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化石森林
目录
第一百二十一章 化石森林
上一页下一页
我却没觉得这些石头树有什么可稀奇的,当年我在昆仑山也挖出来过。不过最近Shirley杨一直都显得忧心忡忡,神色间始终带着忧郁的气息,也难得见她高兴,我便对她说:“咱们来云南这一路虽然没少担惊受怕,却也见了些真山真水,看到些平常人一辈子都看不到的东西,也算得上是不虚此行,得到了不小的收获。”
剩余的东西都打包放在山神庙的大殿里,等到一切都准备就绪已经是金乌西坠、宿鸟归巢,借着黄昏时的暮色,我们三人进去了隧道。
这些殉葬的白骨都特意半埋,而不是象殉葬沟那样全土掩埋,这是说明墓主大行是为得道成仙,已经不太在乎世俗的东西,殉葬品半埋表示有随驾升腾之意。
头顶距离水面的位置很低,显得格外压抑,我抬头向上一看,有很多山谷中植物的巨大根茎都从上面生长了下来。有些比较长的甚至直接伸进了水里,形成一个罕见的植物洞顶。
我们把大背包上捆绑的气囊拉开,让它填满空气漂浮在水面上,冲锋枪等武器就放在最上面,以便随时取出来使用。把狼眼手电筒收起,打开头盔上的战术射灯照明,然后跟着下水,扶着背包上的大气囊,涉水而行。
胖子的那套潜水紧身衣穿着不太合适,就不打算穿了,我对他说:“你不穿也没事,反正你是傻小子睡凉炕,全凭火力壮。”
虽然没有想到脚下的坑道入口处竟是个有这么多白骨的殉葬坑,但是从下面的规模来看,既然有与深谷相平行向下流淌的水系,那么这条隧道绝对是可以通向献王墓主陵区的。
Shirley杨说:“我也没想到献王墓单是殉葬坑便有这么大。”说话间,她已经先行至“╣”形坑道的交口处,只听她奇道:“这些是做什么用的?”
照明弹划出一道闪亮的弧线,最后挂在不远处交缠在一起的植物藤萝上,这一瞬间,白光把四周的山洞照得雪亮,一副罕见而又可怕的自然景观http://www.99lib.net呈现在我们面前。
在水中走出十几米,双脚就够不到地面了,冰冷刺骨的地下水越来越深。我看了看指南针,水流的位置正好是和虫谷的走向平行。
过了千万年为单位的漫长岁月,随着大自然的变化,又经过地下水系的反复冲刷,在泥沙中封存了无数年的林又在地下显露了出来。
先换上了鲨鱼皮潜水服,戴上护肘和护膝,登山头盔上的射灯调整到侧面,重新替换新的电池,头盔上再装备潜水镜,简易的小型可充填式氧气瓶挂在后背。每人只带一个防水携行袋,分别装有应急药品、备用电池、冷烟火、防毒面具、荧光管、蜡烛、辟邪之物、狼眼手电筒,诸如此类需要用到的物品。
为了进一步确认前进的方向,Shirley杨让胖子把信号枪取出来,想再向前方发射一枚照明弹。胖子数了数剩余的照明弹数量:“还有八发,这次带的还是太少了,得悠着点用。”说完在信号枪中装了一发,调了一下射程,向前发射出去。
正当我们不胜其烦的当口,忽听前边有阵阵嗡嗡嗡的昆虫翅膀振动声传来。我下意识的把冲锋枪从防水袋中抽了出来,为了看清是些什么东西,胖子只好又打出一只照明弹。光亮中只见前边被垂悬下来的植物根须和藤萝遮挡得严严实实,无数巨大的黑色飞虫长得好象小蜻蜓一样,只是没有眼睛,数量成千上万,如黑云过境一般,在那片植物根须四周来回盘旋。
不过这种好象黑色蜻蜓一样的飞虫看上去好象并不会攻击人,但是这么庞大的群体,看上去也不免令人头皮发麻。
我刚想说话,那枚悬挂在前方的照明弹却耗尽能量,随即暗了下来,洞中又逐渐变成一片漆黑,只剩下我们头盔上战术射灯的微弱光柱。我感觉我们仿佛正漂流在一片黑色的海洋中,全世界只剩下了我们这三个人,随着照明弹最后的一丝光亮正慢慢被黑暗夺去,一http://www.99lib•net种突如其来的孤独和压抑感传遍了我的大脑神经。
