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第二十一章 隧道中的诡事
目录
上部
上部
上部
第二十一章 隧道中的诡事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下部
下部
下部
下部
下部
后记
后记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上一页下一页
他们先是讨论了这里有尸胎存在的可能性,胖子的摸金符又被烧了一回,但是这一次完全没有效果。
其实这些都是老生常谈,也就是前面推测的几种可能性。
出乎他意料的是,这里的石头没有他想的那么结实,石壁被他炸掉了很大一部分,出现了一个大深坑。他继续往里炸,想找到石壁后可能有空间的证据,但是炸了几次,坑越来越深,露出来的却全是石头。
胖子点头:“对,这座张家古楼,在一面镜子里。”
他们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尝试。但是,几乎每一次,他们都是从不同的出口出来。这山内不知道有多少出口,竟然能让他们每次出来都不一样。
其一,这条隧道之中存在着他们无法理解的精巧机关,这些机关运作导致了这个结果。
如果使用现代科技,这个机关其实并不难实现,只需要一个三向阀门就可以了。但是,在闷油瓶百分之百确定这里不可能有机关之后,这样的现象还是发生了。于是,两拨人都开始产生了不信任的感觉。
至此情况已经很清晰了,这条隧道里的机关,只能错误两次,第三次开始,机关就会把所有人引向一个充满毒气的洞穴里。
我不由得想起了在云顶天宫遇到的事情。难道古人就是有这种技术?
从此,他就没有再出现过。
他们一开始以为自己阴差阳错地找到了古楼的位置,这个洞穴就是古楼的所在地,这些水潭就是关键,于是开始研究这些水潭。水潭并不深,胖子立即就发现,水潭的底部沉着大量的白骨,都是人的骨头。就在他们99lib.net纳闷这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很快霍老太就开始出现了反应。
怎么可能,我心说,问道:“你确定是看到的,不是你的幻觉?”
他们对此一一进行了测试和反驳,在闷油瓶反复确定这条隧道不可能有机关之后,胖子用了他自己的方法——在石壁上凿了几个小洞,放置了一些炸药,然后进行小范围的爆破。
胖子一直等到第二天天亮,才确定事情不妙,只得往隧道里走去。这一次,他就发现,隧道发生了变化。往里走了十几分钟,他再次走出了隧道,但是这一次,他没有回到山外,而是进入了一个黑暗的地方。
他发现这是一面镜子——整个水面下一巴掌深的地方,有一面两三丈宽的镜子。
莫名其妙地,闷油瓶就觉得不妙,于是他们立即往回走,打算出去之后再琢磨。只走了十几米,他们就发现,这次的奖品不止是屎,而且是臭狗屎。
这实在是太诡异了。胖子头上的冷汗发着炸地往外淌,似乎自己正存在于某本志怪小说的情节中。他敲打着镜面,想吸引镜中人的注意力,然而下面的人根本察觉不到他的存在。
听到这里,我也完全蒙了,反问胖子道:“你是说,他们在一面镜子里?”
那是水面之下的一块平面,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凿出来的。胖子伸手下去按了几把,发现还比较结实,于是下了水,贴近水面看,这块平面反射出非常耀眼的光亮。
在那种状况下,胖子和霍老太都开始怀疑闷油瓶的判断,只是其他人没有任何有说服99lib•net力的想法。后来霍老太用自己的威信压住了危机。接下来的几小时十分难熬,他们使用了所有的东西堵住隧道口,不让毒气过快涌入。
他们中的一个人出去看情况,只去了三分钟就跑了回来,说闷油瓶竟然不见了。
我在听的过程当中,就知道胖子他们最终还是找到了张家古楼。我非常庆幸的是,搞错的密码并没有把他们害死,虽然我很想知道胖子最终是怎么逃出来的,但是现在我急于知道后面张家古楼的事情,比平时还着急了些。
所有的过程几乎和之前一样,只是这一次他们更加疲倦。他们几乎是一寸一寸地在石道壁上寻找,用胖子的话说,闷油瓶那两根触角一样的手指几乎摸过了这些石壁的任何一寸地方,但是一路都毫无结果。
也亏得这样,胖子现在才能和我说话。因为这一次,进入隧道的队伍至今没有回来。
因为在隧道出口发生的状况可能让人匪夷所思,所以这个人选必须是闷油瓶,而胖子守在入口的位置,其他人以最快的速度,重新回到入口,通过隧道。
“职业失踪人员果然名不虚传。”我心说。
同样的一条路,走了两次,出口竟然完全不同,这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这种软性的机关是怎么建造的呢?这有空间上的悖论。
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小型的洞穴。这个洞穴的底部全都是水潭,坑坑洼洼的。
