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莽丛中
目录
第一百一十九章 莽丛中
上一页下一页
我对胖子和Shirley杨说:“再向深处走,连昆虫都没有了,说明可能在里面存在有毒物质,为了安全其见,咱们还是把防毒面具都准备好,以便随时戴上。”
到了现代,秦汉时期的古墓即使保留下来,如果不是环境特殊,已经很低难维持旧观了,现在还不知道“献王墓”,在这密林幽谷的深处究竟能保存到什么程度。
Shirley杨问我道:“这里距离王墓的主墓尚远,为什么在此就埋设断虫道?”
我对Shirley杨说:“鱼儿离不开水,瓜儿离不开秧,倒斗寻龙离不开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
我们已经找到了参照物,虽然在丛林里植物繁多,能见度低,对我们来讲已经没有什么障碍了同治久便发现了第二至第三道用防虫药铺设的“断虫道”,由于在这深谷之中,无风无雨,那虫药中又含有大量硫磺,所以表面寸草不生,至近也没被苔藤覆盖,只是在表面略添了些泥土,对于知道内情的人,相对来讲找起来并不艰难。
这就是那片传说中至今还未消散的“雾”,也就是山谷深处滋生有毒瘴气,在山瘴的笼罩下,这条山谷更显得神秘莫测,而更为神秘的“献王墓”,就在这片云雾的尽头。
另外改风水格局的工作量也不是寻常人可以做到的,除非那些割据一方,大权在握的王侯才有实力如此大兴土木。
改动了主脉附近的这九处“穴眼星位”,可以保持风水关锁缠护绵密,穴位九九藏书网形势气脉万年不破,这口诀看似古奥难懂。其实只要研究过《地经》,就会知道,其实只不过就是在特定的位置上埋金鱼缸。种植高大树木,挖深井等等,难就难在位置选择之上。
我边走边时对胖子和Shirley杨说:“我说这山谷侧面有个山神庙之类的建筑物,这是肯定不会错的,因为这些东西,虽然看似稀奇古怪,但是一法通则万法通,只要掌握风水秘术,便不难看出个所以然来,至于献王墓的地宫是什么格局,不到了近处,我可说不出来,随便乱猜也没个准谱,不过古滇国自从秦末开始,就闭关锁国,断绝了与是原文明的往来,虽然后来也多少受了一些汉文化的影响,但是我估计王墓的构造,一定继承先秦的遗风比较多。”
这里植被太厚,别的暂时看不出来,但是这九个改风水格局地穴位,其中最后一个是:九曲回环朝山岍,却十分明了。
Shirley杨喜道:“这么说那陵谱和人皮地图中的蟾蜍标记应该是某处神社了,看来你的风学理论还真有大用。”
我想了想说:“从咱们在外围接触地一些迹象看来,献王深通奇术,最厉害的就是会改风水格局。这么大规模的王墓,不仅主墓的形势理气要有仙穴气象,在附近也会改设谋种辅助穴眼。
说着话,我们已经来到山谷左侧的山脚下,这里已经偏离了蛇溪很远一段距离,却几乎是三道断虫墙的正中地带,走着www.99lib.net走着,突然身边的一片花科类灌木一片抖动,我们都吃了一惊,谁也没去碰那片葱郁的花草,又无风吹,怎么植物自己动了起来,莫不是又碰到被蟒附着的怪树怪草?我和胖子都举起“芝加哥打字机”,拉动枪机,就要对那片奇怪的植物扫射。
那一大丛“跳舞草”,象是草鬼般地阵抖动,渐渐分做两丛,其后显露出半只火红的大葫芦。
我对胖子说:“你这人除了脑子里缺要弦之外,也没什么大的缺点,你知道这片山瘴范围有多广?那白雾如此浓重,一旦走进去,即使不迷失方向,在能见度降低到极限的情况下,也要比平时的行进速度慢上数倍,要是用半天走出去还好,万一走到天黑还走不出去,也不能取下防毒面具来吃饭喝水,那便进退两难了。”
向前走了七八米,Shirley杨见地面有一段光秃秃的地方央这藤萝密布的溪谷中,显得不同寻常,于是用工兵铲,在地面上挖了一个浅坑,蹲下身看那泥土中的物质,原来这里象建茂陵一样,为了避免虫蚁对陵寝的破坏,在主墓附近埋设了经久不散的驱虫秘药,这个方法在汉代帝王墓葬中非常普遍,最简单的是埋琉磺和水银。加上一些“麻麻散”、“旬黄芰”、“懒菩提”等植物相调和,由于有对冲的属性,可以埋在土中,千百年不会挥发干净。
在山谷中开头和最末尾,每九个转弯的地方,各建一座神社、祠堂、或者宇之类九*九*藏*书*网的建筑物,来给这条“水龙脉”,凭添个势态,让起脉络彰显,如果山神庙一类的建筑,必多土木结构,而木头则是最怕虫啃蚁噬,肯定要采取一些驱虫的措施,所以我猜测这条“断虫道”是用来保护那座“山神庙”地,而且最少有三道这样的屏障,“山神庙”中还会另有防虫的结构。
胖子问道:“咱们上次去陕西,听大金牙那孙子说过一些秦始皇陵的事迹,说什么人油做蜡烛,万年不灭?可当真有此事?”
