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第十二章 张家古楼里来的人
目录
上部
上部
第十二章 张家古楼里来的人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下部
下部
下部
下部
下部
后记
后记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上一页下一页
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去看了看这个人的手。这个人的手已经像一只充满了液体的橡胶手套,但没有发现手指奇长的现象。
我忽然觉得有些不妙,好像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我立即快速追问:“回答我,那个人有没有纹身?”
但是,这真的是人吗?我看着这个“人”,有一种强烈的想作呕的感觉。他身上所有的地方,整块整块的皮肤都凹陷了下去,看着就像一只从里面开始腐烂的橘子,但是仔细看就能发现所有的凹陷处,皮肤下面似乎都包着一泡液体,乍一看去,这个人似乎已经腐烂了很久。
难道,那两个奇怪的影子,原型就是这样的人?
“怎么会这样?”潘子问。
但他却是活着的。我看着他的眼睛,他也正看着我,而他显然已经动不了了。
我想了想,问道:“那个人身上有没有纹身?”
地上有一盏油灯,我看到油灯下,一团面粉袋一样的东西正躺在草席上,边上有一个医生一样戴着眼镜的人。
小花当时觉得我似曾相识,但是又想不起来我是谁。
我和潘子打了个九_九_藏_书_网招呼,说明了情况,潘子就跟着我们,从那条熟悉的小溪边绕了上去。夜晚的天非常清凉,月光照在清澈的溪水里,到处是虫鸣之声,让人不由得又想起了半个月之前的情形。
是闷油瓶?我心说,难道他又戴上了人皮面具,在里面换掉裘德考的人,掉包出来了?
裘德考对看门的人做了一个手势,就把我们带了进去。一进去,我就闻到一股无比刺鼻的药味儿。
“他的身体是怎么回事?”
我凑近那个人,问他:“你别害怕,回答了这些问题,我也许可以救你,但你一定要如实回答我。你是从一具尸体上找到这把刀的?”他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但缓缓点了点头。我又问道:“这个人的手指是不是特别长?”
刚才的一刹那,我忽然看到了一种熟悉的神色,从他眼睛里闪了过去。
这个人的眼神无比的绝望,我可以理解,所有人在这种情况下,肯定都不会有神采飞扬的眼神。但是在这绝望之中,我明明看到了一丝熟悉的感觉。
我看到的是一个姿势无九九藏书网比诡异的人,他的体内好像完全融化了一样,两条胳臂死死地垂在身体两侧,身上凹陷的地方都破了,黑色的液体流满了全身。
“我派了七个人下去,只有他一个人出来,出来的时候还好好的,三天后开始发高烧,之后变成了这个样子。”裘德考面色铁青,“就是他带出了那把刀。他告诉我,他进入到了石道的深处,在遇到带刀尸体的位置,他和其他人分开,其他人继续往里,他把刀带出来治我,结果继续深入的人再也没有回来。”
另一件,是在阿贵家另一幢楼的二楼窗口,我也看到了一个和这个人姿态很像的影子。
裘德考的人住在村的上头,可能是人数太多的原因。村子往上部分高脚楼分布得非常密,适合很多人同时居住,可以互相照应。
我松了口气,就算真是闷油瓶,这种衰样肯定也COS(扮演)不出来。更不可能是胖子,胖子的眼神不仅能表示是或不是,唱《十八摸》都没问题。
肯定不是,这一定不是闷油瓶,他的眼神太有特点了,不可能只是让我觉得熟悉http://www.99lib.net。而且,他们是裘德考的人,如果闷油瓶知道裘德考要下来,还知道裘德考会派这个人下来,他再做好人皮面具,然后掉包出来,那闷油瓶得长八条腿才行。
那个医生摇了摇头。我凑上去,不由得吸了口凉气——那草席上的一团“东西”,竟然也是个人。
我抓不住这种感觉,但我可以肯定它很熟悉,我在某段时间里曾经看到过,而且印象很深刻。
这种感觉如此强烈,以至于我看着那个人朝我走来却没有后退。我看着他的动作,冷汗冒了出来,接着,我就回忆起了两件事情:第一件,是楚哥给我的那张奇怪的照片。那张照片里,在一扇屏风后,拍出了一个奇怪的影子。
这是我在大闹新月饭店之前和小花碰面的时候,小花看着我的眼神。
刚问完,那个人忽然睁大眼睛,好似认出了我,挣扎着要起来。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整个胸腔起伏,不停地发出已经不成人声的咆哮。
躺在草席上的人还是没有反应,但他还是看着我。我盯着他的眼睛,正搜索想要得到的答案九九藏书,忽然,我发现这个人的眼神很奇怪。
上去之后,我才发现整个村子的上头几乎被裘德考的人占满了。到处灯火通明,所有的院子里都摆着大圆桌,到处都是成箱的啤酒和赤裸着上身吃东西的老外。显然,这儿大部分的房间都变成饭店里的后厨了。
他看着我,没有反应。
我看了一眼裘德考,裘德考也没有反应。潘子说道:“他也许没注意那个人的手呢。你问问其他特征。”
看到裘德考过来,几个喝得站都站不直的老外就拿起啤酒对他大喊:“Boss,come on!Don't be too upset!(老大,过来一起喝,开心一下!)”
裘德考没有理会,径直绕过这个大排档,到了这排房子的后面,气氛陡然一变。我看到一幢非常冷清的高脚楼,很小,似乎只有一间屋子。门口有两个人,一脸的严肃。四周也没有喝酒的人,只有一盏昏暗的白炽灯照着这屋子的门脸。
我仔细一想,终于想到了答案。
当我看着他站起来在我面前朝我咆哮的时候,我惊呆了。
那个戴眼镜的医九-九-藏-书-网生摇头:“不知道,我只能说,他的身体正在融化成一种奇怪的液体,从内部开始。”说着,他用一支针管戳了一下那个人的手臂,凹陷处的皮肤立即就破了,一股黑色的液体从里面流了出来。
我看着那个人,他也死死地看着我,他一定在拼命回忆,难道他和小花一样,觉得我面熟?
这个人看着我,竭力叫着,想朝我扑过来,但是才动两下就摔倒在地,再也不能动了。我浑身冰冷地看着他,但很快就坚持不住了。
所有人都被他吓了一跳,看着他竭力以一种无比诡异的姿势爬了起来,医生想将他按倒都没有成功。他不停地挣扎,身上凹陷下去的地方破了好几处,黑色的脓血往外直流。
这种景象!
“你要问就快问吧,”裘德考说,“他的时间不多了。你可以问他问题,他无法问答,但是能用点头和摇头表示。”
倒斗也能搞活经济,我心说,一个找不到的好斗能富一方水土,在这里倒也体现得淋漓尽致。
但是我丝毫不觉得害怕,而是有另一股更可怕的感觉冲过我的全身。
“怎么样?”裘德考问那个医生。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