第二条胖子压根就不相信。他对尸胎耿耿于怀,认为一定是隧道里有什么东西迷住了他们,想让闷油瓶一路洒血,看看有没有效果。
“也亏得www.99lib.net霍老太身体弱。我们一路过去,只是觉得空气非常沉闷,也没有意识到太多,一直到霍老太忽然皮下出血,我们才意识到,洞里的空气有问题。那个洞里的空气有毒,可能是因为地下的矿物和气体积聚的原因。我们戴了防毒面具,但是没有用,那毒气的腐浊性十分强,是直接被皮肤吸收的。”胖子道,“我们立即退到隧道口子边,接着退回了隧道里面,那里稍微可以坚持一下。”
参加了三次选秀之后,选秀节目的奖品真的换成了屎。
所有人都崩溃了,胖子也出去看,一个水潭一个水潭地去看,发现闷油瓶果然不见了。
闷油瓶没有理他,但提出当时唯一一个可能让他们获救的办法。
这种打又打不到,挖又挖不着的感觉,让他们已经近乎崩溃,整支队伍完全不知道自己处在何方,当时甚至还觉得,整个张家古楼不在我们的空间当中,而处在另外一个空间里。只是可惜,通往那个空间的通道,还没有嫁接到这个空间之中。
那这是怎么回事?胖子重新爬上了那面镜子。他都开始怀疑,那镜中的古楼是否只是一张画而已。
机关不可能埋在太深的岩石后面,第一条被验证是不可能的。
他打起手电,一下就发现自己在一个完全不同的洞穴水潭的边缘。这是一个非常奇特的水潭,呈现出葫芦造型,下头是水,上头是空的,中间有一道石梁贴着水面通到对面。胖子走了过去,发现对面是死路,而在石梁的中段,他看到水面下有一些东西。
他们在隧道的两头各站一个人,在入口处
99lib•net
的人一定不会变,但如果隧道的出口会移动的话,在隧道里行走的人往回走,从入口再次进来之后,守在隧道出口的人就有可能看到隧道口移动的真相。
就在这面镜子里,他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倒影,那是一座巨大的雕梁古楼。
“后面又发生了很多事情,我们的中毒情况越来越严重,后来我晕了过去。”胖子说道,“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就发现身边所有的人都不见了。”
他喊了几声,没人答理他,他只得走到镜子的边上,想看看水下是否沉着古楼。这一下他立即就知道不可能了。原来这水潭极浅,镜子是在一巴掌深的水面下,而水的深度也只是没到了腰部。他俯身潜入镜子下面,游了一圈,发现潭底也就这么深,不要说藏下一栋古楼,就连趴着抬头都难。
“三爷,咱下过的斗虽然不比您多,但是怎么也算是北京城里叫得响的号子,是真是假,我会分不清吗?千真万确,那楼就是在一面镜子里,他们全在镜子里的楼上。”
胖子的第一反应认为,古楼是悬挂在这个山洞顶上的,立即抬头去看,却发现头顶上什么都没有。他非常惊讶,低头去看,镜中的那座古楼悬鹑百结,分明就在自己身下。
就在他们觉得很快又会走出去的时候,这一次情况却发生了变化——他们很快走进了一条死路。这条隧道竟然变成了死胡同,他们的面前出现了石壁。
在古镜之中,他看到了一栋古楼,而在古楼的一条走廊上,他赫然就看到了闷油瓶和霍老太他们正在其中休整。他看到了手电的光线在走廊的缝隙九九藏书中闪烁。
胖子之所以会被选在入口的位置,是因为在当时霍老太的队伍中,只有他和闷油瓶两个人还保持着相当的行动力,这和胖子与闷油瓶之前大量匪夷所思的经历是分不开的,所以在其他人都近乎崩溃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几乎都在单干。
如果不在头顶,难道这不是一面镜子,而是一块玻璃?这古楼其实是沉在水中的?
他们很快就回到了入口,等他们走出去之后,立即就发现不对,这竟然不是他们进来的口子,他们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在长时间的无计可施之后,他们终于停了下来,开始思考事情的真相,进行某些假设。胖子列出了他的枚举法。
“不用跟我说这些细节,直接告诉我结果。”我说,“你们最后是怎么进入古楼的?”
他找了好几个地方做这样的爆破测试,都是一样的结果。
这一次的几个选项是这样的:
当时他们分了工,闷油瓶戴了手套,绑住裤管袖管的缝隙,进了洞穴。
其三,他们的神志被什么东西左右了,这个东西和尸胎不同,用犀角燃烧的烟无法找到。
其二,这条隧道确实超越了时空的限制。
如果说阴冷的洞穴和诡异的古镜并没有让他觉得恐惧,那么等他趴在镜面上仔细去端详这镜中古楼的时候,他看到的东西便让他浑身发出了一股真正意义上的毛骨悚然。
胖子摇头:“不是我们,是他们,我没进去。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进去的,你别急,我不是要从头说起,我说上面这些是有意义的,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是关键。我只能告诉你经过以及他们一定还活着的理由。”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