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龙鳞妖甲
目录
第一百二十八章 龙鳞妖甲
上一页下一页
我听Shirley杨急得连说话的声音都变了,心中突然觉得十分感动,一想到自己即将壮烈牺牲,即将和她永别的,登时手脚冰凉颓然坐倒在地,对她说道:“我这回是真不行了,我也说不出来哪不舒服,反正是现在全身哪都不舒服,看来受到毒气的感染已经扩大了,大概已经透入骨髓,行遍了九窍,不出片刻,可能就要我最后还有几句话想说”
我的豪赌似乎取得了成功,一长串子弹,少说有十发以上,好像全部都打在那巨大怪虫的口中,红色的毒雾缩到葫芦洞的角落里越变越浓,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我耳中听到一股沉闷的哀嚎,身体像是被巨大的铁板撞击,被那黄金面具顶得向后翻了两个跟头,不断地倒退,直撞到山壁才算止步,全身每一根骨头都疼,要不是戴着护肘和护膝,关节非被撞断不可,感觉胸腔里的五脏六腑都翻了两翻,以至于不能呼吸。
Shirley杨也发现我的防毒面具丢失了,急忙奔到近前,焦急地问:“防毒面具怎么掉了?你你觉得哪里不舒服?”
洞穴中一时红雾弥漫,能见度下降了许多,我趁此机会,对胖子大喊道:“小胖,子弹。”
胖子立刻从便携袋中拿了一个压满子弹的弹鼓,朝我扔了过来,我刚伸手接住,还没等把弹鼓替换到冲锋枪上,那股红雾便骤然飘散,怪虫犹如火龙出云一般从中窜出,迅速对我扑来,我心中恼火异常,这厮跟我较上劲了,怎么总冲99lib.net我来,但是我心中一片雪亮,这时候生气归生气,却千万不能焦躁和紧张,生死之分,往往只在这一眨眼的功夫。
我当即一不躲,二不闪,拿自己给冲锋枪上弹鼓的速度,与那黄金面具扑过来的速度,做了一场以生死为赌注的豪赌,胖子和Shirley杨刚才一番急速射击,也耗尽了弹药,都在重新给武器装填,这时见了我不要命的举动,都惊得呆了,一时忘了身在何处,站在当场发楞。
这时候刻不容缓,身体的本能反应,取代了头脑中的思考,我缩身向后急退,跃向身旁的岩石后边,以便跟对手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手中的“芝加哥打字机”也在同时掉转枪口,对准红雾中的东西一阵射击,美式MIAI冲锋枪不断弹出弹壳,发出代表着死亡呼啸。
另一边的胖子与Shirley杨也同时散开退避,说时迟,那时快,凝固般的红雾猛然间散开,金光闪烁的面具从中窜了出来,这次我借着那些水中女尸身上所发出的冷青光亮,瞧得一清二楚。巨大的黄金面具,中间只有一个独眼,有个象眼球一样的东西在转来转去,面具嘴部是虎口的造型,在这时看去,血盆大口好似是一道通往地狱的大门,里面露出粉红色的肉膜,那些肉膜好像是某种虫类的口器,大口一张,不是象腭骨类动物的嘴是上下张合运动,而是象四周展开,变成了方形,里面还有一张相同的小嘴九九藏书网。说是小嘴,同时吞掉两三个活人也不成问题,口内也没有排状牙齿,而是在四个嘴角,各有一个坚硬的“肉”牙。
这是什么东西?虫子?还是动物?天龙(蜈蚣的别名)?都不象,“天龙”应该是扁的,这只的身体圆滚滚的很鼓,而且只有一只眼睛,它头上的黄金面具,还有那龙鳞状的青铜外壳,又是由谁给它装上去的?他娘的,这趟来云南碰上的东西怎么都是这么大块头的。
没想到头顶处也有山石拦住,登山头盔撞到了山石上,并没有滑出太远,巨型黄金面具覆盖下的怪虫,一击落空,毫不停留地发动了第二波袭击,我心中暗地里叫苦不迭,MIAI的弹鼓和弹匣都在胖子背上的背包里,我手中只有一杆空枪,只好拔出登山镐进行抵抗。
头戴黄金面具,身披龙鳞青铜甲的巨大昆虫,被猛烈的弹雨压制,连连缩头,从青铜外壳的缝隙里,以及口中,不断喷吐出红色毒雾,顿时隐入了红雾中,让人难以捕捉目标射击。
黄金铸造的异形面具,历经了数千年岁月的消磨,依旧金光灿灿,与我们在献王大祭司玉棺中找到的那个面具,除了眼眶部分之外,基本上完全相同,都是龙角、兽口、鱼尾形的耳括,只不过后者是人类带的,而现在突然出现在我们侧面,喷出鲜红色毒雾的面具,却要大得多,和一口以前大食堂煮大锅饭的大锅相差无几。
