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群尸
目录
第一百二十六章 群尸
上一页下一页
水面上偶尔可以见到一些微小的浮游生物,看不出有毒的迹象,我不免有些庆幸,看来我们的选择是正确的,隔了几千年,恐怕以前把这里当做巢穴的东西早已不复存在了。
当下我们三个人各持武器,离开中间水深的地方,从圆形山洞的边缘摸索着在黑暗中前行,这最后的一段葫芦洞穴深藏在地下,洞穴中央的水极深,而且一片死寂,顶上有无数倒悬的红色石笋,两边都是从水中突起的叠生岩层,可以供人行走,这些红色的石头,都被渗成了半透明的颜色,战术射灯的光线照在上面,泛起微弱的反光。
洞口下这片凹形的岩壁,经过地下水反复的冲刷,溜滑异常,根本无法立足,只能控制登山绳的收放,延缓下落的速度,下落了有十来米才到底,脚下所立,是大片湿漉漉的叠生岩,两边都是地下水。
水中浮出来的女尸数量越来越多,就连我们身后也有,前后不到几分钟的时间,也不知是从哪里冒出来这么多死漂,水中满满的已经全是死人,数不清究竟几百几千,群尸发出了大量鬼气森森的白光,原本黑暗的洞穴被那些鬼火映得亮了起来,然而这种亮光却使人觉得如坠寒冰地狱,止不住全身颤栗。
Shirley不接,取出那只六四式对我说:“有这只手枪防身就够了,我投民主党的票,所以是不太相信枪的,我认为武器有时候并不能解决一切问题,MIAI还是在
藏书网
你和胖子的手中,才能发挥出比较大的作用。”
这是胖子已经把登山绳准备妥当,身手一扯,足够坚固,可以开始行动了,我先向下扔出一枚冷烟火,看清了高低,便戴上防毒面具,背上MIAI,顺着放下去的登山绳从光滑的红色石壁上溜了下去。
水中那团飘忽闪现的光团,由远而近,我透过防毒面具看得并不十分清楚,似乎就是一具“死漂”,终于还是出现了,我用最小的声音对身边的胖子说:“我看那水里的女尸似乎并没有发现咱们,你先瞄准了,给她一枪,然后咱们趁乱冲过去把她大卸八块。”
Shirley杨对我说:“我可以和你打个赌,洞里的山神不会是僵尸,理由我刚才已经讲过了,即便是夷人,也不会把尸体作为山川河流的神灵来供奉,这种习俗中国的少数民族没有,别的国家也没有,至于黑驴蹄子能制服僵尸,这是确有其事,其中的原理,流传下来的说法很多,都有强烈的神秘色彩,我想应该是黑驴蹄子中有某种绝缘的物质,与僵尸体内的生物电相冲,将黑驴蹄子塞进僵尸口中,如同在僵尸口中加了一个屏蔽器,也许你有些别的物品代替也可以,不过这只是我个人的见解。古老相传,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黑驴蹄子有时反而会激发它加速变化,这就不知是真是假了。”
地下水的水平面,刚好切到这个窄洞的九九藏书网最底部。好像这葫芦洞是呈二十五度角向下横倒倾斜,地下水流经过去之后,产生了一个水平面的落差,顺着那边的石壁向下流淌,形成了一个水流量并不是很大的瀑布。我扒住洞口,用狼眼手电筒向下望了一望,坡度很陡,而且是弧形的,下面的深度比我预想中的要深许多,根本看不到底,想要下去的话,也不是那么容易,最稳妥的办法只有用岩楔固定到这洞口处,然后放下绳索,用安全栓降下去,有了这道提前预设的绳索,回程的时候也能省去一些麻烦。
这里由上面延伸下来的各种粗大植物根茎逐渐稀少,空气也不再象之前那么湿热。沿着翘起的红色岩壁搜索,天然形成的两个红色大岩洞,中间部分的接口已在眼前,只是这里的石壁都是红色嵍生岩石,是寒武纪的遗留,都像镜子面一样滑溜。最后这十几米的距离,已经没有任何古树的化石可以落脚。我们只好涉水而行,用登山镐用力凿进滑溜的岩壁,三人互相拉扯着,爬上了葫芦洞中间的结合部。
借着固定岩楔和安装登山绳的间歇,我问Shirley杨,她家祖上出了很多倒斗的高手,倒过许多大墓,一定没少遇到过僵尸,这黑驴蹄子究竟管不管用?如果管用,它又是利用什么原理来克制僵尸的?
我对胖子说:“你怎么还盼着遇到粽子?以后别说这种犯忌的话,万一那老僵尸禁不住人念叨,突然跑出来九九藏书怎么办。”
Shirley杨向来十分重视团队精神,始终认为三人一组,所有的成员都应该坦诚布公,见我又和胖子低声嘀咕,便问我道:“你们两个刚才在说什么?”
