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王墓的尽头
目录
第一百六十章 王墓的尽头
上一页下一页
胖子将照明弹射了出去,空荡荡的洞中立刻一亮,只见白森森的光线中,在下方的窄坡上,倒着一具女尸,看身形十分肥胖,静静地一动不动。她被刺眼的白光一照,突然像是被通了电,在原地腾地坐了起来。
Shirley杨见此情形,对我说道:“人死后尸气憋在体内,会腐烂肿胀,这具尸体至少死了有两千年,就算保存得再完好,也不应现在才开始被尸气所胀?”
这间墓室没有太多人工的雕造痕迹,是一个天然的白色洞穴,空间也不甚大,四周地白色石英岩造型奇特,有不少窟窿,洞中也非通达,白色的天然石柱林立,有些地方极为狭窄,这时我们一心想找献王的棺椁,暂时也没去考虑怎么回去,在这“献王墓”最隐秘的核心墓室中,鬼知道还有什么东西,三人没敢分散,逐步向前搜索。
这一来胖子也笑不出来了,仔细一看,那壁画上的妇人比平面凸出来一块,似乎画像下就是砌有一具尸体,而且好像是和白色的石英岩长为一体了。“是她在活动吗?”胖子对我:“反正这面墙壁也挡住了通往墓室地的去路,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咱不是还有炸药吗?给它放个土飞机,墙里就算有什么东西,也都炸个干净。”说着就放下身后的背囊,准备炸药。
胖子见我神色慌张,知道并非作耍,立刻从背囊中取出家伙,将信号枪装填,Shirley杨一指右下方:“在那边,五点钟方向。”
胖子顺手把雀翎玉衣掏了出来,发现质地精美绝伦,都用金丝穿成,我见棺内更无多余地东西,便用伞兵刀在里面刮了一下,连尸泥也没有,看来这确是一口空棺,如果是尸解腐烂尽了,至少也会留下很薄一层朱红色的泥土。
Shirley杨和胖子一起摇头:“太快了,都没看清楚,只见眼前白影一闪,要不是躲得及时,也都一并被砸下去了。”我们的位置处在九九藏书网白色大空洞的顶端,下面黑得已经看不到来路,刚才那白色的东西就翻落到下面的黑色之中。我对Shirley杨和胖子说:“刚才……献王老婆的绘像突然活了,险些将我掐死,快打颗照明弹下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这时洞中的光源仅剩我们三人身上地射灯,大群“尸蛾”裹夹着尸粉的烟雾,都朝我们这里飞了过来。虽然我们配备有防毒面具,但是胳膊腿都露在外边,碰上一点尸粉就会中毒,只好扭头往上奔逃。原本拦住去路的白色石墙,赫然露出个人形缺口,这个缺口似乎是天然形成,为了封闭上,所以才用那妇人的尸体填了上去。那里可能就是最后一层的墓室,我抄起落在门口的铜镜,招呼胖子二人向里退去。
胖子看到此处说:“月亮圆的时候,确实是林中猴子们的发情期,它们不要母猴,却专要女人,我看这也是叫当地人惯的,原来咱们还错怪献王了,看来他也是一心救民于水深火热之中,是位好领导啊。”
我们检视身体裸露的地方并没有沾到尸粉,这才安心,打量四周,置放着数件奇特的器物,看来这确是最后的一间墓室了,但那些东西都是做何用途,一时无法辨明,想起刚才慌乱中搬了附近一口铜棺挡在墓室入口,均想那该不会就是献王的棺椁吧?不过体积很小,形状奇特,重量尚不足两百斤,极为奇怪,于是举着“狼眼”回身去看适才那口铜棺。
原来身后拍我肩膀的人是胖子,胖子问道:“胡司令你刚才那造型摆得不错啊!抬头挺胸的,有点当年大跃进时抓革命促生产的那副劲头。”
胖子不失时机地讥笑我又在做白日梦,我对胖子和Shirley杨说:“要是做梦,这他娘的又是什么?”说着平举手臂,让他们看我胳膊上乌青的手印。我继续说道:“我早就觉得这献王墓形势诡异,有很多不应该在仙九九藏书网穴中有的东西。这面墙中必定有鬼。”
这些情形发生得过于突然,谁都没搞清楚状况。我脖子和臂骨痛得火烧火燎,忙问Shirley杨和胖子:“刚才掉下去的是什么东西?”
