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潘多拉之盒
目录
第一百三十一章 潘多拉之盒
上一页下一页
我们目前所处的“葫芦洞”的岩层结构十分特殊,是一种太古叠生岩,到处可见红色的半透明晶体,还有大量的远古化石森林,这些都是三叠纪的产物,通过那些在远古时代的某个瞬间所形成的化石,可以得知在那一刻,火山的溶岩与吞没万物的泥石流,几乎同时覆盖了这片森林,高温后迅速冷却。
也不知这只“蜮蜋长虫”是在这虫壳中繁衍的第几代了,它的呼吸系统,竟然已经适应了现在大气中氧气的浓度,也许是与这“葫芦洞”中的独特结构有关,也许是这里有某种特殊的植物或者食物。
巨大的“霍氏不死虫”好象适才被我们打得狠了,一呕吐起来便止不下来,待得吐出百余具漆黑的女尸之后,又再次发出一阵剧烈的“咕鲁”声,这次显得十分痛苦,吐出一个巨大的正方形物体,沉重的落在地上,那物表面汁液淋漓,有很多凹凸的大铜钉帽,看似是个青铜箱子,或者是口大铜棺材。
这只怪虫的外壳原本是红色的,从它体内不断喷出红色的雾气,开始被我们误以为有毒,然而后来发现,这些鲜红的气体,随着虫体受到不断的打击,而颜色逐渐变淡,待最后用炸药把它的头部炸破之后,红色的雾状气体全部散尽,这家伙便彻底失去了抵抗能力,它体内所产生的毒雾,肯定就是与它常年吞吃水中的“死漂”有关系。
与常见的以中枢神经为主,长有树状神经的生物不同,拥有轮状神经组织,并且具有复合式细胞结构的生物至今为止,世界上只出现过两种,第一种是距今几亿年前的神秘生物“太阳女神螺”,而它的存在实在太早,人类对它的了解只有一些碎九*九*藏*书*网片,轮状神经组织没有神经中枢,也就是说这种动物的肉体和神经是分离的,肉体组织坏死后,轮状神经仍然会继续存话,而且“太阳女神螺”是雌雄同体。不需要交配,产生的新生命便会取代身体外部死亡的躯体,虽然这种特性限制了它地数量,但是只要生存环境允许,它的轮状神经与网式细胞结构,就会无休止的在壳中繁衍下去。
我刚想到这里,还来不及提醒胖子躲避,就见那巨大的虫口一张,哇啦哇啦,吐出一大堆女尸,就是先前在水中被它吞进去的“死漂”,这时都已变做了黑褐色,也失去了表面那层青冷的阴光,尸体上还沾着许多红的、绿的、黄的几种颜色的黏稠液体,全部都喷到了胖子身上,我离了他约有七八米远,都被恶臭熏得差点晕过去。
胖子生怕我和Shirley杨提出马上出发,因为他还打算把地上散落的黄金残片,还有虫头上的部分,都一一收集起来,这数量十分可观,不要白不要,见我们围在虫体旁查看,当即手忙脚乱的找到工兵铲,去稀烂的虫头上抠那些黄金。
“人皮地图’上记载“献王墓”外围的“痋雾”是环状存在的,这可能是绘制“人皮地图”的人不知详情,经过我们在外边的实地勘察,这种山谷的地形,不可能有一圈山瘴毒雾,两侧和后边都是万丈绝壁,抬头只有一线天光。只要毒雾挡住溪谷中的道路,就不会再有别的路能进“献王墓”了。
这时Shirley杨发现了虫体外那些龙鳞青铜甲的甲片表面,刻着很多铭文,磨损地很严重。只有一小部分还可以看到,但是都奇形怪状,99lib•net无法辨认。我们突然想起来,这样的符号,在“石碑店”中也曾经见到过,就在那口装了死人,用锁链沉入潭水中的那口大缸。缸身上便有这种符号,当时孙教授说这是失传已久“痋术”中的某种符咒,叫做“戳魂符”,是用来封堵住亡魂地歹毒邪术,这说明这层青铜妖甲,与那口水缸外包裹的铜皮,有异曲同工之处。
Shirley杨说:“有一件事非常奇怪,是考古学与生物学之间的重合与冲突。研究古埃及文明地学者,认为在法老王徽章中出现的圣甲虫,即为天神之虫,其原形就是蜮蜋长虫,所以不同意生物学者所提出的,这种巨形硬壳虫早在三叠纪末期就灭绝的观点,他们认为至少在古埃及文明地时代,世间还有这种庞大的昆虫遗留下来,对此始终争论不休。”
这只“蜮蜋长虫”为什么会戴上献王祭司造型的黄金面具,被人为的穿上一层龙鳞妖甲,它是否就是“虫谷”靠近王墓附近毒雾的根源?
