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第八章 我的名字叫潘子
目录
上部
上部
第八章 我的名字叫潘子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上部
下部
下部
下部
下部
下部
后记
后记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贺岁篇
上一页下一页
之前我虽然用陈皮阿四占了先机,但是看真本事还得看怎么处理这些账本,把钱收上来,这是最实际的。既往不咎不是三叔的性格,别人会怀疑的。
我用眼神问小花:怎么样?他来到我身后,低头在我耳边道:“伤口裂了,别担心,我的人把他送医院了,您快点完事,再去看他。”说话的时候,同时拍了拍我,意思是:继续!
一下子,骚乱的人全部把目光投向我。我起身冷笑着拿出第一本账本,刚想朝那个人脸上摔出去,忽然冷汗就下来了。
然而,让我预料不到的情况出现了,那烟灰缸竟然砸在了潘子的头上。他竟然没有伸手去接。
房间里本来就鸦雀无声,一下所有人的眼神都看向我,我顺手操起桌子上的烟灰缸就朝潘子砸去。
在导演潘子原来的安排中,这一步要用一只烟灰缸砸他,表达对三叔不在这里的时候主持工作的潘子的责备,于是我看着看着,忽然就猛地把一本账本合上,往桌子上一摔。
九九藏书明白了他的意思,是让我不要乱。我只得硬生生忍住。小花率先冲了过去,同时下面的人就炸了,一下全拥了过来。
也不知我的想法是否正确,不过现在已经不重要了。我挑出了几本一定有问题的,就准备开演,但是第一步不是飞账本,而是要表达强烈的不满。
我开始以为这是一个电话簿样式的账本,但是我打开之后,发现这真的就是一本电话簿,里面全是各种号码,完全没有账目。
烟灰缸直接摔到地上砸得粉碎。我脑子一僵,心说潘子你竟然开小差。这时就见潘子身子一软,从椅子上摔倒在地上。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整张椅子上竟然全是血。
这些事情其实我都做过,但我是小老板,三叔收账的伙计也不敢对我怎么样。今天的这些问题,肯定是下面的盘口听到三叔出事的风声之后,都捞了不少,如今临时做的假账。
不过看着账本上各种巨大的吞吐数额,我就不禁汗颜,有一种http://www.99lib.net无地自容的感觉。以我那小铺子的营业额,如果我不是三叔的侄子,我肯定已经从盘口的名单上被踢掉了。
翻账本的时候,我还在账本堆里发现了一本奇怪的东西。
你他妈还真不要命,我心说。我暗暗捏紧了拳头,心中忽然非常后悔,也许我就不应该再去找他。他好不容易能从这行走出去,如今又回来拼命,我太自私了。
潘子不知道鱼贩带的根本不是账本,这是小花做的一个局。
所有账本都是用暗语写的,类似于那条让我卷入一切的“鸡眼黄沙”的短信一样,各种暗语层出不穷,稍不留意,还会以为是写砸了的武侠小说或者修炼秘籍,我能够看懂这些暗语,再怎么说,我也是三叔底下一个小盘口的小老板,整套体系我都有学过。
这一步做完之后,只要我在这整个过程中没有被人戳穿,“三爷已经回来了”这个概念就会变成事实,以后我不用经常出现,只需要回杭州去,潘子九*九*藏*书*网就能慢慢把局面撑起来。
从目前的状况来看,最要紧的两点是,我自己不能露出马脚以及快速并合理地完成这些步骤,让别人觉得合理,不会觉得三爷有问题。这些人跟着三爷好几十年,对于他的畏惧已经是习惯了。
在事情出现问题的时候,人往往会有三个选择,一个是继续坚持,一个是立即就走,还有一个是保持不动。我和小花早就约定,他会用几个动作,作为三种情况的暗示。
那是一个电话本,在所有账本的最下面,是那个鱼贩交上来的(或者说是潘子抢上来的)账本。
想着,我决定立即开始摔账本,然后迅速离开,于是我用手指敲了敲桌子。
人群立即大乱。我脑子嗡了一声,立即就站了起来。小花一下就从我面前走过,在经过的一刹那看了我一眼。
按照剧本,潘子立即就会接住烟灰缸,之后我立即起身,用最快的速度把账本对应着一个一个拍到有问题的人的脸上,然后秀秀带着我离开。之后的九-九-藏-书-网事情,小花和潘子就会搞定。
我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明白刚才的想法是错的。
潘子算过,如果计划顺利,三叔不在时少收的钱基本上能回来大半,那是个大数目。
我想着之前的计划,心中暗骂,看来在以前,三叔本人在这种情况下是不理会潘子的,他会继续处理账本。如果我忽然离开,显然和三叔的性格不合,这会让人觉得三叔心里没有底了。
伤口肯定是刚才扭鱼贩的时候裂开的,回来抽烟是为了掩盖血腥味,他知道自己要顶不住了。
而现在就是重头戏上演的时候,成败在此一举了。
也就是说,潘子只是看到他口袋里有本子,就以最快的速度抢过来给小花,小花立即谎称这是账本。其他的人一看,鱼贩嘴巴这么硬,还是带了帐本,说明他同样忌讳三叔。妈的,和之前他自己说的不一样啊。其他人立即觉得造反不靠谱,就当墙头草倒向我们,等鱼贩反应过来,所有的账本都已经交了上来,鱼贩的计策已经失败了。
之前的紧九-九-藏-书-网张,此时忽然变成了一种无奈。
其他人都被这场面吓得蒙掉了,谁也没有阻拦。我原以为鱼贩会在这个时候发难,但他也没有什么反应。我看他的眼神一直瞟向那个中年妇女,中年妇女也看着他,两个人不停地交换眼神。
昨晚练了很多次,我准头很好。我看着潘子,身上所有的气都提了起来,就等他接住烟灰缸的一刹那。
账本我完全能看懂,其中的问题我却看不出来。既然敢交账本上来,账目显然是做平的,三叔能从很多小细节中看出猫腻,我显然没这个本事,只能从一些小地方来揣测。比如说,整个账本的墨迹全都很新,那肯定是昨晚连夜赶出来的。比如说里面的纸很旧,但封面很新,那肯定是旧账本换了皮的。
小花探了探潘子的脉搏,立即把潘子扶了起来,对门外大叫。他带来的几个人马上赶过来,把潘子抬了出去。小花跟出去交代了几声才回来,西装上已经全是血。
昨天一定是个不眠夜,呵呵。不知道为什么,我心中总有一股快感。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