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夺魂
目录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夺魂
上一页下一页
我心中一直反复在想那灼热的火焰气息,造型奇异的铜人,也没怎么去注意大空洞中的画像,顺着盘旋的坡道向上行了一段,在终于想了起来,大约十年前的事了,人道是:“十年弹指一挥间,尤忆当年烽烟里,九死一生如昨……”
我心里这么想着,甚至还没看清那画中妇人的服饰相貌,便觉得手腕上突然一紧,如同被铁箍牢牢扣住,急忙向后缩手,但是被扣得极紧,根本挣脱不开,顿时觉得疼入骨髓,低头一看,只见一只白生生的人手,从对面那妇人绘像中伸了出来,捉住了我的手臂。
环壁四周都画满了大型彩色壁画,汉夷色彩与宗教色彩兼容并蓄,王者之风与仙道的飘逸虚幻共存,这是从未流传于世的一种绘画风格,近距离一看,更觉得布局周密,用意严谨,直教人叹为观止,我估计就冲着这么精美的墓内壁画,献王墓的核心也该不远了。
我们自从入葫芦洞开始,一直到现在,差不多已经连续行动了十几个小时,精力和体力消耗掉了不少,不过目前总算是有了些眉目,想到这里精神均是为之一振。、
我一边拆剥裹尸白锦,一边对Shirley杨简略说了一件发生在不久以前的事,“夺魂”的巫刑一直到战国时期才绝迹,有一次在潘家园古玩市场,突然冒出来几件东西,是河南安阳的一个老农,他拿了一百多枚奇形怪状的骨器要寻下家,那些东西有点象是“骨针”,不过更粗更长,中间是空心的,九*九*藏*书*网都装在一个全是古字的古瓦罐里。
那人手五指细长,而且白淅没有半点血色,是只女人的手,但是力量奇大,难道这堵墙是献王老婆埋骨之处,剧疼之下,来不及抬头再看对面壁画有什么变化,只好忍着疼吸了口气,用另一只手举起芝加哥打字机“,miai的枪口还没抬起,从壁画中冷不丁又伸出一只手,如同冰冷的铁钳,死死掐住了我的子,窒息的感觉顿使眼前发黑。
不过此时我正盯着“木椁”中的火光发愣,对胖子的话充耳不闻,隔了半晌才回过神来,总觉得有一件重要的事,始终却想不起来,其实我也不知是想不起来,还是不忍心去想,越想头就越疼,便尽量不去想了,我转身对胖子和Shirley杨说:“中层墓室上方,是个大空洞,献王就肯定在最上边悬着,位置与木椁中的影骨相对应。”
我对Shirley杨说:“现在我可以打保票,虽然献王墓布局奇诡,但既然下层有影骨,那必定是分为天门、地户,使龙势潜伏待起,这是一个虾尾、蟹身、金鱼眼构成的三层水墓,献王真正尸骨的位置,一定是与木椁中的影骨完全重合,既然已经确认了影骨,就可以直接须藤摸瓜去掏献王了。”
我又利用Shirley杨的飞虎爪,上到墓顶剩余的那段铜梁,将遮住里面白色岩石的破碎墓砖清除,着实费了不少力气,上方白色的岩石面积逐渐增加,露出一个又长99lib•net又窄的橄榄形入口,摘下手套伸过去一试,有嗖嗖的阴冷气流,再用“狼眼”手电筒往上照了照,上方墓穴的高度难以确认。
抬头看那墓顶那里断裂的铜梁,由于光线不足,一时难以看清上面是否有空间,只是在断梁处,隐隐有一大片白色的事物,我见头盔上的射灯不管用,又取出“狼眼”这才看清楚,原来墓顶暴露出来地部分,是一种和阴宫外墙相似的花白石英,大约就在“影骨”的正上方,若是不知上边可能还有一层墓室,根本不会察觉这微小的痕迹。
随后我攀着腐烂的“木枋”爬回了中间的墓室,那九蓝幽幽的“长生烛”尚未熄灭,东南角地三支蜡烛,也仍在正常的燃烧着,光亮虽弱,却令人顿觉安心。
结果正好有俩日本人看上眼了,当时就要全部包了,没想到这时假雷子来了,连人带东西全扣了,原来是这老农的老家,有人见他挖出古物觉得眼红,把这件事捅了出去,一直追到北京,后来听说他挖出来的一罐子“骨针”,就是商代用来施行“夺魂”巫刑的刑具,现在这东西,就落在河南当地的博物馆了。
而我则先上去找一找“金鱼眼”,上去前我特意叮嘱Shirley杨让她看好胖子,务必要先点燃了青铜椁里的棺木,然后再取走铜镜,Shirley杨点头答应,将“飞虎爪”交给了我:“你自己也多加小心,别总那么冒失。”
