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鬼信号
目录
第一百零九章 鬼信号
上一页下一页
按常理找到这条“蛇河”并不算难,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这山下植被太厚,根本找不到河道,只好顺着遮龙山的边缘摸索着慢慢前进。
我说到最后一个字,自己也觉得不太吉利,急忙淬了一口,心中默念道:“百无禁忌。”
最后在两棵大树下打到一块十分平整的大青石,用手电照了照,附近没有什么蛇蝎之属。三人累的狠了,便匆匆取出燃料升了个火堆,四周用小石头围住,由于空气过于潮湿必须取一点火在青石上进行烘干,把石头缝隙里的苔藓和湿气烤干,然后再把睡袋铺上,免的睡觉时湿气入骨落下病根。
我跟Shirley杨侃到后来,连自己也不知道说的是什么了,倦意上涌再也无法支持,不知不觉抱着“剑威”睡了过去。
不过,大多数蟒蛇并不主动攻击人,它们很懒,成天睡觉。有些士兵在猫耳洞里热的受不了,光着腚还觉得热,只好找条在树上睡觉的大蟒拖进洞里。几个人趴在凉爽的大蟒身上睡觉,还别说,比装个冷气机都管用。
头一班岗由我来值,我抱着“剑威”把六四式的子弹压满,把火堆压成暗火,然后坐在离火堆不远的地方,一边哼着时下流行的小曲减轻困意,一边警惕着四周黑暗的丛林。
这时那沉闷的敲击声又一次响起,像是水滴,又像是用手指点击铁板,时快时慢。我向那声音的来源处看去,视线都被树上的花朵枝叶遮挡住了,看不清楚上面的情况。月光夹杂在枝岔叶子间闪烁不定的照下来,更显得上面鬼气逼人。
我打个哈欠,对Shirley杨说:“既然你睡不着,你就发扬发扬国际主义精神,把我的岗替换了,等你困了再把我叫起来。”
森林里静悄悄地,一丝风都没有,所有动物植物仿佛都睡着了,只偶尔从远处传来几声怪异的鸟叫,我困的两眼皮直打架,看了看睡在一旁的胖子,这家伙把脑袋全钻进睡袋里,呼呼憨睡,睡的就别提多香了,但是Shirle九九藏书y杨又偏偏不肯替值勤,我只好有一句没一句的强打着精神跟她瞎聊。
Shirley杨对我说:“你口才不错,只不过太喜欢说些大话,总吹牛可不好,反正也睡不着,不如你陪我说说话,但是你可不许再跟我说什么语录上的内容。”
我一头雾水,但是心中不安的预感更加强烈了。我小声对Shirley杨说:“摩斯码?就是那个只有长短两个信号的国际电码?你听到的是什么内容?”
我对面这两株大榕树生的颇为壮观,是典型的混合生植物。树身如同石柱般粗大,树冠低垂,沉沉如盖,两只粗大的树身长得如同麻花一般,互相拧在一起,绕了有四五道,形成了罕见的夫妻树,树身上还生长了许多叫不出名的巨大花朵和其余植物,这些附着在“夫妻老榕树”树身上的植物,都是被森林中的动物,无意中把种子附着在树皮,或者是树身的裂缝中,因而发芽生长,开花结果的。这种混合了多种花木的老榕树在一棵树上竟然生长了50种以上的植物,就象是林中色彩绚烂缤纷的大型花篮。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被人轻轻推醒,自从离开部队之后,我经常发噩梦,整晚整晚的失眠在北京做起古玩生意之后精神上有了寄托,这才慢慢好转,一倒下就着,不睡够了雷打不动。但是这个在森林中寂静的夜晚,我虽然困乏,心中却隐隐觉得有一丝不安,所以此刻被人一推,立刻醒了过来。这时天空上厚重的云层已经移开,清冷的月光撒将下来,借着月光见到推着我的胳膊,把我唤醒的人正是Shirley杨。她见我睁开眼,立刻把手指放在自己唇边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示意我不要大声说话。
吃完饭后,我们决定轮流睡觉,留下人来放哨,毕竟这原始森林危机四伏,谁知道晚上跑出来什么毒虫猛兽。
