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蝴蝶行动
目录
第一百零三章 蝴蝶行动
上一页下一页
最后我把强光探照灯在竹排前端支了起来,这种强光探照灯消耗能源很大,不能长时间使用,每隔一两分钟打开一次以便确认前边山洞的状况。
说话间水流的速度产生了变化,忽然比刚才明显加快了不少。这么一来我们都开始紧张起来,一个大意这小竹排就可能随时会翻掉。Shirley杨也抄起短竿,与我们一起勉强维持着平衡。河道比刚才更加曲折,不时出现大的转弯。
特征这么明显的地方怎么没听彩云客栈的老板娘提起过,难道是河流改道走岔了路不成。而通过强光探照灯的光柱,可以看到兽门后悬吊着无数的古代人俑,就是坐长途汽车时看见被汽车碾碎,石壳里面装满蛆虫的那种,每次回想起来,胃里都不免觉得有些恶心,想不到又在这里遇到。
另外我还跟老板娘商量,附近有没有什么人有猎枪,我们想租几把防身。老板娘让孔雀从里屋翻出来一把“剑威”气步枪,是一支打钢珠的气枪,当年孔雀她哥哥活着的时候就经常背着这支气枪进山打鸟。老板娘心肠很好,由于我们帮过她的忙,愿意免费把枪借给我们,也不用押金,回来的时候还给她就可以。
以前在内蒙大兴安岭上山下乡插队的时候,我和胖子都在林场帮过工,在那里没有公路和汽车可以运输原木,都是一根根放进河里顺流送到下游;在福建有些水路纵横、交通不便的地方,也有放排的,所以这些活对我们来讲并不陌生。
我还差两个固定栓没装完,回头对他说道:“催什么催,那献王墓就在虫谷里面,晚去个几分钟,它还能长腿跑了不成?”
我看明了地点就把孔雀打发回家,免得她嫂子在家等得着急,胖子问我说:“老胡,不如让这小阿妹给咱们过向导如何,她又能歌善舞,咱们这一路上也不寂寞。”
胖子点头道:“言之有理,别让献王那只老粽子吓到了小阿妹。而且有外人在场,这拿起明器来也不方便,只有咱们三人那就敞开了折腾吧。趁早了却了这件大事,然后咱们再好好重新来云南玩上一回。”
这是个石灰岩山洞,一进洞往斜下方走上十几步就可以看到脚下是条河流。不过与其说是河,不如说是深溪更合适——比地面低了将近一藏书网米,水深约有三米多,水流很缓,可能是澜沧江的一条支流,前一半隐于地下,直到山洞中地形偏低才显露出来。
我已经腾不出手来开关探照灯了,只好任由它一直开着,想不到这一来,远处都看得清清楚楚。那洞穴深处的景色之奇难以想象,加之强光探照灯的光柱一扫即过,那些嶙峋怪异的钟乳石只一闪现便又隐入黑暗之中,这更加让我们觉得进入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梦幻迷宫。
这里洞穴很宽,我用狼眼向黑暗的山洞深处照了一下,里面的高低落差很大,宽阔处可以开坦克,低矮处仅有一米多高。有很多形成千年以上的溶解岩,都是千奇百怪,这还只是进洞不远的山洞入口处,里面的环境还会更加复杂。看来如果想放排从洞中穿过,在有些地段需要趴着才能通过。除了水流潺潺的声响,整个山洞异常安静,外边阵雨的雷声在这里一点也听不到,象是个完全与世隔绝的地下世界。
胖子横端一根竹竿坐在中间保持平衡,见我在前边安装探照灯装了半天也没装完,忍不住问道:“怎么着老胡?咱们今天还走不走了?我都等不急要去掏那献王老儿的明器了。”
只见灯光照射下,前面两侧洞壁上全是一排排天然形成光滑的溶解岩梯形田,层层叠叠的如同大海扬波,真像是一片凝固了的银色海洋。一个巨大的朱红色天然石珠倒悬在河道正中,在石珠后边,河水流进了一个巨大兽头的口中。那巨大的石兽似虎似狮,好象正在张开血喷大口疯狂的咆哮,露出满口的锋利獠牙,想要吞咬那颗石珠,而时间就凝固在了这一瞬,它的姿势被定了格,恐怕在这里已经保持了几千几万年。
遇到狭窄的地方,胖子就立起横竿,与我一同用竹竿撑住水底的石头平衡竹筏。一叶小小竹排曲曲折折的漂流在洞中,只可惜四周都是漆黑一团,不开探照灯就看不到远处,没有什么秀丽景致,否则真可以吼上两句山歌了。
如果竹排需要长年累月的使用,做起来会相当麻烦,需要把竹子用热油先烫过才可以作为原料,另外还有一些别的附加工艺。而我们只需要临时使用一两次,所以完全免去了那些不不要的麻烦。