我突然觉得有点别扭,身上好像少了什么东西,99lib•net慌忙用手乱摸,摸到脸上的时候,心底一片冰凉,糟糕,这一阵生死相拼,我的防毒面具被撞掉了,这一下我的冷汗顿时就冒了出来,刚才玩命的时候,虽然生死就在呼吸之间,但那毕竟是把生命掌握在自己手中,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所以并没有觉得太过害怕,但是没了防毒面具,现在就算是立马找回来,怕也完了,虽然我们带了一些解毒的药品,但那都是些普通蛇毒的,这红色毒雾即使是医圣华佗复活,只怕也难妙手回春了,我现在已经吸进多少毒气?八成是少不了,想到生死之事,心中如同乱麻,只是想中毒的症状是什么样的,应该哪里觉得不舒服,这么一想,就觉得全身哪都不舒服,完了,完了,这回胡爷我真是要归位了,操他奶奶的都怪胖子,好端端的拿什么“特级战斗英雄”来咒我。
只这一个照面,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心中猛的一跳,我的直觉告诉我,不是僵尸,隐藏在那面具后是一个充满怨恨之心的生灵,它所发出的粗重喘息,每一呼气,便生出一团红雾,早把它的身体笼罩在其中,窥不到全貌。
这些特征都充分说明,这个庞然大物是只虫子,它后边的身体上是一层厚重无比的甲壳,其下更有无数不停动弹的腭足,都是那有人腿粗细的“<;”字形脚爪。其躯体之庞大粗壮,不输给“遮龙山”下的那条青鳞巨蟒,而且它身上还罩着很厚的鳞片形青铜重甲,上面99lib•net长满了铜花,在潮湿阴暗的葫芦洞里,这层盔甲已经有不少地方脱落,还有些部分已经成为了烂泥,里面露出鲜红色的甲壳,甑光发亮,似乎比钢板还硬,子弹击中了它的地方,都流出大量的黄色汁液,其余的子弹有些射在了青铜龙鳞之上,还有的把黄金面具穿了几个大洞,但是这个家伙实在太大,而且外红色虫壳厚实的如铁似钢,MIAI的强大威力,看来也很难对它构成直接威胁。
当年在前线百死余生的经验,终于使我抢得了先机,只比对方的速度快了几分之一秒,我举起枪口的时候,你怪虫的大口也已经伸到了我面前,我已经无暇去顾及谁比谁快了,只是凭感觉扣动了扳机,“芝加哥打字机”几乎是顶在黄金面具的口中开始击发的,招牌式的老式打字机声快速响起
附近的Shirley杨与胖子见我吃紧,一个用“芝加哥打字机”,另一个用“剑威”气步枪和手枪,同时开枪射击,照准了那只大虫子的头部一阵乱打。
胖子也抢身过来,一只手紧握住我的手,另一只手把我的嘴按住,哽咽道:“胡司令,你可千万不能说遗言,你没看电影里那些挨了枪子儿的革命者,受伤没死的都没活,凡是最后台词儿多的,交待完了大事小事和当月党费,就指定撩屁了。”
我把胖子捂在我嘴上的手拨开,痛苦地对他说:“同志们,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不让我说最后几句话,你以为我愿意死啊?有些事若是不让你们知道,我藏书网我就是死也是死不瞑目啊。”
我听的胖子胡言乱语,十分气恼,心想这这他妈挤兑谁啊?特级战斗英雄哪有没光荣牺牲的,还嫌我死得不够快啊?想还嘴,但是全身疼痛,话也说不出来,我伸伸胳膊,蹬蹬腿,还好没受什么硬伤,内伤就顾不上了。
胖子大喜,对我喊道:“好样的老胡,你简直太神勇了,我代表中央军委祝贺你,我军将在继黄继光与杨根思两位同志之后,授予你特级战斗英雄的光荣称号,你将历史上第三个获此殊荣,而且还活着的传奇人物。”
电光石火的一瞬间,又怎容多想,管它是什么东西,先料理了再说,我眼看那破雾而出的怪物,在黄金面具后张着大口朝我猛扑下来,手中的冲锋枪已经耗尽了弹药,不敢硬拼,而且后边是地下水,水中有无数的浮尸,也无路可退,只好就地卧倒翻滚,以避起锋芒,就见洞穴中渗人的冷冷青光中,划过一道金光,正击在我身旁狼牙形的半透明山石上,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双脚一蹬山石,借着这一踹之力,将身体向后滑开。
被击发的子弹呈波浪形的扇面分布,全部钉进了那团浓烈的红色毒雾,金属被弹的声音响成了一片,似乎那红雾中的东西全身都被铁甲覆盖,不知我们这一阵扫射,有没有给它造成伤害,在我的身体翻过岩石落地的一刻,MIAI的弹夹已经空了。
Shirley杨在另一边对我喊道:“什么神勇,你不要命了?简直太疯狂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