入口处这段坑道明显是人工修建的,两侧都是整齐的大块青条石垒砌,石缝上都封着丹漆,地面的大方砖非常平整,倒象是古墓中的甬道。
但是植物的化石是很罕见的,由于植物腐烂的速度远远高于动物的骨骼。Shirley杨兴奋的说:“遮龙山在亿万年前可能是一座巨大的活火山,在最后一次末日般的火山喷发过程中,同时附近还发生了泥石流,岩浆吞没了山下的森林,被高温在瞬间炭化了的树木还没来得及毁灭便立刻被随之而来的泥石流吞没,温度也在瞬间冷却。”
走到坑道的尽头,也就是我们发射照明弹见到水面反光的区域,沿着倾斜的坑道走到此处已经距离地面约有数十米落差了。从这里开始,就不再是人工开挖修建的坑道,而是地下天然的山洞;但已经完全被水淹没,想从这里继续向前,就必须下水游泳了。
这种昆虫谁也没有见过,可能是地下潮湿的特殊环境里才存在的。昆虫是世界上最庞大的群体,还有大约三分之一的品种尚未被人类所认识。
在坑道的两边整整齐齐的码放着全象骨,就是整具大象的骨架,很明显是在外边宰杀后运来的。在殉葬坑中安放全象骨或者象牙,是为了取“象”的谐音“祥”。大象这种体形庞大而且非常温顺的动物本身也代表了吉祥昌盛,在中国古代,早在商汤时期,便已将象骨象牙作为陪葬品了。在殷虚就曾出土过大量象牙,那个时代,中国的黄河流域还存在着数量不小的象群,现在却早已灭绝了。
随着越游越远,地形也逐渐变低。注满地下水的山洞,水面和洞顶的距离也逐渐拉高,呼吸较刚才顺畅了不少,而头顶垂下来的植物根茎与那些古怪的石头珊瑚却越来越密集。我还发现,这山洞的水中还有一些鱼儿,不时在水下碰到我们的身体,随后远远游开,我暗中庆幸,还好九_九_藏_书_网不是食人鱼。
这个在坑道石壁上的凹坑似乎是专门用来放这些长竿的,难道是用来测量水深的?三人不得其解,想不出究竟是做什么用的。这献王墓陵区之内有太多奇怪诡异的事物,相比之下,这些物品也算不得什么,只好置之不理,继续前行。
我们商议了一下,虽然这条隧道十有八九有厉害的机关,但是与那无边无际的山瘴毒雾相比,冒险从地底隧道中进入献王墓还是可行的。反正三人身手都还不错,也不象上次去新疆的沙漠带了一群知识分子,做起事来束手缚脚的十分累赘。倒斗的勾当是两三个人组队最为合适,凭借着“芝加哥打字机”、炳烷喷射器的强大火力支持,再加上摸金校尉的传统工具,不管遇到什么都足可以应付了。
这时那枚被发射到了正前方的照明弹终于已经完全的熄灭,然而我们发现在照明弹最后的一线光芒彻底消失的同时,在那黑暗的地下水深处慢慢出现了一个微弱的白色人影。虽然洞穴中非常黑暗,但是那个人影身体上的白光却越来越清晰,我敢肯定,那是个全身素缟的女尸。她似乎是从水中漂过来的,随着那女尸离我们越来越近,女尸那如冰霜般的容颜也可以看清了,我的心跳开始加快,那种梦魇般的恐慌感也逾发强烈。
Shirley杨带着金刚伞、举着狼眼在前边开路,我和胖子合力抬着那一大堆装进防水胶袋中的装备走在后边,顺着这条略陡的斜坡缓缓下行。
水旁的石壁上排列着几条木制古船,可能去明楼祭拜王墓的人就是要乘这些船过去。但是年代久远,这些木船也都烂得差不多只剩下船架子了,再也难以使用。
“╦╧”字形的隧道被射出照明弹的轨迹所划过,可以看见左右两端在不对称的位置上各有一个洞口,最深处的看不太清楚。主道两侧堆满了森森白骨,由于距离比较远,只能分辨出有大量锥弧形状的白色巨大象牙,好象还有些其它的动物骨骼。照明弹九-九-藏-书-网射到尽头,还可以见到那边有水波的闪光,从位置上判断,应该是蛇河的地下水系。
