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第二十章 古楼是世界上最奇怪的景象
目录
上部
上部
上部
第二十章 古楼是世界上最奇怪的景象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下部
下部
下部
下部
下部
后记
后记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上一页下一页
胖子拨开那个地方的藤蔓往外走,就发现他们竟然走了出去,外面是一片隐秘的山谷。原来通道的尽头,竟然也是一个开在山腰岩石上的出口。
他们一直往里走,通道很狭窄,几乎让他们只能够匍匐爬行,这一看就是他们打盗洞的一种方式和习惯。整个通道的基本形状是方形的,通道的地上有很多废弃腐朽的干裂滚木,胖子认为是当地人拖拽棺椁时留下的痕迹。
那是一座山的山脚,旁边还有一条非常漂亮的瀑布。
出事那一刻,胖子最先看到,前面出现了一丝非常奇怪的光亮,他还以为终于到达了张家古楼,兴奋得要命,但还是要小心翼翼地靠近。那一百米的路段,他们几乎花了三个小时才摸索着走完。直到走到那丝光亮跟前,才发现一切都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那竟然是阳光。
鉴于张家古楼的迁坟和群葬的习俗会有很多尸体回迁的工作,所以这样的错误是有可能发生的。那么,张家古楼的建造者,也必定会考虑到这一点。他们会不会使用某些软性机关,作为一种错误的保护九九藏书机制,以避免误杀后人?
我听到这里的时候,几乎立即就猜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次数,关键在于错误的次数。”
而话说回来,因为我们提供的密码错误,他们触动了隧道中的机关,使得本来通往张家古楼的通道转向了另一条通道,把他们引出了隧道,这确实是十分可能的。但这个怀疑后来被否决了,原因还是一个概率问题。霍老太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个机关就没有任何意义了,所有人都可以不停地尝试,即便错了也不会有任何危险。
他们从入口进去之后,遇到的大部分机关都是堵塞性质的,比如说非常非常厚的石墙。这些机关都有非常奇怪的开启方式,他们使用我们提供的密码破解,但开启之后,每个堵塞机关之间的路途却非常的平静,平静得让人不可思议。
在接下来的两小时里,胖子把他们进入张家古楼的所有过程详详细细给我们说了一遍。胖子的叙述极其生动,如果我能够完全记述下来的话,会是非常好看的一部短篇小说,但99lib•net是显然我没有这么多时间,我只能挑选其中最关键的部分记述出来。
“对!”胖子点头,“他娘的,我当时就和他们说了,但我们无计可施。霍老太说,我们都活着,而且石门可以打开,那就证明密码一定没有错,我们肯定是在通过隧道的时候忽略了什么。所以我们又折返了回去。”
他们从洞口爬出,顺着山腰爬上山顶,就发现自己仍旧在入口所在的那座山附近,很多景象他们都曾经看到过。这让他们觉得很不可思议,经过一路跋涉,他们竟然直接就走了出去。他们以为有可能通往张家古楼的石道,会像地铁一样,在地下是地铁,到了地上又是轻轨,于是他们决定继续往前走。
他们在山上找了很久很久,再也没有发现其他入口。显然,如果按照这样的推断,这条样式雷上标示的通往张家古楼的隧道,几乎只是一道笔直的石道,然而它没有通向任何古楼。
这个入口是一个斜着向下开山进去的石头隧道,在一棵大树后面。这棵大树几乎是横在山体上生长的,树干上全是藤蔓99lib•net植物。其实树干和山体之间只有一个人的距离,所以人还得挤进这条缝隙里,才能找到那个入口。
最大的可能性是附近的工程使这里的岩石土层松动,在工匠离开之后,树的一部分树根断裂,趴到了山岩上,但并没有死去,然后慢慢形成了这样的景象。
他们通过了密码错误的石门,在低矮的通道里继续行进了一两公里,就发现不对劲了。
即使奖品是一坨屎,也要比这个好接受一点。同理,他们走到洞穴的尽头,就算发现坑道被完全封死,也比奇奇怪怪地走了出去要好。
胖子估计这种长势奇怪的树是特别种植的,目的就是为了掩盖入口,但霍老太说不是,因为那样的树在山上更加引人注目,那很可能是这里的工程使岩石层发生变化所致,那棵树最早应该不是那样的。
他们翻山越岭,再次回到大树后的入口处,开始按照当时我写给他们的提示,一个一个机关地再次经过。这次的结果更加不可思议,他们还是走了出来,但出口是在另外一座山上。
更奇怪的是,他们走过整条通道九九藏书网,一路看过来,发现通道内几乎没有设置任何机关的痕迹。这是闷油瓶最早发现的,他对所有的墓葬和机关都有很深入的了解,所以他的判断是可信的。也就是说,那些开门的暗号,似乎只是摆设而已,唯一的作用就是移开那些石门。
和我在四姑娘山遇到的机关问题是一样的,这是一个逻辑问题。
霍老太认为这根本不可能是骗局,一定是哪里出错了。
这非常奇怪,毕竟花这么大精力在几千公里外的四姑娘山里设置这么复杂的密码,而真正使用密码的时候,它却只是个摆设,这太不符合情理了。面对这种情况,他们反而更加不安,因为这意味着两种可能性,第一种可能性就是,这里确实没有机关,他们过于小心了,另外一种就是,这里的机关设置,超出了闷油瓶的经验范围。
当时,胖子也想到了之前我们在四川想到的那个问题,比如说,那会不会是一种错误的保护机制?因为毕竟所有开启这个古墓的人,都有记错密码的可能性,如果因为张家后人在传承上的某些失误,或因为战乱甚至更多的社99lib.net会因素使密码的家传信息缺失了一部分的话,至少他们的子孙不会因为错误地启动了机关而被祖先的机关杀死。
很快他们就发现,他们遇到的情况绝不会是第一种,但是是否是第二种,他们却又不敢肯定。
那种感觉我几乎能感同身受,就像你去参加一个非常残酷的选秀节目,得了第一名,却发现奖品只是一张奖状。
就是这一次的折返,让事情发生了让人无法理解的变化。
但他们没有细想,因为意义不大。他们砍掉了这棵树上的一些藤蔓,终于找到了入口。
一定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他们这么告诉自己。他们此时也意识到了,是否是我们给的密码错了,导致了这个结果。
突变发生在第三道机关,也就是我们在四川四姑娘山提供了错误密码的那道机关。仔细去想的话,那其实非常奇怪,因为胖子说,即使他们按错了机关,他们还是能打开那道石门,并没有什么致命的事情发生。
入口是在妖湖十几里外的深山之内,说是十几里外,其实也就是隔了一座山而已。胖子指了指湖对面的峭壁,说就是悬崖的另一面。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