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第十八章 颠覆前情的推测
目录
上部
上部
上部
第十八章 颠覆前情的推测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下部
下部
下部
下部
下部
后记
后记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上一页下一页
我道:“有个人告诉过我,当年的事件有着强烈的政治氛围,背景极深,甚至已经通天了。”
隔了好久,潘子才说道:“操他们奶奶的,这些我都没兴趣,我只想知道,如果你们的推测是真的,他们是把谁送进去了?”
这样的结构真的是自然形成的吗?我想到了三叔和二叔都没有子嗣,只有完全洗白的我老爹生了我。如果事情真如小花说的那样,那这就是一个“沉默的约定”——三叔进入这一行,作为背负一切的人;二叔作为备选,在暗中权衡;我老爹则完全退出。这样,在三叔这一代,那神秘的压力可能就不会那么大,再到下一代,我三叔和二叔都不生小孩,吴家和这个神秘压力的关系就完全断掉了。
我点头:“考古队这个名字在我们的脑子里先入为主了,我们一直认为是考古队就必须挖点什么出去。但是,也许九九藏书他们到这里来,根本就不是要挖什么东西出来。”
“不不不,我们从头想起,结合所有的资料。”小花道,“我们知道,那支考古队的规格很高,甚至受到了某位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潘子一拍大腿,也明白了。
“可是,霍玲也在其中啊。”我道,“难道她是张家人吗?”
“当然,我们现在只是推测,真相到底如何,要进到里面才能确定。”小花道,“无论是什么真相,显然都和我的上一辈有关系。我忽然有点明白为什么我的上辈中会有那么多人忽然想要洗底,放弃如此大的盘业不要,宁可让自己的子孙做做小本生意,也不愿让他们再涉足这个行业。这水也太深了。”
我压下心中的惊讶,摇着头问小花道:“张是天下第一大姓,难道是张大佛爷?”
“比起把一座古墓里的东西拿出来,九*九*藏*书*网把一具尸体送进去的难度可能更大。假设当年老九门的幕后势力同时也是考古队的幕后势力,那让霍玲的考古队把尸体送入张家古楼的很可能就是这个势力。一个是单纯的破坏,另外一个就好比是在螺蛳壳里做道场,后者对队伍的要求更高。霍玲出现在这里,并不稀奇。”
“不可用这个作为推论。在那个时代,改个名字太容易了,老九门的每个人,至少就有十几个化名。他们那批人最后的名字几乎都不是原名。”小花道,“另外,还有一种非常大的可能性,就是‘鸠占鸠巢’。被送进去的主,很可能不是张家的后人,可能张家古楼有什么我们所不知道的诡异作用,所以他们把尸体送了进去,那也能从另一个方面解释刚才三爷的问题了。”
小花点头:“他们是在送葬。”
“传承下来的那几家,无一不是有九*九*藏*书*网非常上头的背景,很可能也是身不由己。”小花道,“比起我们这些陷在这个圈子里不可自拔的可怜虫,吴老爷能布这么一个局,把你们洗白,真不是一般人啊。虽然说我爷爷解九爷在才智上一直是老九门里公认的奇才,但是在魄力上,还真是不如狗五。”
“你是说,为什么霍玲会在送葬的队伍里吗?”
“我说得简单一点。张家是个大家族,必然生活在巴乃村外,很可能是外省,如果张家人有人逝世,那么归葬的习俗会让他们来到巴乃,巴乃村里势必会有外人出现。这里有两个可能性,一个是外人的数量很少,尸体被偷偷地包裹着,另一个是棺材或者尸体非常沉重,外人的数量相对较多,甚至是一支送殡的队伍。”我点上一支烟,“前一种可能性不大,在这深山之中往返需要大量的物资,两三个人背一具尸体进山是不藏书网现实的,而第二种可能性的所有特征,和考古队的出现太像了。”
我摸了摸头上的汗,心说这真是我完全没有料到的状况。
我知道他说的是我和老九门里的其他几家。我道:“但是,不还是有很多家传承下来了吗?”
真的是这样吗?我听小花说着,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些灵感。我有很多事情并没有对小花他们说,他们并不知道解连环和我三叔之间发生的那么多事情,小花说我爷爷故意洗白,我一直以为是很轻松的过程,但是被他这么一说,我忽然就意识到,也许我想得太简单了。
“我的娘亲,你是说,那根本就不是考古队!我操,当年的考古队是到张家古楼来送葬的张家族人?”
“请三爷赐教!”
我道:“现在我们都知道了,他们可能不是要拿东西出来,而是要送东西进去。他们是在送殡,而送殡的队伍中有霍玲,霍玲并不姓九九藏书网张,但是,大家族出殡,还是会有很多异姓族人的。”
我和小花同时沉默了。我脑子忽然就有点僵硬,那不是思维混乱,而是思维极度清晰的僵硬。
同阿贵一起跟我们过来的云彩这时候跑来招呼我们吃饭,小花就对我道:“不聊了,几小时后一切就见真章了。如果失败了,那就直接在下头问我们的长辈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小花继续道:“我们一开始都认为,他们是在这里寻找张家古楼,并且从里面拿取什么东西。唯一的线索,就是那些铁块。”
想起来,这个布局也是相当有可能的事情。我狠抽了一口烟,心说,三叔,苦了你了,虽然你已经被掉包了。
首先从我家里的整个情况来看,我父亲是兄弟三人,我老爹是完全洗白了,二叔是一只脚在里面,一只脚在外面,三叔则继承了爷爷的一切,但是他是自学成才,我爷爷并没有教给他太多。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