛看吧。”
“只有一句话我没有胡说,我确实是站在你三叔这一边的。”他继续说道,“可惜,你没有你自己想的那么重要。去阴曹地府的路上,猜猜我到底是谁吧!”
我看了胖子一眼,胖子还想骂他,我觉得太浪费时间了,就给胖子做了个手势,让他还是回避一下,我们好能早点知道真相是否真实。胖子这才悻悻地朝林子里走去。
不,这绝对不可以,如果我的同伴不再信任我,那我在这个谜团里所有能够依靠的东西就都没了。我立即对胖子道:“问问题,不要被他蛊惑了。如果你有任何的不信任,问我问题。”
“花儿爷的这个布置,我也并不情愿,只不过不得不执行。我戴上了您的面具,比您早一步到了这里,混进了裘老板的队伍中。”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