我觉得呼吸困难,手足俱废,右手的冲锋枪说什么也举不起来。身后的胖子和Shirley杨应该很快就到,但是恐怕再有两秒钟,我就得先归位了。
我见墓室中并没有显眼的棺椁,虽然真尸与影骨的位置理应重叠,但这最后的墓室地形奇特,极难判断准确位置,如果献王的棺椁藏在某处,倒也不易发现,只好奈着性子,仔细寻找线索,这时听到Shirley杨的话,举目望向那“天乩图”,顿时一怔,忍不住奇道:“这不就是西藏密宗的观湖景?”
一路上不停地消耗物资,胖子的背囊本已空着一多半,他在墓里看见什么抄什么,这时仍然是鼓鼓囊囊的。最上面放地就是那面铜镜。我心想这面镜子既然能镇尸,用来照照鬼不知能起什么作用,于是一弯腰顺手拿起铜镜,转身用铜镜去照那妇人的绘像。
外端的墓室中有几副简单的壁画,与外边那些精美的大形彩绘截然不同,构图用笔都极为简单,似乎都是献王本人亲自描绘,内容令人大为震惊……
死人体内生出的蛾子比起寻常的飞蛾,具有很高地侵略性,生命力也极为顽强,见光就扑,体内都是尸粉,沾到皮肤上活人也会起尸癍。从那妇尸体内涌出的“尸蛾”数以千计,她生前一定被人做了手脚,体内才会生出如此之多的尸蛾。凭我们的装备,根本无法消灭它们。
这时Shirley杨也跟了上来,见此情形,便也问发生了什么事。
那女尸胀得极快,皮肉在顷刻之间,已被撑得半透明了,尸身终于砰然破裂,无数飞蛾从里面喷散飞将出来,这些蛾子有大有小,扑扇着翅膀,都涌向附近的照明弹,立99lib•net即就将光线埋没。
开始的部分,都是关于“献王墓”的建造经过,据画中所绘的是献王如何在遮龙山剿杀邪神,降伏当地夷人,画中邪神身着竹叶般的服饰,面貌狰狞凶恶,遍体生有黑毛,躲在一个很深的山洞里,大概就是我们见到的那些“山神”骨骸了。
Shirley杨说道:“山神的骨骸,加上蟾宫、玉胎等神器,都被封入了遮龙山的毒龙体内,这毒龙肯定就是那只大虫子了,画中的内容和咱们推测的几乎相同,后边就是些改换风水格局的内容了,这也没什么,最奇特的就是这里,描绘的是献王占卜天乩,还有他所见到一些异象的内容,他痴迷长生之道,恐怕其根源就在这里了。”
刚一转身,还没等将那面镜子举起,立刻觉得脖子上一紧,又被死死掐住。这次力量比先前更狠,也就是一眨眼的工夫,半点声音也发不出来了。胖子和Shirley杨在我身后翻找炸药,对我被无声无息地掐住,竟然丝毫也没察觉到。但是我这次看清楚了,掐住我脖子的手,正是这面墙上的妇人。
对方用力太狠,竟然破壁而出,否则再过个几秒,我就已被它掐死。这时我的身体也在不由自主地往后翻倒,忽然有只手将我拉住,我定睛一看,原来是胖子。他和Shirley杨避开了先头滚下去的东西,见我也翻倒下来,就顺手将我拉住。
这许多扑火的飞蛾来势汹汹,而且四散分布,难以大量杀伤,特别是在近距离一看,那些蛾子身体似乎还有几分酷似人形,更是令人毛发森森俱竖。胖子手下不免也有些发软,待炳烷消耗光后,打算头也不回地蹿入尽头处的墓室,不料慌乱中脚下踩了个空,从最高处的坡道上掉了下去。饶是反应够快,才有胳膊架住土坡的边缘,没有直接摔到空洞下方,这种小小情况,本奈何不得他,不过胖子脚才踩不实,便觉得心虚九-九-藏-书-网,立刻大叫:“胡司令,看在党国的份上,快拉兄弟一把。”
我对Shirley杨说:“怎么现在你还有空关心这些问题,不过她好象不是尸气膨胀,而是……体内有什么东西。”
就在我被掐到失去意识的时候,突然觉得面前的这堵墙塌了,从墙中蹿出一个东西,巨大的力量将我扑倒,顺着空洞中的旋转坡道倒转了下去。我脖子上稍微一松,终于倒上来了这口气,往后滚倒的同时,将那掐住我不放的东西向后蹬开。
脖颈被紧紧箍住,头被迫仰了起来,只看到上面白花花的石英岩,完全看不到对面是什么东子在掐我。这是背后猛然被人拍了一巴掌,我“啊”的一声叫出声来,手腕和脖子痛得快要断了,然而那掐住我脖子的手却像梦魇般消失了。
被献王开窍成妖邪的山神,有几件神器,其一是个玉胎,如同我们推测的那样,玉胎象征着一种古代生殖崇拜,据说每月逢月圆之时,当地夷人都要贡奉给山神一名女子。
Shirley杨问道:“你不是带着一些开过光的护身符吗?”
