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龙&虎
目录
第一百三十三章 龙&虎
上一页下一页
我赶紧对Shirley杨摆了摆手,千万别再说下去了,要不是今天基本上没吃什么正经东西,我也要反胃呕吐了。
胖子却对那些事物不以为然:“女人不生娃,怎么产起了虫子?这可多少有点不务正业。”
Shirley杨没有理睬胖子,望着那堆积如山的尸体,轻轻叹息:“实在是太惨了。”微一陈吟,还是决定继续查明真相,取出一条绳索,绑了个活绳套,对准浮在水面的一具“死漂”扔了过去,一下便套了个正着,刚好锁住“死漂”的头部。
胖子撇了撇嘴,一脸沉重严肃的说:“什么都甭说了,同志们的责任重,妇女的怨仇深,虽然说古有花木兰替父去从军,今有娘子军开枪为人民,但是作为一个男人,老子胸中的仇恨之火也在燃烧,耳边是雷鸣电闪,已经下定了决心,当红色信号弹升起的时候,咱们就要攻占最后一个至高点,把献王老儿的明器,不管大小,一律卷包儿会了,回北京该卖的卖,该砸的砸,要不这么干,对不起这么多含怨而死的妇女。”
几乎与“葫芦洞”年岁相同的那只老虫子,它体内散发的鲜红雾气,会吸引这些肉菌向它靠近,它就以这些女尸为食,吞掉后,那些肉菌就被老虫子消化,死者怨念形成的“痋毒”,便会通过它的躯体,转化为谷中常年不散的白色“山瘴”,有近者,即死。
我们三人对“痋术”的认识,始终停留在推测的程度上,缺少进一步的了解。我自从进入“遮龙山”开始,直到来到这“葫芦洞”,一路上不断看到与“痋术”有关的东西,大批大批的尸体,让人从心底里对前边不远的王墓产生了一股惧意,十亭的锐气,到这里已折了七亭。
Shirley杨让我帮着把一黑一白两具女尸拖到一起,并头排着,反复对照了一番,变黑的那具女尸,身体上的“肥蛆”,大概已经被“霍氏不死虫”吃干净了、
倒斗摸金,胆气为先,若是还没进古墓,便有几分怵头,
九_九_藏_书_网
那么这趟活肯定做不顺当,我担心胖子与Shirley杨心中没底,只好给他们打气说道:“那献王杀人盈川,十恶而不赦,而且他生前擅长奇术,其邪门之诡道,不是常人可以想象得到的,实在是不好对付,但是同志们,我们最擅长打的就是这种无准备之仗,若非如此,又怎能显出咱们摸金校尉的本领,我看这献王的伎俩也不过如此,都是他妈的纸老虎,象那精绝国的妖怪女王一样,活着的时候再厉害,死后还不是任咱们摆布。”
Shirley杨最近曾研究过有关“古滇国”的史料,各种史册中对神秘而又古老的“痋术”,都是一带而过,没有什么详细的记述,即便是有,也不过是只言片语,但是野史中,曾经提到过利用“痋引”使妇女感孕产虫卵之事,一定要等到十月怀胎生产之时,把该女子折磨至死,这样她临死时的恐惧与憎恨,才会通过她的身体,穿进她死时产下的虫卵里,这样才有毒性,这是“痋毒”中很厉害的一种。
Shirley杨先前看到这些记载,觉得这大概是杜撰出来的野史歪说,并未信以为真,此时在现场加以对照,残酷的实物历历在目,这才知道世间果真有此等惨事。
这些“肉菌”,本身具有某种“鬼火”一样的生物电,可以在水中放出青光,显得女尸似乎是裹在一层光晕之中。我们在水中的时候,一见到那些“死漂”,就会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哀伤感觉,这可能是某种生物电的作用,而不应该是“肉菌”破裂、里面的那些毒素流了出来,那样的话我们早就中毒死了,现在回想起来,真有几分侥幸,这么多“肉菌”,我们竟没中毒,多亏了祖师爷保佑,看来也合该这“献王墓”该破。