后来那条蟒干脆就住在猫耳洞里,在这安家了。天天有人喂它红烧肉罐头,吃饱了就睡。后
九-九-藏-书-网
来有一天战事突然转为激烈,不停的炮击封锁了我军军工运送给养的通道。那炮打的,有时候掩体修的位置不好,一个炮群盖上,里面整个班就没了,打了整整一个星期的炮,阵地周围连蚂蚁都没有了,猫耳洞中的红烧肉罐头没了,短时间内,人还能坚持,但是大蟒饿起来就忍不住了,它在猫耳洞里住习惯了,天天闻着士兵们抽烟的味道,也染上了烟瘾,怎么赶也不走,饿的红了眼,就想吞人,最后只好开枪把它打死了,把蟒皮剥下来放在猫耳洞里,蚊虫老鼠都不敢进洞,结果有一天越南特工趁天黑来掏洞子,放哨的战士当时打磕睡,没发现敌人,那越南特工打算往洞里扔炸药包,结果忽然觉得身上被蟒缠住了一样,动弹不得,骨头都快被巨大的力量勒碎了,但是身段上明明空空职也,什么都没有,第二天猫耳洞里的士兵发现那张蟒皮……
我对她说:“你别再是自己吓自己吧,这摩斯码虽然在世界上普及得最广,但是毕竟是用英文压码得密电码。这片林子除了民国那阵子瞎子等人来过,再就是有几个采石头的工人来过,他们也只是出于好奇心穿过山洞,进来在森林边转了转就回去了,当地人非常迷信,是不敢来这遮龙山后的森林的,因为他们怕撞到鬼……鬼。”
绝壁下的丛林更是难以行走,走进去之后一只蝴蝶也没见到,尽是大小蚊虫毒蚁,而且没有路,在高处看着一片绿,进去一走才发现藤蔓条长得太过茂密,几乎找不到立足的地方,只好用工兵铲和砍刀生生开出一条道,同时还要小心回避那些蚊虫毒蚁,其中艰苦真是不堪忍受。
那声音不大,却在黑夜中显得甚是诡异,完全不成节奏,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绝对不是啄木鸟,象这种森林中没有那种鸟类;而且那声音是从上边的树干中传来的,难道树里有什么东西?
我正看的入神,却听躺在睡袋中的Shirley杨忽然开口对我九_九_藏_书_网说道:“这两棵树活不久了,寄生在两株榕树身体上的植物太多,老榕树吸收的养分入不敷出,现在这树的最中间部分多半已经空了,最多再过三五年,这树便要枯死了,有些事物到了最美丽的阶段反而就距离毁灭不远了。”
Shirley杨笑道:“想的挺美,你跟胖子一睡起觉来,打雷都叫不醒,我睡不着,也不和你轮换,免得后半夜你装死不肯起来放哨。”
我没敢出声,慢慢把“剑威”步枪的枪栓向后拉开,又把携行袋挂在身上。携行袋中有辟邪镇尸的黑驴蹄子,还有捆尸索、糯米等物,不论是什么情况,有这些东西,都可以同它斗上一斗。
想到这我不免有些许紧张,传说献王墓周边设有陪陵以及殉葬坑,还有那些倒悬着做痋引的人俑,都给这片森林增加了许多恐怖色彩,天知道这片老林子里还有什么邪行的东西。
Shirley杨说道:“要是我闭上眼睛想到你就好了,现在我一合眼,脑子里就是遮龙山山洞中的人俑,越想越觉得恶心,连饭都不想吃了,到现在也睡不着。”
她说:“三短三长三短,也就是嘀嘀嘀、哒哒哒、嘀嘀嘀,翻译出来便是国际通用的求救信号…………SOS。”
我立刻翻身坐起,侧耳去听。虽然我没有“鹧鸪哨”那种犬守夜的顺风耳功夫,但是在这寂静无比的森林中,离那大树又近,清楚的听到树内传来紧一阵慢一阵的轻轻敲击声。
Shirley杨对我一摆手,让我不要说话,再仔细听。那声音又从树中传了出来,这回听得真切,有短有长,果真是三短三长再加三短,短的急促,长的沉重。
我一把拉住她说:“去不得,你看空中的月色泛红,林中妖雾渐浓,树里必定是有死人,这声音就是传说中的鬼信号。”
Shirley杨去到附近的泉水打了些回来,经过过滤就可以饮用,我支起小型野营锅烧了些开水,把从彩云客栈买的挂面用野营锅煮了。什么调九九藏书网料也没放,免得让食物的香气招来什么动物,在煮熟的挂面中胡乱泡上几块云南的饵饼就当晚饭,因为还不知道要在山谷里走多久,所以没舍得把罐头拿出来吃。
