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第十六章 胖子肚子上的神秘图形
目录
上部
上部
上部
第十六章 胖子肚子上的神秘图形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下部
下部
下部
下部
下部
后记
后记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上一页下一页
哑姐检查了半天,也查不出胖子到底是什么毛病。胖子所有的体征都是正常的,身上除了自己划的那些划痕之外,只有一些擦伤和淤伤,非常轻微。用潘子的话来说,他自己和姘头从床上下来都比这严重得多。
“要多少时间?”我道,“不如我们边下去边商量。”
“小三爷,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好好走吧。”潘子凑过来轻声道,他给我点上烟,然后站起来对其他人大吼道:“三爷说快点,别磨磨蹭蹭的,想不想发财了!五小时后还没准备好的,就留在上面喝西北风!”
潘子轻声道:“小三爷,这些孩子都是苦出身,我们在考虑事情的时候,要给他们留点余地。他们并不是炮灰,他们也都是人命。”
正说着,一边的胖子忽然就翻了个身,咂了咂嘴,挠了挠自己的裆部和屁股,喃喃道:“小翠,你躲什么啊?”
我点头,立即就想先回去收拾装备,没想到潘子一把抓住了我:“等下,你不能下去。”
我看着潘子,忽然心中就涌起一股奇怪的感觉,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我不知道胖子是靠什么在这么多裂缝岔路中找九九藏书到正确路线的,也许是他的运气好,或者是他一条一条地试探出来的。但是显然,通过这一条裂缝回去寻找闷油瓶他们,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我看着胖子身上的这些笔画,心中无限感慨。从他肚子上那么多血痕来看,这石缝里面的通道一定极其复杂,他用脑子完全记不住,所以只能选择这种自残的方式,将路线记录在自己的身上。
潘子和小花对看了一眼,显然有些犹豫,我道:“不能浪费胖子给我们带来的信息。”
我想起闷油瓶的古刀,心里不是滋味:“但是我们不能无限期地等下去,你们现在就去准备,五小时之后,我就去把他叫醒,问出消息后立即出发,如果问不出来,我们也必须出发了。”
潘子就点起一支烟,点了点头,对身边的几个伙计说道:“好,一切听三爷的。你们分头准备,五小时的时间。”
这就意味着,我又要进入到那压抑狭窄的空间内。我曾经不止一次发誓,绝对不会再让自己进入到那种境地中去,但是命运的玩笑却次次地告诉我什么叫身不由己。
“我们没有其99lib.net他办法,这是必需的措施。”潘子指了指我的脸,“你现在是三爷,你在就有希望,如果你出事了,那就真的完了。如果三爷都死了,你说这儿谁还会理我们。”
哑姐留下来照顾胖子,我和潘子走出帐篷,立即去找小花商量对策。小花正在和其他人交代什么,我让他和潘子到我的帐篷里来。
我心里叹气,跟着他们出去。
入夜后,这深山中的诡异妖湖上反而明亮起来,月光苍白地洒在湖面上,能看到对面的悬崖。乍然升起的明亮有一种妖异之感,反而使我们看不清石滩另一边裘德考队伍里的情况。
潘子就道:“这是三爷的朋友,说话规矩点儿。”
那几个小鬼都很兴奋,立即点头,小花带着他们分头走开了。潘子又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什么话欲言又止。
“植物人,什么植物?巨型何首乌。”皮包在边上笑,“这个吃了不成仙就撑死。”
我愣了一下,知道他说的很有道理。
我们把胖子肚子上的图案描了下来,花了将近两小时的时间,可见图案有多复杂。
因为很多人在,哑姐没有和我再说什么。我松了九九藏书一口气,但是也已经知道,她这一关,现在不过迟早要过,撑不了多久了。
“这一点如果胖子不醒过来自己和我们说,我们的考虑没有意义。”我道。
小花道:“有几点也是必须要考虑的。比如说,胖子到底被困在那缝隙里多少天了?看样子有可能困了几天了,那说不定在他刚刚被困住的时候,底下的人还活着,但是现在已经遇难了。他刚被救起的时候神志混乱,让我们去救,但也许已经来不及了。”
哑姐摇了摇头,忽然就笑了,一边笑一边扶额。我忽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不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想着我就要上去摇胖子,可被哑姐拦住了。
哑姐道:“现在的问题是可能性太多。他现在处于深度睡眠状态,深度昏迷就可能是脑损伤,但是他头部没有外伤,所以也可能是窒息导致的。最好的情况就是他过段时间自己醒,如果他一直不醒,那只能送他出去,到大医院去。”
小花按住我的肩膀,指了指帐篷外面,轻声道:“我知道你很急,但是我们准备东西也需要时间。”
“对,不管怎么说,我们得当成下面的人还活着去应对一99lib•net切。”潘子道,“如果他能醒最好,不能醒我们还是得下去。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怎么了?”我问道。
“哟,三爷您随便从地里一刨,就能刨出个朋友来,不愧是三爷。”皮包道。刚说完,他就被潘子一个巴掌拍翻在地。
一进帐篷,我就掩饰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对他们道:“我们现在必须马上下去!”
“别急。”小花道,“越是这种情况,越急不来,必须把事情分析透了,才能决定该怎么做。”
小花也懂一点医学方面的东西,和哑姐讨论了一些可能性,都被否掉了。“植物人也不过如此。”哑姐道,“我们现在没有仪器,没法测试他是否有脑损伤。但他现在好像是处于一种植物人的状态。”
哑姐愣住了,看了看我。我也没反应过来,隔了好久,我才问道:“植物人会有这样的举动吗?”
我没心思看潘子教训手下,问哑姐:“还有没有其他可能性?”
潘子道:“小三爷,我们是下去救人,必须准备妥当,否则不仅救不了他们,还可能把自己也搭上。”
潘子递给我一支烟:“五小时后,我和花儿爷带一半的人下去,九_九_藏_书_网秀秀和皮包留在上面,如果我们出事,好歹还有一次机会。”
我知道他们说的有理,只好焦虑地坐下。小花指了指外面:“我们出去商量。对于这群新伙计,如果我们在帐篷里自己商量,他们心里会起疑的。”
“为什么?”我一下就急了,“要我在上面等,我宁可下去。要不这样,我和你下去,小花留在上面。”
但是胖子就是不醒,眼睛睁得死大,像死不瞑目一样,人怎么打都没用,完全没有反应。我们费了好大的劲才把胖子的眼睛合上。
小花把其他人叫过来,把样式雷和胖子肚子上的路线图全部摊在帐篷的防水布上。从样式雷和胖子肚子上的路线图对比可以看到,两者完全没有共通之处。根据胖子路线图上的路线可以推断,这座山的岩层里有非常复杂的自然裂缝体系,犹如蜘蛛网一般,其中有一条似乎通往闷油瓶他们所在的区域。而闷油瓶他们是从样式雷标示的路线进入的,也就是说,这些裂缝在山体岩石中,和样式雷标示的路线是相通的。
“让他睡会儿。”哑姐道,“如果是刚才那种打也打不醒的睡法,说明他可能很久很久没有睡过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