然而那刚被女奴产出的“痋卵”,生命力很强,不会轻易被滚沸的樹熯烫死。茧状物被打上细孔后,就都被沉入这洞穴的深潭之中,“痋卵”通过那些蜂巢状的www.99lib.net地方,吸引水中的蜉蝣来吃,就在那无穷的怨念中生存。与其说是某种虫,也许用有神经反射的植物来形容,会更恰当一些,它们根本就没有任何意识,这些大肉蛹,只会凭神经反射行动。所有的进食、繁衍等等行为,都在茧状卵中完成,为了保持死者怨念不会减退,从不会破卵而出,它们排出体内的排泄物,是一种特殊的物质,象是鱼卵,又象是肉菌类植物,从蜂巢处被排出后,都附着在“死漂”的外壳上,逐渐会长成象透明蛆虫的样子。而女奴体内的“痋毒”,也都保存在了这些蛆形的物体之中。
我和胖子与Shirley杨三人相对沉默不语,把这一件件的线索,串联起来,虽然不敢断言一定如此,但是再笨的人,此刻也能估计出个八九不离十了,这果然便是邪恶的“痋毒生产流水线”。
正方形的铜箱上,还有厚厚的“霍氏不死虫”胃液,我们只好用地下水,先清洗了一下,使其露出原有的面貌。
胖子立刻来了精神头,告诉我说:“老胡,我刚才看了,这箱子全是大铜板,那个结实就甭提了,我一个人都打不开,咱们仨人一起动手试试,再不行就给它上炸药。”
其他的方面,我们已经推测了八九成,但是说到这个问题,却不免有些为难,会不会是这只大虫子年岁太老了,肠胃不好?再不然就是它平时不吐出来,今天是被咱们揍得狠了,所以才……
我经她一提,也立刻发现。这两个窟窿的形状,正是一个龙头,一个虎头,不知为什么,我突然产生了一种激动的情绪,自己竟然抑制不住,大声对胖子说道:“太好了,我亲爱的康斯坦丁彼得洛维奇同志,今天是布尔什维克们的节日,快去把党代表请来,只要他一到,尼古拉的大门,就可以为咱们无产阶级打开了!”
而有一层硬膜包裹的女尸,它则吃不消了,又不能直接排泄出去,只好原样呕吐回水潭里,那些在女奴尸体中的“痋卵”,又九-九-藏-书-网会接着按原样,继续吸食蜉蝣生物,排出肉菌,浮出水面,被老虫子吃了吐,吐了吃,不断地轮回。
最重要的是,献王知道这虫子大得远远超出人类的想象,它身体的某一部分,露在山谷里面,于是献王便把这“葫芦洞”纳进了他的陵区,禁止当地人再向山神老爷供奉大蟾蜍,待到巨虫散尽了毒气,无力反抗之时,给它装进了一套厚重的“龙鳞青铜甲”中,又戴上一只有着某种宗教色彩的“黄金六兽面具”,也许还有些不为人知的神秘手段。把这条仅存于世的虫子,折磨得半死不活,“青铜重甲”和“黄金面具”这些物品,都刻有密密麻麻的痋术咒言,其实痋术的符咒,并不算是稀奇,道家捉鬼镇魂,也有类似的东西。
大概是献王占了这“虫谷”附近的领地,觉得是处风水绝佳,天下无双的仙妙灵慧之地,又在“葫芦洞”里发现了被当地夷民们贡奉的“山神”,也就是这条半石化的巨虫。
我蛹伞兵刀刮掉吸附在女尸表面的肥大蛆虫,里面便露出来一层黑色透明硬膜,这都与被“霍氏不死虫”呕吐出来的尸体完全一样。
说到这里,我们三人几乎同时想到,都把目光移动,一齐看向了从巨虫口中最后吐出来的那个东西,难道是因为它肚子里,卡着那口四四方方的大铜箱子,所以稍微大一些的东西都无法吃掉,只能在消化掉尸壳表面的“肉菌”后,把尸壳重新吐出来?
