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胎动
目录
第一百三十二章 胎动
上一页下一页
女尸身上一丝不挂,就算是有衣服,可能也在水中泡没了,尸体面目完好,只是显得十分狰狞丑恶,象是表情定格在了死亡的瞬间。皮肤几乎都变了质,黑的不像是黄种人,更像是非洲的黑人,与我和胖子先前想象的冷艳裸尸,没有半点相似之处,这尸体只会让人联想到死亡的丑恶与残酷。
女尸的手臂和双腿,都反向蜷在身下,关节被完全折断,四肢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抱着背后的一个橄榄形的半透明物体,这个东西象是个巨大的虫茧,在外边看起来,一共有数层,外边是一层透明的虫丝,里面还有层硬壳,都十分薄,也很透明,但是却很坚硬。
Shirley杨打开“狼眼”手电筒,用手电光往那虫茧状的物体中一照,里面就立刻显出一片黑色的阴影,看那形状,竟然象是个没出世的胎儿,而且还在一下一下的微微颤动。
Shirley杨说道:“女尸的外貌轮廓虽然还能看出一些,但其表面象是被一层黑色的半透明物质包裹,有些看不太清楚,不过从尸体的外部特征看,各有高矮胖瘦,都是年轻女子,首先可以确定,这不是用石头造的人俑。”她怕尸体上有毒,说着话也戴上胶皮手套,翻看尸体的细部特征。
我对胖子说:“着他妈什么急,饭要一口一口吃,仗要一个一个打,这献王墓还没进去,就已经碰上这许多稀奇古怪的事物,咱们务必要一一查清,做到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不至于把性命送在虫谷下边。那口大铜箱最是古怪,打开之后是凶是吉?殊难预料,等咱们搞清楚这些女尸的底细再去开它,也并不为迟,你还怕这箱子长腿自己跑了不成。”
我摇了摇头:“看不藏书网出什么名堂,女尸身上的皮肉表层变得十分坚硬,有些象是琥珀,可能也是被石化了,究竟是如何形成这样的硬膜,却一时难以判明。”
女尸的全部身体,包括四肢,以及抱在背后的虫茧状物体,全部被一层棕黑色的半透明物质包裹,象是一个巨大的琥珀。
我和胖子为她举着手电筒照明,看到这里,均是心惊肉跳,异口同声地惊呼:“果然是怪胎!”
这就是说将怀胎的女犯人,刚好养到怀孕八月整再行刑(大出),动刑的时候,扒个精光,绑在木架子上,倒放在十字街口最中间,赶着两只水牛,水牛拉着一个不大的石磙子,这个大小不能太大,太重的话提前就压死了,以不压断骨头为准,罪犯身体上预先抹了“盐氼”,“麻夈”等止疼的药物,药量以确保罪犯不会被活活疼死为准。
胖子这时已经洗去了身上的污垢,凑过来刚好看到,也连连称奇,对Shirley杨说:“哎……这里面怎么有个大虾仁儿?”
胖子骂道:“这都是里面的死小鬼作怪,看胖爷怎么收拾你。”说完便动起手来,拿起工兵铲,从硬膜的破口处伸将进去,把那里面胎儿形的活动物体,用铲刃捣了个稀烂,顺着外膜流出一股股墨绿色的腥臭液体,比那巨虫的胃液难闻十倍,我这辈子就没闻过比这还难闻的东西,熏得我们三人急忙又把防毒面具扣在了脸上。
Shirley杨小心翼翼地用伞兵刀将烂成一堆的白肉一点点拨开,在这肥大白色肉蛹的末梢,竟然和那女尸的下体相连,还有已经石化了的紫河车(胎盘),另外还有脐带相连。
胖子早已等不及了,用登山镐将堆在箱子附近的数具女藏书网尸扯到一旁,以便给箱子周围清理出一块空间,准备要打开箱子来看看,里面有什么值钱的行货没有。
我当下不再理睬胖子,自行忙着调查堆积成小山一般的女尸,我与Shirley杨越看越奇,心中也是愈发吃惊,这些女子的死状,以及她们死后呈现出来的状态,都太恐怖了。
一半化石化了的“霍氏不死虫”,吐尽了肚子里的东西,悲哀的惨叫了几声,昂起来的头复又重重摔落,它的体力已经完全耗尽,蜷缩起来,一动也不动了。
都备妥之后,牵着两头水牛,拉着特制的石磙,这种石磙很窄,在罪犯身上来回碾,肠子、肚子、心、肝、肺盒肚子里的胎儿,都被压得从两边往外冒,当然压断了心脉。这罪犯也就完了,不过按律必须碾到两端不再有血流出,才算完事,围着看热闹的看到最后,见那女人被慢慢压成了一张人皮,都不忍目睹,感叹王法森严,暗自告诫自己,今后一定药遵纪守法。
我看被胖子手中登山镐勾住的女尸,一具具都乌龋八黑,与在水中漂浮的那些“死漂”相差甚多,不免好奇心起,戴上手套,将其中的一具女尸从尸堆里扯了出来,手中觉得十分沉重,虽然常言道说“死沉。死沉”,刚死不久的尸体是很沉的,但是这些水底的女尸,都死了应该有两千年以上了,怎么还是这么沉重?这么沉的份量,在水中怕是也不容易漂起来。
只见里面那蠕动着的物体从破口中显露了出来,我在一旁动手相助,打算与胖子二人合力,将这黑色硬膜上的裂缝扒大,将那里面的事物取出来。谁想刚把手挨到那虫茧状的物体上,被我们翻转了过去,面朝下的女尸,突然猛地向前一窜99lib•net,象是条刚被捉上岸,还没有死的鱼一样,而且力量大得出奇,只这一蹿便蹿出去半米多远。
