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非常突然
目录
第一百二十七章 非常突然
上一页下一页
最让人难以理解的还是那些从水底出现的无数女尸,怎么我们刚一进洞,它们就冒了出来,之前在洞口窥探之时却未见异状。他娘了个蛋的,看来这些家伙研究过《地雷战》的战术,不见鬼子不挂弦啊。
而且在死漂最集中的所在有一大团浮在水面上空的红色气体,最下边的部分与水面相连,遮蔽了鬼气逼人的青光。一群接一群的死漂对准那团红色云雾,争先恐后的钻了进去。
我们身上都背着枪,我和胖子背的是“芝加哥打字机”,Shirley杨带的则是“剑威”——不知道是谁的枪托,刮倒了一块山石。
现在也只有这么办了,对那山神老爷究竟是老僵尸还是什么山精水怪,我一点兴趣也没有。最好绕过去,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从葫芦嘴出去,毕竟我们的目标是献王墓中的雮尘珠,而不是专门来和葫芦洞中的山神老爷为难的。
我对她说:“操他祖宗,这可真够邪门!不管那山神是何方神圣,照他这么个吃法,这么多年以来得有多少女尸才够它吃,这些尸体又是什么人的?”
我用手压住胖子的肩膀,把按到石头后边,不让他莽撞行事。三个人潜伏在山岩后边观看那些浮尸的动静。这时,整个山洞的大半都被那些发出诡异光芒的浮尸映亮,深不见底的地下水中层层叠叠不知究竟有多少漂浮的女尸。我心中有些慌了,事先只想到这洞中可能有些奇特的死漂,有美式冲锋枪在手也尽可以对付了,九九藏书但是万万没有料到这里的水中竟然有成千上万的死漂,就算我们有再多十倍的弹药,怕也对付不了。望着那水面上不计其数的女性浮尸,我脑门子上的青筋都跳了起来。
现今唯一还算走运的是那些死漂与河里的圆木差不多,一个个无知无识,缓缓的向洞穴中间的深水处聚集。我们秉住了呼吸,连口大气也不敢出,实在是想不出这许多女尸是哪里来的。若说是几千年前的古尸,怎么又在水中保存得如此完好,一点都没有腐烂——看那朦胧剔透的丰满躯体,和活人也差不太多。尸体上发出的阴冷青光又是什么道理?我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压制住内心的狂跳,躲在黑暗的岩石阴影后,瞪大了眼睛观看。
我心下胡思乱想,就没太注意水面附近的动静,突然觉得胳膊上被Shirley杨捏了一把,立时回过神来。只听水边碎石哗啦啦响成一片,象是有许多人在河边踏步,洞中被那些死漂映出的光亮也变得闪烁不定,似乎那片水域中的东西移动了过来。
我知道该来的终究会来,只是早晚的事,看来对方已经察觉到了我们的存在。我决定后发制人,轻轻转动身体,改为脸朝上,手中已经把“芝加哥打字机”的子弹顶上了膛,静静的等待着即将从山石后露出来的东西,准备先用狂风暴雨般的子弹给它来个见面礼。我身旁的胖子和Shirley杨也在没有发出任何动静的情况下,做好了迎击的九九藏书准备。
其实我心中也充满了疑惑,自问平生所学风水秘术造诣也是不凡,综观这里地势果真如同葫芦一般。想那葫芦洞、眠牛地、太极晕(别称龙晕)都是风水中的神仙穴,这洞穴形似葫芦,虽然古怪,但自古青乌术士有言:若是真龙真住时,何论端严与欹拙,一任高山与平地,神仙真眼但标扦——虽然形异势奇,却是货真价实的宝地。
那石块其实也不大,却直掉落入水中,发出“扑咚”一声。在静悄悄的洞穴中,这微小的石块落水声似乎被穹顶形的洞壁放大了十倍,水面上被那无数浮尸带动的水声紧跟着停了下来,好象那些女尸都被我们惊动,正在盯着我们看。
红色的云雾大概就是化石祭台磨绘中记载的毒气——可能是受到湿气的侵蚀,磨绘的颜色已经改变,所以开始我们以为从洞中喷出的毒雾是黑色的——现在看来,竟是如此鲜艳。世间的毒物,其颜色的艳丽程度往往与毒性成正比,越是鲜红翠绿色彩斑斓的东西毒性越是猛烈。这红雾不知毒性何等厉害,更是聚而不散。若不是我们都提前戴了防毒面具,在这么近的距离,难免会将毒雾吸入七窍中毒身亡。说来也怪,这么多死漂在水中挤成了一锅粥,却只有极微弱的流水声,此外再也没有其余的声音。所有的这一切,都在无声无息的情况之下进行。
胖子趴在地上做了个耸肩膀的动作说:“天晓得,鬼知道!不过那些浮尸好象还真没穿九*九*藏*书*网衣服,这里离得有点远,看得模模糊糊,咱们不妨再靠近一些看个清楚,却再计较如何应对。”