“尸变”可分为数种,有些是尸起。九*九*藏*书*网新死不久的死人,突然起来扑着阳气追人;有些则是尸体亡而不腐,虽然死亡已久,但是头发指甲还在缓慢生长;还有些尸体由于风水不好,埋在地脉滞塞的所在,身体生出细毛,在墓穴内化而为凶;另有一种尸体埋进地下后,被些成了精的老狐狸、黄鼠狼或者瘟神、旱魃、恶煞所付着,更是能为祸一方,危害极大。
我的确是曾经见过这种服饰姿势奇异的铜人,只不过它们……那是在昆仑山下飞雪满天的康巴青普……
我心中暗骂不止:“献王既使死了,也仍然要把自己放在阴宫的最高处,他对权力和仙道的执着程度,已经到了变态的地步。”我心里仍然记挂着“木椁”中的同伴,见已确认了入口,便缚好绳索和岩楔,重新回到中层墓室的地面,只见下边的“木椁”中火光闪动,知道胖子他们也得手了。
胖子在旁补充道:“我琮特意打听来着,这套夺魂针搁现在,一根就能换一辆进口汽车,当初我们眼力不够,要不然……要不然现在进去蹲土窑的就是我们那伙人了。”
在这王墓青铜椁中的尸首,就完全具备了“尸变”的迹象,我想既然遇上这种情况,如果有条件的话,应该想方设法将有尸变迹象的尸体销毁,这样做于人于已,都有好入,算是补回些亏损地阴德,当然若是遇到僵尸中地“凶”,那还是趁早溜之大吉为上。
胖子被那些画中人物看得发毛,拿工兵铲去胡乱挖下来几只水晶石眼,但是壁画规藏书网模庞大,人物上百,一时又哪里挖得过来,只好尽量不去看那些画像的眼睛,免得心生惧意。
我已经将棺中尸骨上裹的白锦全部拆掉,一双人腿赫然露了出来,干瘪的皮肤都是紫褐色,上面全是点点斑斑的圆形黑痕,这大量黑斑应该就是被夺魂针刺进血脉的位置,我对Shirley杨和胖子说:“放尽血的同时还不算完,据说还要给受刑的人灌服大量牛、羊、鸡之类,混合在一起的畜牲血,这些血都被加入过雀眼和尸鼠那类早就绝迹的东西,反正就是把活人变成僵尸,待咱们清查彻底之后,为了防止尸变,最好将这两条干尸腿,还有那青铜椁里的棺木,都一并烧毁。”
Shirley杨说:“这么说来,夺魂,是一种放尽人血的酷刑了?”
不一会儿,胖子和Shirley杨就从底下爬了上来,那面铜镜算是到手了,这是继天宫后殿的玉函后,第二件最有价值的战利品,胖子见面就问:“青铜椁里的干尸的确没有腿,有石腿代替的,怎么样胡司令,你在上边见到有值钱的明器吗?”
一时各种杂乱的思绪纷至沓来,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空洞最高处,领先了胖子和Shirley杨一个转弯的距离,尽头被一堵白色石墙封死,我抬眼一看,面前那墙壁上绘着一位妇人,这八成是献王老婆的绘像吧?
谁也不想在死人长眠的阴宫中多做停留,说完便分头用绳索攀上三米多高的墓顶,钻进我先前清理出来的入口,圆形的空洞太九*九*藏*书*网高了,在下面根本望不到顶,这里没有任何其余的砖木材料,一水的全是白色石英岩,环绕着空洞的墙壁。
画中人物都是怒目天神,几乎与常人比例相等,皆是俯首向下凝视,似乎正在注视着洞底的来者,他们的眼睛全是三层水晶,莹石镶嵌,流光纷呈,随着我们位置的移动,画像的眼神光芒也在跟着移劝,总之这种被众多画像盯着看的感觉非常不好。
那老农说是在地里挖出来的,由于上边有甲骨文,当然他并不认识,但他家那一带地区,出土过很多有价值的文物,他只是觉得这些“骨针”能拿到北京来卖大钱,当时我们有不少人看见,但是当时假货太多,谁都吃不准,毕竟这东西的年头太古老,谁也没见过,甚至不清楚那是什么。
三段尸体都已验明,棺内没有任何多余的事物,只要再烧毁青铜椁里的尸体,并确认棺内只有上半身,那就完全可以证实我们的推断了,上面墓室里剩余的两具棺椁,就都没有再开启的必要了。
我进行了简短的部署,让Shirley杨和胖子先留在“木椁”烧掉这两具尸体,一则破了“献王墓”地布局,二则免得将来这青铜椁里的尸体发生“尸变”,当然还可以顺手把那面铜镜取走,以后总会用得到的。
粗略一看,似乎上面是个圆形大空洞,与外边水潭处的漏斗地形相似,不过这是人工修的,规模要小得多,大空洞的直径只有十几米,有条盘旋的土坡蜿蜒而上,再往上就超出了“狼眼”的射程,一片漆黑。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