这此辅佐主陵的“穴眼”和“星位”,如果改得好,对主墓的穴位来说.是如猛虎添翼,蛟龙入水一般,自古风水秘术中,最艰难的部分便是改格局,这需要对世间地乾坤。山川河流,斗转星移都有一个宏观地认识。许多欺盗名的普通风水先生,也自称能改格局其实他们只不过略懂一此枝节而己,要改地脉谈何容易。
Shirley杨说:“不是人油,是东海人鱼的油膏作为燃料,万年不灭,四门射伏弓孥,机相灌输,有近者辄射之。”
《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的“化”字卷,便是尽述改风换水的手段,其中“易(易者换也)龙经”有记载,龙脉改形换势。转风变水,至少需要动地脉周围九个相关的主要穴眼,第一个穴眼:化转生气为缠护;第二个穴眼:两耳插天透云霄;第三个穴眼:鱼为龙须聚金水;第四个穴眼:高耸既宫为护持;第五个穴眼:装点天梁明堂开;第六个穴眼:水口关拦www.99lib.net设朝迎;第七个穴眼:砂脚宜做左右盘;第八个穴眼:幕帐重重穿龙过;第九个穴眼:九曲回环朝山岍。
虽然在这潮湿闷热的山谷中,配戴上防毒面具是一件很不舒服的事,但是为了避免中毒,也只好取了出来,一量发现瘴气,但随时准备罩在脸上,在继续前进之前,三人还分别吃了此减低心率和呼吸的“红奁妙心丸”,这是按“摸金校尉的秘方,由大金牙找专家配制的,管不管目前用还不清楚。”
Shirley杨举起右手:“且慢,这是跳舞草,平时无精打采,一旦被附近经过的人或动物惊动,变会弄姿做态的好象在跳舞,有闻声而动,伴舞而歌的异能,对人没有伤害。”
我们虽然距离山瘴还有一段距离,但是为了以防万一,不得不将防毒面具戴上,胖子望了望前边白濛濛一片的瘴雾,对我和Shirley杨说道:“既然咱们装备有防毒设备,不如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冲过这片白雾,岂不比在这乱树杂草丛中,费劲拔力的找寻什么庙祉,来得容易些。”
我听了Shirley杨的话,笑道:“这是史记唬人的,长明灯这种装置,在很多贵族帝室的墓中都有,不过这些事在倒斗摸金的眼中看来,是个笑话,且不论海鱼油脂作为燃料,得需要多少才能烧一万年,古墓的地宫一旦封闭,空气便停止流通,没了空气,长明灯再节能,它还燃个蛋去,如果让空气流通,这古墓地宫不出百余年,便早已烂成一藏书网堆废墟了。”
我们不想耽搁时间,便寻着“断虫道”,偏离开穿过“虫谷”中间的溪流,斜刺里向深处搜索显露“水龙脉”地庙址。
山谷到了这里,地势已经越来越开阔,呈现出刺叭状,前边已经有若隐若现的轻烟薄雾,越往深处走,那白濛濛的雾气越显浓厚,放眼望去,前边谷中,尽被云雾;笼罩,里面一片死一般的沉寂,第有任何的虫鸣蚓叫和风吹草动的声音。
“虫谷”绵延曲折,其幽深之处。两侧山岗缭乱,同溪谷中穿行的“水龙脉”,显得主客不分,真应莫辨,有喧宾夺主之嫌,想必在水龙的“龙晕”中,地形将会更低,坐下低小者如坐井观天,气象无尊严之意而多卑微之态,所以就要在这条龙脉的关锁处,改建一个九曲回环朝山岍的局。
谷中昆虫的举动颇为异常,它们为什么不敢向深处活动?我急忙跳上夯土和石条垒成的残墙,站在高处,象溪谷深处望去,只见前面的地形逐渐变低,但是由于各种植物竞相往上生长,半公里之外就看不清楚了,我估计再向前一段距离,就进入了那层有毒瘴气的范围。
我取出“人皮地图”,在图中寻到“献王墓”残墙的标记,相互对照了一番,确认无误,照此看来,那“镇陵谱”上的蟾口标记,其位置就应该在距离这道残墙不远的山谷左侧。
胖子不屑一顾的说:“瞧瞧,说他胖他还就喘上了,你要真有本事,不妨说说献王老儿地地宫里,都有此什么布置?更有哪些陪葬的明器?”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