再有不到一公分,便是“葫芦洞”中深不见底的地下水了,我和胖子同声发喊:“往哪里跑。”伸出手中的两支“登山镐”,同时把那女尸勾了个结实,这尸体极沉,用了好大力气,才又把尸体重新拉了回来。
Shirley杨纵然见多识广,也禁不住被那红白分明的怪胎恶心得反胃,奔到水边,摘下防毒面具,干呕了两口,对我和胖子说:“这绝对不是人类的胎儿,是痋卵。”
再看那被胖子用工兵铲切成了肉酱般的一团黑色物体,已经死得透了,那些被铲刃剁烂的地方,肥肥白白,还有粉红色的血丝,这是什么东西?虽然外形象未出生的胎儿,但是没有人体的轮廓,普通的孕妇也怀不出这么大的胎儿。
我们再仔细观察,发现“虫茧”状物体的底部,有无数密密麻麻的小孔,数量无法计算,这些蜂窝一样的圆形细孔,大概都通着茧状物的深处,象是用来让虫子排卵用的,不过密如蜂巢一般的圆孔上,有一股很强的吸力,Shirley杨用手一碰,感受到那股吸盘一样的吸附力,赶紧将手缩了回来。
我也看得奇怪,平生之遭遇,以这次算是最为不可思议,同Shirley杨跟在胖子身后,一同看那在虫腹里装了几千年的箱子,心中生出无数的疑问,这只箱子也许真如Shirley杨所言,便象是西方传说中的“潘多拉魔盒”,那个盒子也是藏在一条火龙的肚子里,其中装着一个极大的秘密,以及无数的妖魔鬼怪。
胖子见没人给他帮忙,那口四方的大铜箱封得甚是严紧,他又难99lib•net凭一己之力打开,只好悻悻到地下水边,找了个没有“死漂”的地方,把自己身上那些腥臭的巨虫胃液洗净。
胖子摇头不信:“彘蜂的蜂蛹怎会有这么大个的,而且这东西力气不小,又牢牢长在女尸背后,不是我危言耸听,我看这分明就是个死人生下来的怪胎。”
胖子见我们翻动那些被巨虫吐出来的女尸,而不去帮他开启那古怪的铜箱,便大声抱怨,说我没有战略眼光,那女尸能值得几个钱,趁早别去管她,打开铜箱才是正事。
我看女尸的表皮非常不一般,便隔着手套在尸身上一摸,只觉得很硬很滑,不知是产生了什么变化,会导致变成这样,以至于在阴冷的水底泡了大约两千年,都不曾腐烂。
胖子刚才被那些女尸和巨虫的胃液,喷了满头满脸,又险些被那口大柜子砸到,虽然惊魂未定,却兀自未忘记摸金发财四字,立刻走到近前,一边用手抹去自己脸上那些恶臭的黄色黏液,一边自言自语道:“他妈的差点把胖爷砸成肉饼……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口大箱子却不知是用来装什么东西的?怎么又被这只大虫吃进了肚里?”
Shirley杨在旁问道:“女尸的躯体很奇怪,怎么样?有什么发现?”
不仅又脐带与胎盘,这白色肉蛹身体蜷曲,缩成弓形,头大脚细,最末端直插入女尸的下体,说不定一直连到子宫里面,这情形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胖子说:“你们看我的,要论气力,那不是咱吹啊,隋唐年间长了板儿肋的奇人李元霸,也就我这意思了。”说罢拉开架势,挥动起工兵铲来,用力切了下去,他这一下力量着实不小,果真便将那层半透明的硬膜斩出一条大口子。
Shirley杨对胖
九*九*藏*书*网
子说:“你想吃虾了吗?不过我看这倒更像是虫卵里的蛆虫。”用伞兵刀在女尸与虫茧的外壳上割了一刀,想刺破了看看里面的东西是什么,但那层黑色的半透明外膜,坚固得连伞兵刀锋利的刀刃割在上面,都只是划了道浅浅的痕迹,又哪里割得破它。
我想了半天,才对Shirley杨和胖子说:“看来这东西不是大虾,也不是胎儿,倒有些象是咱们不久前所见到那些活人俑上的彘蜂,这是个大蜂蛹。”
这层半透明的黑色硬膜表面,全部都刻了一层层的秘咒,与那“龙鳞妖甲”,以及石碑店水缸表面上的符号完全相同,这就是那种在“痋术”中,用来封印死者怨魂,将其通过其它渠道转化为奇毒的古老咒文。
看了这等情形,我忽然想到,以前在古代战国的时候,有种刑法叫“鈛坠”,是专门来处置罪犯中的孕妇的。那时候封建社会,当然没有现在对犯人还讲什么人道主义,行刑的过程是专等到孕者怀胎至八月。便将其尽去衣衫,痑牢架四肢,盐氼遍涂其体,亴于闹市之中,以椿趂碾其体,则腔血鼚胎并流,止于尽,世人俗称其为“乵鱼”,但有大出齫脘者,市中争相睹者无数,刑后皆面无人色,无不叹其酷。
当然象那些不守妇道,勾结奸夫,谋害亲夫之类的女子所犯的罪行,虽然在古时对自己德行上的要求比较严格,贞节道德这些事很受重视,但都还不够这级别享受这种待遇,得是那种做下惊天动地大事的女犯人,还刚好怀着孩子,才可能有机会体验。据史书记载,被上过这种大刑的,在历史上屈指可数,象这种酷刑,在中国历史上很多,“鈛坠”到了唐代就逐渐废止了,仅存其名,后世再也没有用到犯人身上。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