但是直到近几99lib.net年,有人采石头发现了一个山洞,里面有溶解的石灰岩,还有条地下水。这条水一直穿山而过,流入遮龙山另一端的蛇河,水深足可以行驶竹排,而且有这条水路就不用担心在纵横交错的山洞中迷失了路径。由于地形平缓,水流并不急,去的时候可以放排顺流而下,十分省力;回来的时候,需要费些力气撑着竿子回来,总之比从山上翻过去要方便很多。
这时忽然河道变宽,有几条更细的支流汇入其中,水流的速度慢了下来,前边的探照灯也不象刚才晃得那么厉害了。
我谢过老板娘,当天晚上三人就在彩云客栈中过夜。这一晚我和胖子睡得很实,什么都没想,把一路上的奔波劳苦彻底丢开,真是一觉放开天地宽;直到转天日上三竿,Shirley杨揪着耳朵把我们叫起来,才极不情愿的起床。
与山外湿热的天气不同,在山洞里顺流而行,越往深处越觉得凉风袭人。不时会见到有成群磷火在远处忽明忽暗的闪烁,这说明有动物的尸骸,看来这里并不是没有生命的世界。
Shirley杨到山洞中探了一下水路的深浅和流量,估计运载我们三人加上所有装备,只需要六根人腿粗细的大竹便够。
有些奇石虽然只是看了匆匆一瞥,却给人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有的像是观音菩萨,有的像是酣睡的孩童,有的像是悠闲的仙鹤,又有些像是牛头马面、面目狰狞凶猛的野兽。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在这洞中数不胜数。这些独特的景象如果不用照射距离超远的强光探照灯,恐怕永远都不会被世人见到。无数魔幻般的场景走马灯似的从眼前掠过,令人目不暇接,这一段奇境美得触目惊心。
胖子对她说道:“这可是在我们中国人的地盘,你们老美那套就不灵了。不过既然美国顾问团的长官提出来了,那我看不如就叫摸明器行动,这显得直截了当,一点也不虚伪,就奔着明器去的。”
我对胖子说还是算了吧,咱们这又不是去观光旅游的。我有种预感,这次不会太顺利,总觉得那虫谷中的献王墓里隐藏着什么巨大的危险,免不了要有些大的动作。别说这小女孩,就是换做别的向导,咱们也一概不需要,有人皮地图参九九藏书网考就足够了,人去多了反而麻烦。
我略有些失望,本来觉得最起码也得弄把双筒猎枪,这种打鸟的枪跟玩具差不多。但是接过来一看,发觉真是把好枪,保养得非常好,而且不是普通的小口径,可以打中号钢珠,射程远,枪身也够沉够稳——别说打鸟了,打狼都没问题。唯一的缺点是单发,在每次击发之后,都需要重新装填。
我对老板娘说:“这倒不用担心,我们去那边的山谷捉蝴蝶做标本是为人民服务,我们都是共产唯物主义者,怎么会怕死人。既然有近路,放着不走是傻子,更何况曾经有人成功的穿过去了,说明里面没鬼,有可能只是古时候先民墓葬之类的遗迹。”
当下我们再不多耽,我和胖子拎着砍刀各去捡肥大的竹子砍伐,Shirley杨则负责用刀把竹子的枝干削掉。三人分工合作,进展得极快。
坐在竹筏上还能感觉到有一些水蛇和一些小型鱼类在游动,我手伸进水中试了试,这里的水冷得甚至有点刺骨。在这四季如一的云南,这么冰冷的水温可真够罕见的,也许这座遮龙山的顶端有雪水直接流淌下来,所以才导致这里温度很低。
在后端的Shirley杨对我们说道:“我说你们两个人别吵了。我有个提议,美国人习惯给每次军事行动都安上一个行动代号,咱们这次去倒献王的斗,不如也取个行动代号,当然这样做并非没什么意义,可以显得咱们更加有计划性和目的性。”
这两条路线都不好走,相比之下只有翻越海拔三千米以上的遮龙山比较可行,但是在没有向导的情况下冒险翻越雪山也不是闹着玩的,搞不好就出师未捷,全部折在山上。
Shirley杨说不是雪水冰水的原因,因为山洞和外边温差比较大,人体会产生错觉,适应之后就不会觉得这么冷了。另外这里的洞穴看不出人工修建开凿的痕迹,似乎完全都是天然形成的。
竹排上的三人相顾无言,不知道shiryley杨与胖子看见这般景象是怎么想的,反正我突然产生了一种很不安的预感。我感觉只要穿过这里,在这漆黑幽深的山洞中,我们的手,将会触碰到一层远古时代的厚厚迷雾。