我和胖子随后走到,用狼眼手电筒往那拐弯的地方一照,只见里面并不是坑道,而只是在主坑道石墙上凹进去的一部分,只有几米深,散落着几截长竿,看来是可以连接到一起的。我也觉得奇怪,便想伸手拿起来瞧瞧,谁知这些长竿看着虽然完好,一碰之下就烂成稀泥一样。由于有地下水路,内部没有采取密封措施,两千年前的东西,一触即烂。
我们再一次领略到了献王墓规模的庞大,陪葬品的奢华,我对他们说:“似古滇这种南疆小国的王墓都这么排场——为了一个人,数十万百姓受倒悬之苦,用老百姓的血汗建这么大规模的墓葬,到头来那死后升天成仙、保得江山万年也不过是黄粱一梦,这些东西也留在深山之中与日月同朽。现在看来有多荒唐,象这种用民脂民膏建造的古墓,就应该有多少便倒它多少。”
于是我们在洞口处稍做休整,打点装备。由于这次没有了竹筏,如果有地下水的话,那就需要进行武装泅渡,所以一切不必要的东西都要暂时清除出来,留在供奉山神的神殿之内。
胖子想起Shirley杨在遮龙山掉下竹筏的那一幕,游回来的时候嘴唇都冻紫了,看来这附近虽然潮湿闷热,但是地下水系阴冷异常,不是闹着玩的;更何况那献王墓的大批明器已经距离不远,如何肯留在这里等候,只好吸气收腹,强行把那套潜水服穿了下去,穿上之后连连抱怨:“他*的鞋小裤裆短,谁难受谁自己清楚。”
这里的山洞,在水中存在着许多巨大的天然石柱,好象海底的珊瑚一样千枝百*;由于洞中漆黑,看不大清楚这些奇怪的石柱是怎么形成的。
我对自己会产生这种感觉感到非常的奇怪,从光明到黑暗的那个过程中,我仿佛被一阵微弱的电流击中,随后便有了这种莫名其妙的失落感,心情顿时变得沮丧。我看了看Shirlehttp://www.99lib.nety杨和胖子,他们两个人似乎也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的地方,但是这种微妙的变化是如何产生的,它究竟预示着什么,为什么会突然感到一阵恐慌?
Shirley杨说:“不穿不行!你不记得遮龙山下的水有多冷了?在水中游的时间一长就容易患上低体温症,就算衣服窄了点也得凑合穿上,不然你就留下等我们,不准你进去。”
工兵铲和登山镐、各种绳索以及水壶食品这些比较沉重的物品,还有武器弹药、雷管加十六锭炸药、可以喷射火焰的炳烷瓶,这些都集中在一个大的防水袋里,四周绑上充气的气囊,这样可以随时把这些装备借助水的浮力浮在水面上,而我们在水中游泳的时候也可以拉着它省些力气。
化石是埋藏在地层里的古代遗物,由千万年泥沙掩埋所形成。最多见的是动物化石,由于动物的骨骼和牙齿有机物较少、无机物较多,被泥沙掩埋后腐烂的程度就会放慢,被泥沙空隙中缓慢流动的地下水冲刷,将过剩的矿物质沉淀下来形成晶体,在骨骼彻底腐烂前,这些矿物的晶体如果能彻底取代有机物,就会形成真正的化石。
胖子插口道:“只看些破石头未免显得美中不足,再摸上几件惊天动地的明器回去,在潘家园震大金牙那帮孙子一道,然后杀出潘家园,进军琉璃厂,才差不多算是圆满。”
前方的水面上有很多漂浮型水草类植物,阻挡了我们在水面上的前进,只好取出工兵铲不停的把这些漂浮着的水草拨开。浮萍和水草上生长了很多的蚊虫、水蜘蛛、蚂蝗,不断的往人脸上扑来。
原来那些珊瑚状的石柱都是远古时代森林树木的化石,而这里所谓的“远古”不是现代人能追溯得到的。
我数了数,单这一个殉葬坑便一共有六十四副全象骨,象牙更是不记其数。还有一些散落的小型动物骨骼由于时代久了都腐朽得如同泥土,无法再分辨那究竟是什么动物了,据Shirley杨推断,有可能是猎犬和马骨,还有奴隶的人骨。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