我心中猜疑:“别他妈再是个实心的大铜块?”取出小型地质锤,在上边轻轻敲了几下,但是发出的声音很闷,一点都不脆,不象是铜的,也无法听出是空心,还是实心。
Shirley杨用手比了一下大铜块上的窟窿,忽然灵机一动:“用在大祭司玉棺中发现的龙首虎头短杖试一试,它们之间的大小和形状好像很接近。”
再把这些夷女或者奴隶,在子宫里种下“痋引”,等到她们生产虫卵之时,先将女奴折断四肢,反抱住刚产下来,还没有完九_九_藏_书_网全脱离母体的“痋卵”,立刻用一种类似于烧化了的热松脂,或是滚沸的樹熯,那一类的东西,活活浇在女奴身上,连同她背后的“痋卵”一起,做成透明的“活人琥珀”,等冷却后,在表壳面上刻满“辵魂符”,这就等于把女奴死亡时的恐惧、哀伤、憎恨、诅咒,都一起封在了“琥珀”之中,至于为什么要采取这种古怪的姿势,非要把女奴的四肢折断,我们对“痋术”所知有限,就难以凭空推测了,有可能是为了增加死者的痛苦,或是根据信仰崇拜有关。
Shirley杨听胖子越说越没边,便打断他的话头,对我们说道:“女尸外边的一层硬膜好像是琥珀一样,本难受到胃液的腐蚀,消化不掉是理所当然的,但是按霍氏不死虫的体形来看,通过肠道排出女尸这么大的物体,并不算困难,但它为什么在吃后又重新吐出?”
这个四方形的物体,每一面都完全一样,看不出哪是上,哪是下,也不知道哪面是正,哪面是反,每侧各有四十八个大钉帽,但是六个面都没有缝隙,步象是能打开的样子。
我摇头道:“这两个洞奇形怪状,毫无规则可言,又怎会是钥匙口,再说如果是钥匙孔,那钥匙在哪?是不是还要去虫肚里面翻找?”
胖子和我用脚踩住捉上来的“死漂”,使它不至于在地上乱扑腾,三人凑拢过来一起观看,发现这具尸体果然同被巨虫吃后,又吐出来的黑色女尸不同。
我们三人推动这正方形的铜块,以便看到它的最底部,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沉重,这样一来,就知道,里面肯定是空心的,但是怎么打开呢?用炸药也未必能炸开。
等把铜箱上的污垢都去掉之后,这才发现,根本看不出来这就是口箱子,是个大铜块,是口铜椁铜棺,或者是别的什么东西,似乎是个从来没见过的器物。
我和胖子见她动手,便在旁相助,站在水边用“登山镐”勾扯被Shirley杨套住的那具女尸,三人连拉带拽,着实费了一番力气,才把九-九-藏-书-网那活蹦乱跳的“死漂”拉到了岸上。
“死漂”在水中的力气很大,比起河里的大鱼也不逞多让,平时看起来跟浮尸没什么两样,但是被外力接触到的时候,那一蹿一跃,都有数十斤的力气,当然这是女尸用折断四肢,所抱在背上的茧状物,也就是里面那个巨大的胎儿形虫蛹在动。
刚捉上来的“死漂”,身体上密密麻麻的裹着满满一层肉蛆,这些东西,虽然体形外貌上象蛆,但我们并不能下结论,因为首先这些“蛆”个体太大,比常人的大拇指还要粗上两圈,身体如果说是半透明,便不够贴切。透明的程度接近了百分之七十,也完全不像我们之前见过活人俑中的“水彘蜂”,这根本就是没有生命的东西。
我对胖子和Shirley杨一招手:“此间大大小小的事物,都已探查明白,现在咱们该看看这箱子里有什么秘密了,有用的取走,没用的毁掉。”
看上去花白花白的,让人头发根发乍不敢细看,与我们在水中看时又不相同。浮尸泡在水下之时,会发出一种阴森青冷的异样微光,单具“死漂”的发光能力十分有限,但是众多女尸聚集在一起,那种阴冷的青光幅度,似乎就会成倍的增长。把“葫芦洞”玉石般红色的岩壁,映照得象是笼罩了一层暗青色的妖气,这种诡异恐怖的气氛,倘若不是身临其境,亲身经历过洞中种种使人汗毛倒竖的事件,根本就无法想象。
我沉住气,再仔细查看,在最底下那一侧,有两个不大的小窟窿,里面被巨虫黄色的胃液堵塞了,所以不太容易发现,胖子一看有所发现,忙问是钥匙孔吗?
这是一场隐藏在历史阴影中的大规模“牺牲”,这些女人的身份,我们无从得知。她们可能是奴隶,也可能是俘虏,也可能是当地被镇压的夷民,更有可能是那些被做成“人俑”的工匠眷属,但是她们肯定都是为了一件事,那就是向设置在王墓外围的“毒雾”提供源源不断的能源,这样同一个理由,而死于“献王”的某种“痋术仪式”。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