铜棺是木铜相混合,整体呈棕黑色,是桢楠木打造,嵌以构造复杂的铜饰,四面都有镂空的微缩庭台殿阁,顶部铸有一只巨大的铜鸟,棺盖没有封死,里面没有任何尸体,只有一套雀翎玉衣。
由于尸蛾飞得很快,片刻就已经扑到背后,胖子只好用最后的炳烷喷射器,喷出一道火墙阻击,不料这些尸蛾极为悍恶,被火焰烧着,仍然向前猛冲,直到翅膀烧尽,才落到地上,还在不停的扑腾。
我们蹿入人形缺口后的墓室中,也来不及细看四周地环境,只是急于找东西挡住那个缺口,左侧有口不大的梯形铜棺,三人顾不上多想,搬起来就堵到了缺口上,大小刚刚合适,有两个略小的缝隙被胖子用黑驴蹄子塞了上去,虽然我们动作已经快到了极限,仍然有数十只尸蛾前后脚钻了进来,不过数量99lib•net不多,便不会构成威胁,都被用工兵铲拍成了肉饼。
Shirley杨说:“空棺有可能是件摆设,我想其象征意义远大于实用意义,但是它是用来象征什么的呢?这只大鸟象是凤凰,也许这是装凤凰胆的?”
胖子吓得原地蹦起多高,我心中也是一凛,已把“芝加哥打字机”对准了目标,这女尸怎么会嵌在墙里?我对胖子说:“这婆娘乍尸了……”
我对Shirley杨说道:“也可能就是装献王他老婆的,按影骨的位置推测,献王的棺椁就在这墓室地东面,而且你看这墓室中的器物和壁画,献王全部的秘密,应该都在这里了,咱们立刻给这里来个地毯式搜查。”
而话还没说完,才看清楚,原来那妇人的尸身并非是坐了起来,而是因为身体在逐渐膨胀变鼓,象是个正在不断充进空气的气球,显得那女尸越来越胖。
脖子一被掐牢,手脚都使不上力,所以上吊的人一踹倒凳子,双手就抬不起来了,这时候我想发个轻微的信号求救都做不到了。
我骂道:“放你娘的狗臭屁,你的原则和立场还要不要了?我发现你现在有点人妖不分了,你这种倾向是很危险的呀,你好好想想,他是干掉了两只一个月吃一个女人的山魈,但他把两万多夷女都做成了虫子它妈的事怎么不画?”
我本已退入尽头的墓室,见胖子失足踩空,挂在了半空,只好和Shirley杨又掉头回去,边对他喊:“请再坚持最后两分钟。”边连拉带拽将他拖了上来。这时候继第一波被烧得七零八落的尸蛾之后,第二波剩余的数百只又席卷而至。
我摸着脖子茫然若失,根本不知该怎么形容,只是大口地喘着粗气。我缓了半响,才把刚才那短短几秒钟发生的事情对他们说了。
我拍了拍胸口那些玉佛挂件:“这些东西蛋也没有,要不是老贵,我早就扔路边了,留着回去打给那些洋庄算了。以后我再戴我就是他妈孙子。”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