也不知怎么,聊着聊着就说起这森林中的大蟒大蛇,我说起以前在北京,遇到以前一个连队的战友,听他说了一些在前线蹲猫耳洞的传闻,那时候中越双方的战争暂时进入了相峙阶段。在双方的战线上都密布着猫耳洞,其实就是步兵反冲击掩体,挖猫耳洞的时候经常就挖出来那山里的大蟒,他们告诉我最大的蟒跟传说中的龙一样粗。我那时候还不相信,如今在遮龙山里遇到才知道不是乱盖的。
那两株榕树由于枝叶茂盛,加之天黑,月光是在正上方,所以上面的情况完全看不到半点。但是这令人头皮发麻的求救信号明明就是从上面传来的。最奇怪的是声音来源于上端的树干内部,而不是树顶,好象是有什么人被困在树里无法脱身,又不能开口呼喊,便用手指敲打信号向我们求救。Shirley杨已经把狼眼从包中取了出来:“我到树上去看看。”
我也低声问道:“人?你怎么肯定就不是动物?”
我看了看四周,胖子仍然在睡袋里睡得跟死猪一样,我身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张薄毯,可能是Shirley杨见我说着半截话就睡着了,所以给我盖上得。这时我的大脑才刚刚从深度睡眠中醒过来,还有点不大好使,但是随即明白了——有情况。
眼看太阳已经落到山后,大地逐渐被黑暗吞没,原始森林蒙上了一层漆黑的面纱,而我们从休息点出发到现在,并没有走出去多远。
只见Shirley杨已经把六四式手枪握在了手中,用另一只手指了指那两株缠在一起的夫妻树,又指了指自己的耳朵,让我仔细听那树中的声音。
Shirley杨在我耳边低声说道:“刚才你睡着了,我静下心来才听到这声音,好象树中有什么人……”
胖子不住的抱怨伙食质量太差,嘴里http://www.99lib.net都快淡出鸟了,说起鸟,就顺手抓起那柄“剑威”准备打点野味,可是天色已经全黑,只好做罢。重又坐了下来就餐,一边怪我煮的东西不好吃,没滋味,一边吃了三大盆。
我摇头叹息道:“你可太让我失望了,我以为你不远万里的从美国起来支援我们国家的四个现代化建设,本来都拿你当做白求恩一样来崇拜了,从内心深处,也就是说发自内心的认为你是一个有道德的人,是一个高尚的人,是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是一个放弃了低级趣味的人,没想到你竟然这么自私自利,一点都不关心战友的感受,平时那种平易近人的表现都是伪装出来的。”
她说:“这声音微小怪异,而且没有规则,我开始也以为是动物发出的,但是刚刚仔细一听,从中听出了一小段摩斯通讯码的信号。然而这个信号只在刚刚出现了一遍,后边就开始变得不太规律了,也许是因为信号声比较小,我极有可能漏听了一部分。”
看来想在天黑前找到“蛇河”已经不可能了,只好先暂时找个相对安全的地方过夜,森林中的夜晚是充满危险的,而且这里由于处于大山大川之间,气压变化很大,森林边缘昼热夜冷,到了晚上,虽然这里也不会太冷,但是身上潮湿,容易生病,进入密林深处,反而倒不必担心这一节了,所以我们必须找到一块没有太多蚊虫而又稍微干燥的地方,点燃营火才可以过夜。
我听她话里有话,表面上说树,好象是在说我们背上从鬼洞中得到的诅咒,我不想提这些扫兴的事,便对Shirley杨说道:“夜已经深了,你怎么还不睡觉?是不是一闭眼就想到我伟岸的身影,所以辗转反侧,睡不着了?”
我这才发现,在这种鬼地方《十六字阴阳风沙秘术》完全用不上了,要辨形势理气,需要看清楚山川河流的成,而在这一地区,山顶全是云雾,山下倒是各种树木藤蔓,就如同在山川河流的表面糊满了一层厚厚的绿泥,上面又用棉花套子罩住,根本无处着手。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