当然这只是当地民间流传的一个传说,至于山www•99lib•net洞修建于哪朝哪代,是谁建造的,有什么用途,里面的匪徒是什么人,是否是当地少数民族反抗压迫剥削揭竿而起,还是究竟怎么样,到今天已经没人能说的清楚了。
经过这一番忙碌,终于扎成了一个不大的竹排,用绳索拖进山洞,前脚进去,后脚外边就雷声隆隆下起了阵雨。
这时听孔雀说还有条近路,便忙追问详情。孔雀只知道个大概,我们只好又去找老板娘打听。老板娘告诉我们,遮龙山(当地人称为哀腾,是无尾龙的意思)的底部有很多密如蛛网的山洞,传说都是古时先民开凿的,以前有叛乱的土匪占据其内对抗官兵,官兵对山内复杂的地形束手无策,只好把所有的洞口都用石头砌死,把里面的人都活活困死在了里面;以后每当耍海会的时候,把耳朵贴在遮龙山的岩石上,就会听见山体中阵阵绝望的哭嚎声。
我们把竹排推入水中,我立刻跳了上去,用竹竿从竹排前插进水里固定住竹排,防止它被水流冲远。Shirley杨随后也一跃而上,我看她上来便向前走了几步,她同时退到竹排末端,保持住平衡。然后胖子把我们三个装满装备的大登山包和两支捕虫网一个接一个扔了上来,自己也随后跳到中间——他这一上来,整个竹排都跟着往下一沉——Shirley杨赶紧把三个登山包中的两个拽到她所在的竹筏末端,我把另一个包拽到了自己脚下,这样一来,暂时平衡了重量,不至于翻船。
我已经把强光探照灯的最后一个固定栓安装完毕,转头对胖子说道:“你这也太直接了点吧,显得庸俗。不过这个提议很好,当年盟军的霸王行动打破了第三帝国的大西洋壁垒,从而缩短了二战的进程。咱们也可以想个好听一点的行动代号,图个好彩头,争取能够旗开得胜,马到成功。这次咱们是打着进虫谷捉蝴蝶的幌子来伪装行动的,我看就叫蝴蝶行动。我宣布,现在蝴蝶行动,开始!”
那位茶叶贩子已经在一早就赶路做生意去了。我们洗漱之后,发现老板娘已经给我们准备了不少干粮,还有防虫的草药,又让孔雀给我们带路,引领我们前往遮龙山下的洞口。那里有片不小的竹林,可以伐几根大竹扎个竹排。
在竹排上我们做了最后的九-九-藏-书-网准备工作。由于山洞里有很多倒悬的钟乳石和石笋,为了避免撞破了头,我们都把登山头盔戴上,头盔上有战术射灯,可以开六到八个小时。
我想起刚才在门口见到门上有军烈属的标志,就再向老板娘打听,原来孔雀的哥哥是牺牲在前线的烈士。我这才想到,南疆战火至今依然未熄,这次来云南,有机会的话应该去看看战友们的陵园,可不能总想着发财,就忘本了啊。
我们再三感谢老板娘,带着家伙进了彩云客栈后边的林子。这附近的树林主要树种以毛叶坡垒居多,其次是香果树和大杜鹃,也有少量银叶桂。只有一块比平地低洼的凹坑生长了一片翠色染人的大竹,进入遮龙山的水路也离这里不远。
如何进入虫谷,在人皮地图上标注的路线共有两条。一是从遮龙山上的风口翻越,其二是沿着蛇河绕过遮龙山,那条路线要穿越一片存在于澜沧江与怒江之间危机四伏的原始森林——虽然在地图上直线距离不算远,但是进过原始森林的人都应该知道,实际上走起来要比预先的行程长十倍或二十倍,而且其中有些地方存在着沼泽。
现在有胜于无,一时在附近也弄不到更好的枪械。于是我把枪扔给胖子,让他熟悉一下这把枪,“剑威”暂时就归他使用了。
河道就刚好从它的大口中通过,我们面对的就象是一道通往地狱的大门,不禁心跳都有些加速,呼吸变得粗重,把手中掌握平衡的竹竿握得更紧了些。
最后老板娘嘱咐我们从那里过去虽然是条捷径,但是那条山洞的两侧有很多奇形怪状的尸骸,没人晓得那是什么时候死在里面的,胆小的人是会被吓出毛病的。倒是有几次有人放排从山洞中穿过,但是一来那边的虫谷有很多瘴气,二来那边没有人烟,去到那边也没什么意义,最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人过去了,你们如果想抄近路,还需要多加小心才是。
说罢也不管Shirley杨与胖子是否同意,我便当先打开强光探照灯,看明了前边的地形,伸手拔出插在水里的竹竿。在缓缓水流的推动下,竹排顺势前行,就慢慢驶进入了遮龙山的深处。
Shirley杨对我和胖子说道:“天上的云越来越厚,怕是要变天了,咱们快动手扎排吧,争取赶在下雨前进山。”
更多内容...
上一页