我光顾着和Shirley杨用登山镐,去打捞水边的“死漂”,没注意到胖子在做什么,忽听他在背后一声惊喊,我们急忙回头,只见那只已经被炸烂了头部的巨虫,头部忽然抬了起来,外边的口器已经完全碎烂了,这时里面那张嘴,已经不知在什么时候,变得比之前大了数倍,不断发出“咕咕”的声音。
如果照这么推测,水中大量的女尸,就是为了制造“痋雾”而设置的,但是这两千年来,照这虫子吃下去的速度,整个汉代的人口加起来,也填不到今天,看来有必要从水中弄出一具“死漂”上来分析一番,得想个办法破了谷中这道屏九九藏书网障,这样离开的时候也许会用得到。
大概在修建“献王墓”前,这位山神老爷只吃水中产的大蟾蜍癞蛤蟆,由于那些食物身体中都含有毒腺,所以使得这只巨虫也有了毒性,直到这个地方被献王所发现,便利用古代夷人流传下来地办法,放尽了它的毒性,然后随意按照意愿泡制,弄得这只虫子半死不活,把它变成了谷中拱卫王墓那片毒雾的生产源,无穷的死者恨意反复通过它的身体转化,难怪会它会叫得这么惨,这么看来它也蛮可怜地,同那些人蛹一样,都是“献王墓”的牺牲品。
这种蜮蜋长虫的祖先可以追述至几亿年前的“寒武纪”,无脊椎动物起源之时,当时除了昆虫之外的其余动物,还处在低级的演化阶段,蜮蜋长虫的原生形态,凭借着顽强的生命力,躲过了无数次天翻地覆的物种毁灭,一直存话到距今几千万年前的三叠纪,已经逐渐进化成了古往今来体形最庞大的虫类。
看来不出我们所料,这一身特制的龙鳞妖甲,还有那结合了献王六妖兽特征的黄金面具,都是通过某种“痋术”仪式,安装到这只巨虫身上的,那些人到真会因地制宜,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只不过这些事没用到什么正路上,专门做这害人的邪法,亏那献王还总想成仙证道。
我吃惊不已,万没想到它肚子里还有这么个大件儿,幸亏提前把胖子拉了回来,否则非把他砸成瘦子不可,我与Shirley杨对视了一眼,Shirley杨也惊疑不定:“这简直就象是西方传说中,那只藏在古龙腹中的潘多拉魔盒。”
我立刻用手中的登山镐,勾住胖子的携行袋,与Shirley九九藏书网杨一起,奋力将他从尸堆里扯了出来,还好有毒的“痋雾”都被排进了谷中,这些液体应该是胃液一类,虽然可能有些酸性,只要立刻洗净,即便粘到身上一些,也是无妨。
一想到食物,我们忽然想起水中那无数的“死漂”,本想马上离开此地的,但是现在看来,有必要再仔细调查一番,因为这只大虫子与“献王墓”应该有极大的关联。
Shirley杨说:“怕没那么简单,凭咱们的装备,眼下根本不可能彻底杀死它,好在它现在已经没有威胁了,这是只拥有类似于太阳女神螺那种罕见轮状神经结构的蜮蜋长虫,除了改变空气中的氧气含量,很难找到杀死它的办法。”
在那个时代,世界上所有的动物体形都很庞大。这和当时地植物与地质结构有关系,氧气含量过高的环境,导致了昆虫形体无限制的增长,现在发现的三叠纪蚊子化石,估计其翅展长度超过了一百厘米。
胖子用枪口在那巨型怪虫的身体上戳了几下:“刚才硬如钢板,子弹都射不穿,现在却软得象松毛虫,似乎还没死透,我看咱们也甭问青红皂白,再从它嘴里塞进些炸药,把这东西送上西天,也好出一口心中的恶气。”
“蜮蜋长虫”大名“霍氏不死虫”,这个名字是为了纪念发现其化石的英国生物学家而命名地,这种网状神经的奇特生物,介于无脊椎与半脊椎之间,又拥有类似“太阳女神螺”一祥的保护壳,坚硬的外壳是它体内分泌物所形成的,在自然界里,没有任何天敌,除非能把它整只的吃下,用胃液完全消化,否则只要留下一部分神经网,它依然可以生存下来,它最后的灭绝,正和那些体形庞大的http://www•99lib•net昆虫一样,是由于大气层中氧气含量的跳楼式改变。
昆虫是利用气管进行呼吸,但是氧气进入组织的速度,会随着虫子地体积而变慢,当昆虫的身体超过一定长度的时候,空气中氧气的浓度便无法达到虫体的要求,这一客观因素,也是限制昆虫体形,以及导致大形昆虫灭绝地最主要原因。
我心想这家伙也太结实了,炸成这样还能做这么大的动作,但真是不死之身吗?急忙抄起“芝加哥打字机”,准备再给它来一梭子,却发现它并不是要对我们进行攻击,看它那样子……好象是要呕吐。
我把自己所能想到的一些设想,都对Shirley杨讲了一遍,但是对于“痋术”我们所了解的还是非常之有限,只知道古老邪恶的南洋三大邪术之一的“痋术”,是一种通过把死者灵魂的怨念,转换为无形毒药的邪术,死的人越悲惨,毒性也就越猛烈。
照此判断,可能这只巨虫身体的某一部分,是连接着“虫谷”上边的某个地点,根据它的特征,虫身有近百米长,也并不希奇,还由于谷中极其低陷地地形,连植物的根茎都能穿透。可能虫口吞进水中的浮尸,成千上万女尸的怨念就会通过虫体,转化成谷中弥漫不散地白色“痋雾”,封锁了从外界进入“献王墓”唯一的道路。
地面气体的膨胀,形成了“葫芦洞”的特殊地形,这只“蜮蜋长虫”身体的一部分,被熔岩和泥石流吞没,岩浆还没来得及熔化它坚硬厚重的外壳,便被随后而来的泥石流熄灭,所以虫体的一部分与山洞长为了一体,再也无法分开,古时在“遮龙山”附近生活的夷人,可能就是把这种恐怖的“霍氏不死虫”当做了山神来膜拜。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