以指南针作为引导,径直向西走出百余米,四周的红色石壁陡然收拢,如果我们所处的洞穴,真是一个横倒的大葫芦形状,那些现在我们已经来到了葫芦中间接口的位置,这一切都与化石祭台那些古代夷人的磨绘记载完全相同。
胖子对开枪的事向来不推辞,把手中的芝加哥打字机先放下,摘下背后的步枪,以跪姿三点瞄成一线,当即便要击发,却见水中又出现了数具浮尸,有的已经浮上水面,有的还在水底,都是仰面朝上,虽然是漂浮在水中,但是手臂和双腿向下弯曲,似乎不受水面浮力的影响,这姿势说不出来的别扭,象是关节都被折断了。
僵尸我确实从未亲眼见过,但是耳闻不少,记得我祖父就说起过他年轻时被僵尸掏了心肝的事,亏得遇到他的师傅,才没变成行尸走肉,还有那陕西老乡李春来,说起他们村里的旱魃,那些都应该是僵尸,可见这种东西是当真有的,想当年我和胖子在野人沟初次倒斗,对付那尸煞的时候,黑驴蹄子和糯米等物,好像没起任何作用,虽说尸煞与僵尸不是一回事,但毕竟都是古尸所化,所以我对黑驴蹄子能制住僵尸的传说,始终持保留意见。
Shirley九*九*藏*书*网杨对我和胖子做了个不要声张的手势,然后给六四手枪的子弹上了膛,一看四周的环境,低声说:“现在看来,还算一切正常,咱们不要耽搁,直奔葫芦嘴,这里的气氛不太对,山神虽然未必真有,那水底浮尸可是千真万确,还不知她们是以什么方式袭击人类,咱们走动的时候,务必要小心水中的动静。”
胖子急不可待,连声催促我和Shirley杨动作快点,于是我们匆匆把防毒面具取了出来,包括一些用来对付僵尸的东西,还有从玉棺中所发现的黄金面具等祭器,都装进携行袋中,由胖子把剩余的装备都背负了,按照化石祭台上地形,寻到葫芦洞出口的方向,由于地形的原因,这次则不再进行武装泅渡,倒塌的古树木化石很多,有些连成一片,中间虽然偶尔有些空隙,却都可以纵身越过,这样也不必担心受到水底女尸的暗中袭击了。
我最怕被Shirley杨追问,只好故计重施,从背包里取出芝加哥打字机,递给Shirley杨道:“前方去路有凶险,我这把冲锋枪先给你使,如果遇到什么不测,你别犹豫,扣住了板机只管扫射就是。”
Shirley杨和胖子收到信号,先用登山绳滑了下来,胖子一下来就问我:“有没有见到什么僵尸?”
我听了之后,稍觉安心,现在这个洞口,就是当年夷人们用长杆将大蟾蜍吊进去的地方,但是在这里看来,里面静悄悄黑沉沉www.99lib.net的,象是个静止的黑暗世界,似乎完全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与我们刚才经过的区域完全不同,先前一段洞穴里面有大量的植物、昆虫和鱼类,蛙鸣蚓吹,飞虫振动翅膀,渗下来的水滴入河中,到处都充满了自然界的声音,两端的葫芦洞只不过隔着五六米长的接口,却判如阴阳两界生死两极,如果真有老僵尸成了精,几千年淤积不散的尸毒,可能就是造成这里毫无生机的原因。
我对胖子说:“摸金倒斗的人,有几个没遇到过古墓中的僵尸?可能咱们就算是那为数不多的,从没遇到过僵尸的三个人,至于黑驴蹄子能否克制僵尸,咱们也都是道听途说,不过既然是历代前辈们传下来的手段,想必也应该比较靠谱,实在不行了,咱们不是还有老美的MIAI吗,所以大可不必担心。”
我抬头向上看去,黑暗中只能见到高处胖子与Shirley杨两人头盔的战术射灯,其余的一概看不到,我打个信号,告诉他们下边安全,可以下来。
我让胖子安装岩楔和登山绳,胖子问道:“老胡,这洞里当真有千年僵尸的尸毒吗?黑驴蹄子能管用吗?咱们可从来没试验过,万一不灵怎么办?”
从上面的洞口下来,走了还不到数十米,忽然发现前边的水面上出现了一道冰冷暗淡的白色光芒,我赶紧一挥手,三个人立刻都躲到了山石后边潜伏起来,关闭了身上的一切光源,在黑暗中注视着那片鬼火般冷清如雾的光芒。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