Shirley杨低声对我和胖子说:“这些浮尸好象正向某个区域内集结,看样子不是冲咱们来的……”
我轻轻摇了摇手,示意胖子别再动弹,现在不要发出任何动静,不管那边是不是在尸毒中的僵尸,惹毛了它都够咱们吃不了兜着走的——手心里捏了把汗,只求能挨过眼下这一关。
我心中一凛,心想:“完了。”但是还抱有一丝侥幸心理,和胖子、Shirley杨趴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只盼着那红色毒雾中的山神没有察觉到,更不敢向那边望上一眼。
我收摄心神,这才慢慢看出些头绪。大片大片的死漂可能都是从水深处浮上来的,逐渐聚集到距离我们位置不远的地方。由于实在太多,使得光亮也比四周明亮了许多,冷光刺目,反倒看不太真切了。
正在这一明一暗闪烁不定之际,面前的红雾突然变淡消散,空无一物。我不禁大为奇怪,子弹都打到哪去了?忽听得身侧一阵低沉的喘息响起,一张戴着黄金面具的怪脸正对着我们喷吐出一大团鲜红的雾气。
厚重的防毒面具由于有吸附式过滤系统,导致在里面听自己的呼吸声十分粗重,外边的声音不易听清。只听那细碎的声音逐渐逼近,直到近在咫尺,已经可以看到眼前出现了一些细微红色雾气的时候,才听出来岩石后边发出一阵阵铁甲铿锵之99lib.net声。只听那声音就知道来者体形不小,为什么会有这种铁甲声?难道是支古代军队?我把冲锋枪握得更紧了一些。
Shirley杨连连向下挥手,让我们把说话的声音再放小一点,指着西面小声说:“这些都不重要。唯今之计,是正好趁那山神吃女尸的当口,咱们从边上偷偷溜过去,万不可惊动了那些……东西,否则对咱们绝对不利。”
这样的地方又怎会有僵尸?倘若那裹在毒雾中的东西不是僵尸,又怎么能时隔数千年还存在于此?若非千年僵尸成精,又哪里有这般猛恶的尸毒?更何况看那些死漂的样子,不是产生尸变了才怪。听说僵尸能嗅出生人气,不知道我们戴了防毒面具管不管用。
大团的红色烟雾鲜艳得犹如色彩浓重的红色油漆,里面有些什么无法看清,但其中就似是无底的大洞,大批浮尸被吸了进去,丝毫也没有填满的迹象。
胖子再也沉不住气了,突然从地上跳将起来,举起冲锋枪,一串串MIAI的子弹拽光而出,打字机一样的射击声响彻了整个山洞。我见胖子提前发难,更不迟疑,也翻身而起,还没看清楚究竟那边有些什么就抠住扳机对着藏身的半透明山岩后边一通猛扫,先用火力压制住了对方再说。子弹射进红色的毒雾之中发出了噌噌当当的跳弹声,如同击中了装甲板。附近水中的死漂们似乎受到了惊吓,炸了锅似的在水中乱窜,尸体上发出的青光越发强烈,加上“芝加哥打字机”射击时九_九_藏_书_网枪口喷发的火光,整个葫芦状的大山洞中忽明忽暗,犹如有无数萤火虫在黑暗中快速飞舞。
我趴在地上,心中咒骂个不停,不过“命苦不能赖政府,点儿背不能怨社会”,事到如今抱怨运气不好也是没用。
Shirley杨在我耳畔说:“毒雾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大概就是那位山神老爷的原形了。水中这些浮尸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又是被这毒雾所吸引,不停的漂进其中,一旦进去好象就被吃掉了。”
我们把枪支分开,各拿了一支长枪,紧紧贴着葫芦洞的洞壁,也不敢打开登山头盔上的战术射灯照明,就这么缩在狼牙般的半透明山岩阴影里,象电影里放慢动作一样缓缓的向前移动。这段山洞中有许多大大小小的碎石,如果动作稍稍大一些就会产生响动。三人不免都多加了十二分的小心,我们都知道蹑足潜行的铁律,千万不能急躁。奈何身上携带的装备和器械太多,想着不要弄出动静,结果还是出了岔子。
胖子支起耳朵听那边的动静,却始终是一片死一般的沉寂,心中起疑,对我打个手势;黑暗中我看不太清楚他的动作,但是我们多年厮混在一起,彼此的心意都很清楚,我知道他大概是想问我:“那红雾里边是不是有成了精的老僵尸?”
胖子见被水中的死漂所包围,心中起急,把“芝加哥打字机”的枪机拉开,满脸凶悍的说道:“我看八成是要凑成一堆儿合起伙来对付咱们,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老胡你还等什么?动手吧。”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